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梨酥 — 就是好吃

不久前, 台灣北中兩大都市的糕餅業者, 為了某種美味食品, 到底是哪裡的特產, 而有些意見. 一邊是由市府出面舉辦比賽, 選出美味及創意等代表; 另一方則強調該美食其實是發源於當地, 因此要求”正名”. 不管結果如何, 當時遠在美國的我是 “只聞餅香四溢”. 因為這項美食, 正是我的最愛, 幾乎每次回台一定要帶點回美國的–鳳梨酥.

在台北時沒空上街購買, 直到返美前在機場購回的鳳梨酥.

記得八九年前, 我們還住在溫哥華時, 一天英語班上一位同學剛從台灣探親返加, 上課時就帶了一盒鳳梨酥送給班上老師. 老師隨即大方的拿出來招待大家, 全班20名左右的同學, 於是各自前去拿了一個.

只見那些 “外國人”, 一吃到嘴裡, 馬上”嗯 – -! ” “Wow – -!” 地驚呼不已. 老師眼見”盛況空前”, 於是把剩下的幾個也給”捐”了出來. 我們幾個台灣來的, 自然不好意思再去拿第二個, 有些同學可顧不得矜持, 一下子就衝向講台. 有說要帶回去給孩子吃, 也有說要給老婆老公吃的, 總之, 三十幾個裝的鳳梨酥, 就這麼 “兩三下清潔溜溜”. (害得那位同學只好第二天再送老師一盒.)

同學帶的鳳梨酥, 到底是哪個城市,哪家糕餅店製的, 當時其實並沒有特別注意, 反正就是 Made In Taiwan 嘛! 住在北部地區的人一定都知道, 基隆李鵠餅店的鳳梨酥頗負盛名. 我和家人偶爾到基隆廟口吃東西, 都會順便買點回家. 至於台中的鳳梨酥, 也許在中南部地區獨佔鰲頭, 但對於台北人而言, 為了鳳梨酥而特意跑到台中去買, 似乎就遠了點.

台北一位好友的女兒, 三,四年前從台灣到美東留學. 就在出發前幾天, 好友特別問我, 該讓女兒帶什麼小禮物到美國, 送給即將前去機場接機的學長及其他同學? 我毫不猶豫的就告訴她: 鳳梨酥. 朋友的娘家就在台中, 她隨即請家人快遞了幾盒北上. 後來她告訴我, 女兒帶去的鳳梨酥, 果然大受歡迎. 可見, 台中鳳梨酥一定也非常好吃.

近年來, 鳳梨酥的包裝日益精美, 是送禮時不錯的選擇.

至於到底鳳梨酥有何秘訣, 為何會如此受人歡迎呢? 其實它的成分並不複雜, 外皮是由麵粉, 雞蛋, 奶粉, 砂糖, 奶油(也有用豬油的 但現在應該比較少了), 再加一點點的鹽揉製而成. 內餡不用說, 自然是新鮮鳳梨和糖熬製的鳳梨醬了. 綜合這些外皮內餡, 做成一個個小方餅, 加以烘烤後, 外皮酥鬆入口即化, 內餡香甜綿密, 又略帶一點點 QQ 的嚼感. 嗯- – – !

烘烤後的鳳梨酥, 外皮酥鬆, 內餡酸甜綿密. 嗯 – -.

幾年前媒體爆料, 原來鳳梨酥的內餡, 並不全是鳳梨醬, 其中還添加了冬瓜熬製的冬瓜糖(醬). 但糕餅業都表示, 加冬瓜糖其實是為降低鳳梨的酸度, 讓餡料吃起來更加酸甜適中及美味. 雖然未確實標示, “但無關混充或欺騙”. 消費者似乎也都能接受, 反正好吃才是最重要的嘛!

除了鳳梨酥, 鳳梨月餅則是我小時候的最愛.

這幾年, 朋友贈送或自己隨興購買, 陸續也吃過許多不同品牌的鳳梨酥. 發現有的外皮特別好吃, 酥軟適度; 有些餡料實在, 甜中還帶一點點的微酸 . 甚至還吃過在咬下的剎那, 外皮和黏Q綿密的內餡結合, 而後外皮部分入口即化, 鳳梨內餡卻又齒頰留香的 “極品”. 那種美味, 我的文學功力實在不足以形容, 只能親自體會了.

當然也曾買到過 “難吃到終身難忘” 的. 例如餡料不道地,過少, 或是太厚太硬, 甚或一咬外皮馬上完全崩解, 隨即像 “天女散花” 般散落滿地的. 讓人痛心竟有業者那麼不實在或不用心, 憑白糟蹋了如此一項美食.

有人著重酥皮, 我則更喜歡內餡香Q微酸的口感.

無論如何, 負有盛名的品牌, 我固然還會購買. 但也還會繼續 “繳學費”, 尋找好吃實在, 卻沒被發現的美味鳳梨酥. 誰讓鳳梨酥是我最愛的點心呢!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