賭城拉斯維加斯遊記(一)

趁著這段時間比較空閒, 加上賭城旅館寄來的住房價格優惠的吸引, 老公臨時決定到拉斯維加斯 (Las Vegas) 一遊. 出發前夕緊急訂房, 打理打理行李後, 次日 (11日) 早上便出發直奔賭城 –拉斯維加斯.

由於既非旺季, 也不是周末假日, 心想路上應該沒理由會塞車吧? 沒想到竟然碰上道路施工, 整整塞了一個小時又二十分鐘. 到了施工現場, 發現不過一百公尺左右, 兩邊道路各單一車道修補, 竟然能夠造成雙向分別超過一小時的堵塞, 也實在不容易.

到旅館 check in 之後, 趁著天還亮, 先到大街上走走逛逛. 上了街才發現, 儘管不是任何假日, 依然是滿街的遊客. 我想拉斯維加斯吸引遊客的, 絕不只是單純的 “發財夢”, 從街道上隨處可見的電扶梯天橋, 聯結部分賭場的單軌車, 都顯示了業者的貼心, 以及以客為尊的最高原則. 無怪乎能夠吸引世界各地遊客, 不遠千里而來.

前一日老公在訂房的同時, 也預定了(可能是)來自法國的舞台劇 KA 的票. 晚上吃完自助餐後, 便驅車前往 MGM. 節目號稱結合臥虎藏龍中的武藝, 以及飛簷走壁的場面. 其實, 我倒還更喜歡其中主角墜海後, 一路從海面慢慢沉入海中的情景. 這整個過程, 其實也都是在吊著鋼絲下演出. 但配合氣泡, 水影, 音響等效果, 確實頗能呈現墜下海中的情境. 感覺上更像是電影畫面.

節目結束後, 觀眾紛紛起立鼓掌致意. 老公卻覺得: “不怎麼樣, 我們中國的武俠片還比較好看呢!” 我倒認為場面, 演員特技及整體效果都很不錯. 所謂蘿蔔青菜, 各有所愛, 見仁見智囉!

看完秀, 已經12 點多, 但因為尚無睡意, 我們便決定到賭場 casino 玩玩. 我一向只挑 1c 和 5c 的機器玩, 反正花錢圖個娛樂, 不為也不奢望贏錢, 不過 20 塊錢還是很快就貢獻出去了. 老公大概也沒什麼好運道, 還是早點回旅館睡覺, 養足了精神, 明天再繼續玩吧!

賭城拉斯維加斯- – -典型 “越夜越美麗” 的城市代表.

一樣看花兩樣情

一直以來, 當心情不太好時, 常會開車到海邊走走. 總相信看看廣闊的大海, 會讓自己心情大為開朗. 日前卻傳出台灣女星葉雯, 疑似因久病及憂鬱症等因素而厭世, 在台北縣石門投海自盡的不幸消息, 令人不勝唏噓.

當我們徬徨無助時, 是否也會有一座燈塔, 為我們指引人生的方向?

相信必定是極深沉的痛苦, 讓人難以走出人生當時的那道關卡, 才會選擇一死吧?! 只是, 同樣是在海邊, 有人是心情愉快地, 去享受海上活動的樂趣; 相信也有些人和我一樣, 希望藉著遼闊的大海, 開闊自己的心情及心胸; 有人卻選擇葬身大海, 同時埋葬難以擺脫的病魔及無止境的苦痛. 這是多麼的不同啊!

昨晚睡前突然想起高中時期, 音樂老師教的一首歌: (歌名已不記得, 不知是否為 “花落時”?

花落時, 花落時, 怎奈風聲又雨聲?

也可喜, 也可驚, 一樣看花兩樣情:

有人但惜好花落, 有人且喜結果成.

一樣看花, 兩樣的心情, 相信絕對不全然因為生性樂觀或悲觀. 人生際遇的不同, 與看花當時的心境, 相信更會影響看到 “落花” 時的心情吧?!

祈願所有深受病痛或苦楚的人, 最後都能走出生命中的關卡. 畢竟, 選擇離開人世, 留給家人朋友的, 都將只是永遠無法抹平的傷痛啊!

狗公園記趣

前幾天偶然發現一處公園, 當時因雨後地面潮濕, 只短暫待了幾分鐘, 後來又看到不准入園的標示, 更是趕緊 “落跑”. 想來 QQ 一定覺得意猶未盡, 趁著周末, 就帶牠到相鄰城市的狗公園逛逛吧!

** 要上街街嗎? 好啊好啊!’**

狗公園裡以圍籬隔開, 分為大型狗和小型狗兩區. 剛進到小型狗區的時候, QQ 似乎不太習慣, 獨自在公園的一角東聞聞西聞聞的, 顯得有些自閉. 偶而有其他的狗過來找他玩, 似乎也不怎麼引得起他的興趣. 一直到來了隻跟他同種的比熊狗 (Bichon Frise), 他才算真正的 “進入狀況”.

剛開始時有點自閉, 根本不理其他狗狗.

就像精力旺盛的輕少年, 小狗兒們也是有些個性比較火爆的. 我們剛到不久, 就有六七隻狗兒突然吵了起來, 還差一點演出狗仔子 “打群架” 的場面, 站在一旁伺候的主人們, 這時只好趕緊各自 “勸架” 帶離啦!

也有幾隻小狗, “不自量力” 地跟圍欄另一邊的大狗挑戰賽跑. 只見大狗小狗隔著圍籬, 來來回回一趟又一趟的比賽著, 有時還會有 “助跑者” 在一旁幫忙加油打氣, 簡直像在開運動會.

此外, 有一隻胖得全身圓滾滾的牛頭犬, 咬著飛盤, 跑到兒子腳邊趴下. 因為累得直喘, 我們原以為他只是在休息. 但只要我們轉身望向 QQ 所在的方向, 他也會稍稍移動位置, 以期引起我們的注意, 原來他想要找人跟他玩飛盤. 只是, 他並不是要人家丟給他接, 而是跟他玩 “我咬你拉” 遊戲, 你越拉, 他就咬得越緊, 真是可愛.

當我們終於知道小胖狗想要玩時, 本來趴著的牠也開心的起身準備 “應戰”

對於這一切, QQ 可是毫不感興趣, 只見他緊緊跟著那一隻小比熊, 玩得可開心. 另外有兩隻小傢伙, 也加入他們這個 group(團體), 緊隨在 QQ後面. 但 QQ 顯然對那隻比熊 “情有獨鍾”. 當對方被主人抱起正要離去時, QQ 還頻頻站立起來, 拜託對方的女主人放下小比熊, 讓他們繼續玩. 最後還一路相送到柵門, 看著人家離去.

這一 “坨” 其實是QQ, 小比熊和兩隻小 “粉絲”.

小比熊走後, QQ 心情頓時跌落谷底, 一點遊興也沒有. 不過跟他說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的道理, 小狗子也是不可能會懂得啦, 我們只好帶他離開. 沒想到這回該到他的兩個小 “粉絲"(fans) 依依不捨地, 一路送著我們到柵門口. Oh, so sad!

p.s. 在狗公園裡拍的幾張照片,是用手機拍的, 效果顯然不太好.

雨後散記

這兩天又是斷斷續續的雨, 滴滴答答的, 下得人心煩.

彷彿一塊丟在後院, 忘了收的厚踏墊. 吸了太多的雨水之後, 又濕又重, 拎也拎不起來, 只好又給丟了回去. 我就是這樣地賴睡在床上, 醒了又睡, 睡了又醒, 真夠頹廢的. 或許就是看不下去我沒精打采的樣子, 老公於是提議, 趁著放晴, 他也要外出辦事, 不如順便帶我到海邊走走.

一到海邊, 望著波瀾壯闊的大海, 心情頓時開朗了起來. 海邊風大浪高, 一波波的大浪拍打著堤岸, 濺起了朵朵的浪花, 甚是美麗. 儘管出著大太陽, 有人穿著單薄的衣衫, 輕鬆地在海邊散步; 也有人興致高昂的在較遠的海面上, 駕船玩著拖曳傘; 我和老公分別都穿了薄外套, 卻還是冷得直打哆嗦, 只得提早離開.

陪著老公辦完事回家的路上, 我們決定像偷溜出家門探險的孩子, 換個不一樣的路線走走, 果然讓我們發現了一處從沒到過的公園. 我開心的趕緊帶 QQ 下車去逛公園. QQ 顯然比我還開心, 興奮地順著階梯旁的草地拾級而下. 可能雨下多了, 公園裡有一點點積水. 池塘的水也氾了出來, 海鳥和水鴨們兀自在池裡悠閒地游著, 兩個可愛的小胖妹, 則在一旁的兒童遊戲區愉快地尖叫嬉戲.

因為路面和草地仍濕, QQ 在公園裡走著, 難免濺濕了身體. 我們於是決定回家, 待下次有機會再來. 卻在回車子的時候, 發現小徑旁豎了個小小的牌子, 上面註明小狗禁止入園 , 我趕緊抱起 QQ 回到車上. 哇! 怎麼會這樣?! 原來不是每個公園都 “歡迎” 狗狗進入的喔.

聽說明天又要下雨. 唉! 只是一想到舊金山地區, 今年三月分下雨天數 (30 日新聞發布時已下了 23 天) 已破了 1904 年以來的紀錄; 昨日北加州某處, 甚至因為豪雨成災, 兩百多人緊急撤離. 相較之下, 這一點點雨, 似乎就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Spring Ahead

又到了日光節約時間, 相信昨晚絕大多數美國加拿大地區的民眾, 都在睡前將時鐘往前調快一小時. 像把錢存到銀行, 現在先存起來一個小時, 到十月下旬會再撥回來. 只是, 存款還有點利息, “存時間” 可是沒有利息的喔!

儘管將時間調前一小時, 是每年春天的 “例行公事”. 之前, 各媒體也都會提醒大家, 但也許就是太 “習以為常” 了, 反而常常還會有人疏忽忘了. 多年前, 還在溫哥華時, 某日剛好也是調整時間的翌日, 我和一位好友通電話. 因好友一家人是虔誠教徒, 擔心她錯過上教堂時間, 電話中我幾次問她: “是不是該去聚會了?” 她總說: “不急, 我們今天參加第二梯次的.” 我心想她八成忘了調時間. 一問, 果然 – – –

還好是星期天, 如果是 weekdays, 豈不誤了孩子們上學?! 或許, 這也是為什麼無論四月初時間調前, 或十月底調回, 總是訂在周六夜裡 (即星期天凌晨) 的原因吧?!

該調沒調, 固然是問題; 不該調而調, 也一樣傷腦筋. 記得三年前的這時候, 我們陪女兒飛到印州某大學參觀. 31日晚上, 為了避免第二天早上, 參加學校參訪行程時遲到, 我們將時間調前一小時後, 便早早入睡. 誰知 4月1日一早到了學校, 才發現當地根本不實施日光節約時間, 白白起了個大早.

另外, 女兒跟我提到有句簡單的口訣: “Spring ahead, Fall back.” 也可以提醒大家記得: 春天時往前, 秋天再調回 (時間). 但因 spring, fall 分別還有彈跳及倒的意思, 所以又是春天, 又是跳往前 – – -, 一語雙關, 感覺特別活潑生動. 有了那麼鮮活的感覺, 記起來, 可能就更容易了吧?!

P.s. 印地安那州今年 (2006年) 開始, 也加入實施 “日光節約時間” 的行列.

快樂自己找

是 “雨後症候群” 嗎?

天氣總算放晴了, 趕緊出門去辦早安排好的事情. 不知怎地, 每個人的心情好像都不太好, 許多人都臭著張臉. 所到之處, 多是笑臉換臭臉.

到家庭醫生處, 拜託他們早日寄出保險公司要求的就醫紀錄時, 櫃台小姐先是藉口並未收到保險公司通知, 兩個多星期前, 女兒明明打了電話去提醒他們, 也推說沒有記錄. 後來索性很不耐煩的要打發我走, 讓我差點氣炸.

越想越覺得今天真是有夠 厶ㄨㄟ ( “衰” 的台語. 音同雖然的 “雖”, 倒楣的意思). 唉! 就當是下雨把人給下煩了吧.

快樂是得自己找的. 儘管諸事不順, 還是可以找點理由, 讓自己開心的. 好久沒造訪那家精緻美味的蛋糕店了, 就買幾個回去吃吧! 再繞到圖書館去, 借幾本好書. 如此一來, 物質和精神的食糧都齊了. 回家之後, 泡杯奶茶或咖啡, 再來點優美的音樂, 就是天底下最大的享受了.

管他天會不會塌下來, 天大的事, 明天再說囉!

雨的聯想

莫非是大甲媽祖 “雨水媽” 出巡, 澤被遠在千里之外的洛杉磯?!

昨夜下了一整夜的雨, 到了白天依然淅瀝瀝的下個不停. 本來安排了很多事今天要出去辦的, 因此變得懶洋洋的不想出門. 以前在加拿大時, 也常常被下個不停的綿綿細雨, 給弄得心情鬱悶.

下雨了, 媽媽不讓我出去玩. (看看 QQ 的眼神, 好可憐.)

報紙上說: 由於近日來雨量充足, 各地水庫進水頗豐, 台灣水利署因此宣布, 台灣地區今年上半年供水應該不成問題. 算是稍稍舒解了今年夏天可能缺水的疑慮.

小時候家住台北縣, 因處於自來水管線末端, 水壓嚴重不足, 因此經常沒水可用, 許多家庭不得不抽取地下水. 沒有接地下水的家庭, 就只好利用夜裡用水人少的時候, 以淺桶子接水, 再舀到水缸或大桶子裡儲存. 鄰居一位阿嬤過世後, 附近還出現老人家半夜回來, 幫家人舀水儲水的靈異傳言. 可見水的問題, 對當時我們的生活影響之深.

由於曾經深受缺水之苦, 家中長輩可以說對每一滴水都很珍惜. 根據今年世界水資源日公布的一項數字顯示: 目前世人當中, 平均大約每 6人之中就有 1 人無水可用, 而據估計, 無水可用的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 可見水資源不足, 已經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 這樣的數字也顯然也提醒了我們, 應該更珍惜水資源.

日前大愛新聞報導, 東非部分地區, 已經整整兩年沒有下雨. 同時提到, 非洲國家尼日因為乾旱造成收成嚴重不足, 大人小孩都吃不飽, 已經有很多人餓死. 聯合國專家就表示, 如果再不採取救援行動, 恐怕有數千人會撐不過今年夏天.

想到此, 不禁覺得老天爺實在不太公平. 也忍不住要想: 如果這世界真有超人, 或許可以請他將地球來個大旋轉, 讓這場下得我們心煩的雨, 轉降到那些乾旱的地區, 或許可以稍稍紓解一下當地人的乾旱和缺糧之苦.

只是, 這世界真有 “超人” 嗎? 還是, 真有 “老天爺” 嗎?!

我家小狗愛唱歌

每當在動物星球 (Animal Planet) 頻道的節目中, 看到狗狗唱歌的有趣畫面時, 總令我會心一笑. 因為, 我家小狗子 QQ 也是超級愛唱歌一族, 可以說, QQ 的 “愛唱歌”, 已經到近乎 “狂熱” 的地步了.

不用說, 兒子女兒彈琴的時候, 牠必定會開心的 “引吭高歌”. 但與其消極等待哥哥姐姐的偶爾彈彈琴, QQ 可是積極爭取更多唱歌的機會. 至於他的伴唱工具, 則是女兒以前的 Kitty 鬧鐘 – – 如今已成為他的專屬 “伴唱機”.

經過前一陣子經常獨自在家的 “憂鬱期”, 隨著我返美後天天在家陪著他, 情緒已大為好轉. 如今現在每天總有一二次, 吵著要唱歌. 每次想唱歌時, 他就會把前肢搭在放著 Kitty 鬧鐘的矮桌上, 而後轉頭對著我瞧. 若不理他, 就會生氣的叫兩聲. 通常如果時間不是太早 (早上十點以前), 太晚 (晚上八或九點以後 – – 視是否周末而定), 我多會讓他高歌一曲.

QQ 唱起歌來可是十分講究. 首先, 一定要對著他的寶貝鬧鐘. 如果存心逗他, 拿開鬧鐘, 他一定會追著跑, 並一再拜託, 絕不放棄任何唱歌的機會. 此外, 隨著鬧鐘附的 12 首不同旋律, 還得有不同節拍及唱法. 最重要的是, 脖子一定要伸直, 頭要高高抬起, 如此才算唱得盡興.

如果你在一旁報以掌聲, 他還會轉頭看看你, 並以眼神跟你至意, 謝謝你的掌聲鼓勵. 怎麼樣?! 是不是很有 “狗歌星” 的架勢呢?

QQ 第一次唱歌, 是在剛到我們家沒幾天, 一次和女兒同睡, 被鬧鐘叫醒時開始. 從此, 他就愛上了 “唱歌”. 現在如果播放當初他 “初試啼聲” 的錄影帶, 他還會很不以為然地, 想糾正帶中那 “笨傢伙” 的 “錯誤唱法”. 一付 “你到底會不會唱啊?!” 的模樣, 真是爆笑.

人家說: 癩痢頭的兒子, 自己的好. 將旁人眼中可能視為 “亂吼亂叫” 的聲音, 視為美妙的歌聲, 這當然也是因為我們對他的珍愛.

看著他幸福的躺臥在沙發上, 安心的睡著, 再回頭想想許多被棄養的小貓小狗, 以及近日電視上報導, 加拿大漁民年年虐殺獵捕海豹的殘暴景象, 忍不住一陣心酸.

教育, 教欲?

前兩天, 台灣幾名立委在立法院質詢教育部長時, 針對教育部委託杏陵基金會編輯出版的, 一本名為 “青春達人:國中生性教育學生自學手冊” 的內容, 提出諸多質疑.

立委表示: 書中除了出現 “很屌” “買一粒送兩粒” 等諸多不雅及性暗示的文字之外, 更誇張地 “建議” 學生 (別忘記, 該手冊對象為年齡為12–15歲之間的國中生) 畫出 “心目中理想的性福現況”. 此外, 手冊中甚至還提及: 懷孕時可用市面 “輕易可以取得” 的 RU486 來墮胎.

一名該手冊的女性主編, 振振有詞的在鏡頭前表示: “你以為現在國中生那麼單純? – – 他們根本覺得這沒有什麼 – -性教育要擺脫八股 – – .” 另一名男性大學衛教系教授, 則要大人們 “不必大驚小怪”.

事實上, 新聞一播出, 不僅家長們大為震驚, 孩子們也未必人人都以為然.

電視台記者在訪問幾名國中女生時, 女孩們就表示: 手冊中用字她們的確並不太陌生, 但出現在教育部委託編輯的刊物中, 也確實極為 “勁爆”. 至於要他們畫出什麼 “性福情況”, 更是令這幾名國中女生臉紅心跳, 紛紛表示: 還是等高中以後再教比較好吧!

可見即使 “專家” 口中, 現代 “並不單純” 的年輕孩子眼中, 也未必人人欣賞, 認同 “這一套”.

有調查顯示, 現代國高中生的性觀念, 的確比過去開放. 一小部分孩子甚至在 15 歲前, 就有了第一次性行為. 但如此粗鄙低俗的性教育手冊, 對孩子們的性觀念, 能有多少正面的引導, 實在令人懷疑.

所謂 “性教育要擺脫八股”, 如果只為迎合部分孩子們尚未成熟的性觀念及行為及語言模式, 那麼索性出本 “性愛教戰手冊” 好了, 何必裝模做樣地假教育之名, 出什麼 “性教育手冊”?

大家都知道, 台灣近年來教育制度 “一改再改, 拼命地亂改”, 如今可說已到了滿目瘡痍, 一塌胡塗的地步. 這一次的事件, 更暴露了台灣教育界 “外行者當家” 的事實. 當事者再不積極用心, 在教育問題及缺失上尋求解決之道, 而只顧著做秀及討好上級, 台灣的教育, 就真的是沒救了.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你將會選擇生命中的哪一個階段, 童年?少年?中年?還是老年?

人生畢竟不是玩電動, 是不可能可以 “reset” (重設), 或 play again (重玩) 的. 然而, 真要假設人生可以重來, 我卻是怎麼也無法決定, 該選擇人生中的什麼階段來重新開始.

生命中充滿了太多的悲喜苦樂. 幸運的人, 也許一生平安順利; 但也有許多人, 一生命運乖離顛簸, 實在很難不令人同情. 如果 “重新來過”, 可以讓我有機會活得更好, 但伴隨的是得再次面對, 他人生命中的不幸, 那麼, “重來”, 對我恐怕是更為痛苦的.

若能 “各人自掃門前雪, 不顧他人瓦上霜”, 不去在乎發生在其他人身上的苦難, 日子或許好過些. 然而, 如果心地特別善良柔軟, 別人的傷, 總也視如自己的痛, 在這天災, 人禍, 罪惡, 苦難等等資訊源源不絕而來的現代, 所受的衝擊震撼, 也就很難不成為生命中另一種 “難以承受的輕” .

真得要, 就選擇童年時期吧?! 那階段的我們多麼天真無邪, 人世間的苦難, 應是沒有理由可以進得了那些快樂單純的小腦袋的.

然而看看那來自世界各個角落, 孩童們遭受種種身心靈虐待的不幸新聞, 又怎能不令人心寒? 原本該是單純, 快樂, 被寶貝珍愛的孩童時期, 因為沒有辦法選擇出生在何種家庭或環境, 其實也正是最無助, 最弱勢, 最沒有能力自我保護的階段啊!

那麼, 少年時期如何呢? 在踏向成年的路上, 這時期的孩子們, 正承受身心的劇烈變化, 可能也開始思考: 為什麼活著? 幸運的, 有父母師長的愛護引導, 和自己的努力, 順利度過身心劇變的成長考驗. 反之, 人生的路, 恐怕開始走向錯誤與曲折. 無論如何, 至少開始擁有一些 “為自己人生奮鬥的自主權與希望” .

若說中年, 人生到此, 應該可以說是 “大勢底定”. 曾經錯失或無法擁有的, 於今若真重新來過, 也許有機會去獲得去擁有; 走錯的路, 做錯的選擇, 也或許有機會重新小心走過. 只是, 誰有把握, 怎麼樣才是更好更理想的? 這, 恐怕更是另一項嚴酷的考驗與煎熬吧?!

還是活好現在吧! 與其為過去沒能擁有, 或因錯誤選擇造成的不幸和缺憾而追悔祈求另一次 “玩人生” 的機會, 不如努力的彌補和付出, 把愛擴及到更寬廣的世界, 或許更能填補生命中的某些缺憾吧?!

果真如此, 也許有一天我們會說: 讓我再活一次那個充滿智慧與平靜, 且沒有任何缺憾的老年歲月吧! 因為我要為這一生, 再畫上一次更完美的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