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了幾天沒出門, 今天去了趟郵局. 寄完信後, 到Starbucks 買了杯咖啡, 坐在窗邊想要享受一下寧靜溫暖的午後時光, 心中卻是怎麼也無法平靜.

出門前, 電視上正播出一名印尼籍台灣媽媽的新聞. 先生數年前過世, 留下她和一名21歲患有輕微弱智的兒子, 生活十分清苦. 日前, 因母子二人都已數日沒吃東西, 於是到賣場企圖偷竊杯湯杯麵, 但失手被抓並送進警局. 善心的警察人員同情其境遇, 特別送了些食物到她家中. 發現她確實窮得已經 “家徒四壁”. 儘管非常不忍, 但偷竊終究觸法, 警方人員還是必需將其移送法辦. 只有希望法官能衡情量理, 予以輕判了.

不久前還有一位奉獻心力於關愛之家協會, 照顧愛滋寶寶的女士, 因協會經費困難, 為了不忍孩子們沒有牛奶可喝, 只好到賣場竊取數瓶奶粉. 這位女士也因失風被捕, 但幸好, 善心的法官明察秋毫, 體諒其犯案動機, 因此輕判其刑. 感人的是, 據說這位法官大人並且匯了三千元到該協會, 暫時紓解了協會的燃眉之急.

所謂 “朱門酒肉臭, 路有餓死殍”, 無疑正是台灣當前社會的寫照. 除了前面兩個例子, 不久前一對母子牽手上吊自殺, 兩人生前身邊只剩下十塊錢 (約合美金 30 cents). 也就不要說還有許多像: 一位單親父親, 因為孩子生日將至說了句: “很羨慕別的小孩可以吃麥當勞.” 失業已久的父親於是鋌而走險 – – -, 這許多聞之令人鼻酸的例子了.

對照另一則新聞: “太子爺” 被爆: 偕同妻子及岳家到一家豪華餐廳用餐, 五個人一餐飯就吃掉兩萬多大洋 (據說還是打過折的), 讓人不禁搖頭嘆息.

雖說總統家族 “沒有義務” 照顧所有百姓的生活. 然而, 姑且不論當權者是否肯承認如爆料者所舉證的貪污腐化, 就說在這國內經濟嚴重衰退, 百姓生活環境普遍變差的當兒, 還能無視民間疾苦, 天天穿金戴銀, 吃香喝辣 (總統府同時也是珍貴價昂的”黑鮪魚”的大客戶). 就讓人不禁要問: “三級貧戶總統”, 你曾經在乎過那些各級貧戶的死活嗎?

我出生在經濟尚未起步, 民眾普遍貧窮的民國四, 五O年代. 但在當時, 絕大多數的民眾卻是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後來的三四十年, 台灣的經濟, 也的確在全民的共同努力下, 振翅起飛, 並獲得亞洲四小龍之一的封號. 過去台灣有一句非常流行的話: “台灣錢, 淹腳目.” 對照今日的民生凋敝, 真是多麼地諷刺啊!

曾得過國際性學術大獎的某學者那番: “向上提昇, 或向下沉淪?” 的大哉言, 如今才知原來是“百姓失業率,自殺率不斷向上提昇 vs. 當權者道德,良心的不斷向下沉淪“. 這, 就是我們所要追求的 “向上提昇” 嗎? 而所謂的希望快樂, 難道就是 “以所有百姓的希望, 去追求總統全家的快樂” 嗎?

河畔有逐臭之夫, 這樣的當政者, 卻還是紮紮實實, 有他 “十八趴” (18%) 的擁護者. 祖母以前說的: 妳若吃飽太閒, 就去後面廚房把碗洗一洗. – – –

我, 還是洗碗去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