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難以承受的 “輕”

之前, 在回台的班機上, 和鄰座的女士聊得算是十分愉快. 下機前, 她客氣地說了句: It’s so great to meet you. 同時還加了句: 相見恨晚, 還真讓我感到有些”受寵若驚”.

她告訴我, 自己是位退休的國中老師. 其實從和她聊天當中, 她不斷提到現代年輕人,禮貌,知識 – – 等話題, 我大約也已經可以猜出她教師的經歷. 用餐後, 我被電影節目表單中 “達文西密碼” 所吸引, 便暫時結束和她的談話, 開始看起電影來. 她偶而想到有些話題, 或為提醒我任何時候要離座, 都可以告訴她, 我都很禮貌的暫停電影, 回答她的話題或說謝.

在我看完電影, 還睡了幾小時的覺醒來後, 我們才又繼續聊了起來. 她語重心長的說, 現代人非常不注重禮貌. 在她過去服務的學校裡, 不要說學生, 就連有些年輕老師, 見到人都不一定打招呼. 甚至可能臭著張臉, 回報別人的微笑問候. 我說: “家庭教育該是最主要的關鍵吧 ?! – -” 她顯然也十分認同. 後來, 她忽然問我: “我看妳思路很清楚, 說話也非常有條理, 不知道妳是做什麼工作的?”

我回答她, 我曾經在出版社上過一段時間的班, 也幫雜誌社做過特約編輯, 寫些採訪稿. 但整體來說, 我其實算是個專職的家庭主婦. 她似乎覺得很不可思議, 覺得我的談吐”不像是個家庭主婦”. 一時間,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 甚至有點想請教她: 那麼家庭主婦應該是什麼樣子? 但終究還是忍住了.

當初結婚時, 之所以能下定決心扮演專職家庭主婦的角色, 是因為自己來自單親家庭, 母親為了生活, 不得不將我交給祖母, 自己外出工作. 不可否認地, 因此造成我與母親在情感上確實有些疏離. 我不希望自己將來和孩子的關係, 也出現這樣的景況. 加上結婚後不久, 先生一位表妹的夫家親戚, 將孩子託給褓姆帶, 結果卻因褓姆疏於照顧至死的不幸事件, 更加強了我 “以後有孩子時, 無論如何要自己帶” 的決心.

在孩子們先後上大學, 我的家庭工作漸少的現在, 常常有人說我 “不需要上班, 每天在家當少奶奶, 真好命- -” , ” 簡直是溫室裡的花朵 – -“. 卻忽略了我也經歷過非常辛苦的階段.

孩子小時候, 只靠先生一人的薪水, 日子過得真的非常拮据. 我也曾多次想外出工作貼補家用, 但最後都因覺得自己無法兼顧孩子及工作而作罷. 然而生活再艱辛, 在孩子第一的原則, 及老公薪水漸增的情況下, 終於也就撐過來了.

我自然知道, 社會對家庭主婦不公平的評價. 但也一直相信, 自己雖選擇扮演專職家庭主婦的角色, 但從沒有停止過對知識和生活的學習. 儘管欠缺社會的歷練, 但絕對不是個自絕於社會的人. 因此, 當聽到那些像是恭維(妳命真好), 又像貶抑 (與社會脫節, 無所貢獻) 的話語時, 即使心裡難受, 也還是能自勉 “隨人說去” 了.

但也還是有受傷的時候. 那是我在孩子漸長到出版社上班時, 有位公司的年輕編採得知我過去時間專心在家帶孩子後, 竟非常不客氣地說: “ㄏㄚˊ- – 如果是我, 叫我在家裡讓老公養那麼多年, 我早就自殺了- -.” 多麼誇張. 即使是在職場上早已叱吒風雲獨霸一方的女強人, 恐怕未必有如此的氣燄. 何況當時的她, 不過是一名還在大學就讀的編輯實習生, 口氣卻如此張狂, 讓人驚訝.

社會上部分人的輕視固然教人氣餒, 夫家人的態度, 有時也讓專職家庭主婦失望. 一位朋友嫁入兄弟姐妹眾多的家庭,但每當公婆甚或祖父母生病住院時, 和我一樣也是專職家庭主婦的她, 就成了唯一責無旁貸的照顧人選. 理由再簡單不過, 因為家族中其他人都有工作的”護身符”.

我們共同的一位好友就很不以為然地說: 有工作的, 賺錢又沒拿出來分. 憑什麼沒工作的, 就活該當免費女傭? 雖說照顧父母公婆, 本是天經地義. 但也正因為如此, 強勢的子女以工作為藉口, 規避自己也當盡的孝道. 卻將責任盡推給和自己父母沒有血緣及養育關係的嫂子弟媳 , 也確實讓人無法諒解.

二十多年來, 從早年的置身於孩子的尿布奶瓶堆中, 而後看著他們牙牙學語, 學走路- – . 到他們漸漸長大, 可以和他們分享生活中的快樂與苦澀, 我珍惜陪伴他們走過的每一步與每個日子. 不久之後, 他們終將單飛, 飛向他們的人生. 回顧當初的決定, 我慶幸自己始終能堅持.

至於因選擇做為家庭主婦, 而必須面對, 來自社會部分人, 那一份生命中難以承受的 “輕”. 或許就當人生中, 另一項更深刻的試煉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