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路

一位女友即將在今年暑假前, 舉家搬回台灣. 因為幾年後還是要搬回來美國, 因此房子必須安排出租, 以免將來回來還得為找房子煩心. 而生活上的一些個人物品衣服等, 更是得打包整理. 此外孩子回台後的戶籍及求學等問題, 也都得預先稍做安排處理. 朋友在電話裡跟我抱怨: “真是煩到最高點.”

女友是因為先生要回台工作 (說他要 “回台” 其實有點不通, 因為她老公是個 “老外”), 而不得不暫時搬回台灣. 但身邊有更多陪小姐,公子在美讀書的, 所謂的 “內在美”, 如今孩子陸續上了大學, 母親 “功德圓滿”, 也紛紛準備回去繼續另一任務 — 陪伴老公.

總之, 等到又一個學年的結束, 因工作調派必須搬遷的, 準備上大學的, 大學將畢業的, 任務完成的, 或返鄉或離家, 將似一股看不見的巨大浪潮, 開始流向國內國外各個角落, 開始一段新的生活, 或許也開始預期下一個 “重新整合” 的浪潮.

朋友跟我說, 她實在受夠了搬家, 尤其是跨海搬家. 因為婚後幾年, 她們歷經台灣搬紐西蘭 — 紐西蘭搬回台灣 — 而後再到美國. 接下來就是這次的從美國搬回台灣, 還不說其間幾次的境內搬遷. 我十分了解這種跨國搬家的辛苦, 尤其每次都像一株被連根拔起, 重新種植的花草, 很難不傷害根葉的.

說來自己也是流轉在這全球遷移浪潮裡, 一個小小的水滴. 由於也算是自己選擇的, 沒什麼好抱怨. 但有時還是不免有 “下一刻該何去何從?” 的疑惑或掙扎. 我心裡明白, 自己其實是不適合不斷搬遷的. 像一株生命力不夠強的植株, 每拔起,重種一次就死一次, 即使活了過來, 也註定愈來愈弱.

儘管時代已經不同, 女人不再是婚姻的附屬品. 但多數女人依舊甘心扮演著配合與犧牲的角色, 為家,為孩子,為先生. 在面對抉擇時, 選擇一條當時看來最理想的道路. 無論這條路, 將離家鄉多麼遙遠. 而以後 “回得去嗎?” “能回去嗎?” 或者也有人會想 “能不回去嗎?”

等到有一天才赫然驚覺, 從踏出家門國門那一天起, 無論將來選擇落葉歸根或落地生根, 心都註定要有些失落, 失落在每一處曾經落腳的土地.

和前述那位朋友剛好都是 “怕搬家, 偏偏又搬到更怕”一族. 看得到的將來, 也都還有可預期的搬家路. 我跟朋友說: 只能說, 我們是生錯時代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