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三月 2006

快樂自己找

是 “雨後症候群” 嗎?

天氣總算放晴了, 趕緊出門去辦早安排好的事情. 不知怎地, 每個人的心情好像都不太好, 許多人都臭著張臉. 所到之處, 多是笑臉換臭臉.

到家庭醫生處, 拜託他們早日寄出保險公司要求的就醫紀錄時, 櫃台小姐先是藉口並未收到保險公司通知, 兩個多星期前, 女兒明明打了電話去提醒他們, 也推說沒有記錄. 後來索性很不耐煩的要打發我走, 讓我差點氣炸.

越想越覺得今天真是有夠 厶ㄨㄟ ( “衰” 的台語. 音同雖然的 “雖”, 倒楣的意思). 唉! 就當是下雨把人給下煩了吧.

快樂是得自己找的. 儘管諸事不順, 還是可以找點理由, 讓自己開心的. 好久沒造訪那家精緻美味的蛋糕店了, 就買幾個回去吃吧! 再繞到圖書館去, 借幾本好書. 如此一來, 物質和精神的食糧都齊了. 回家之後, 泡杯奶茶或咖啡, 再來點優美的音樂, 就是天底下最大的享受了.

管他天會不會塌下來, 天大的事, 明天再說囉!

雨的聯想

莫非是大甲媽祖 “雨水媽” 出巡, 澤被遠在千里之外的洛杉磯?!

昨夜下了一整夜的雨, 到了白天依然淅瀝瀝的下個不停. 本來安排了很多事今天要出去辦的, 因此變得懶洋洋的不想出門. 以前在加拿大時, 也常常被下個不停的綿綿細雨, 給弄得心情鬱悶.

下雨了, 媽媽不讓我出去玩. (看看 QQ 的眼神, 好可憐.)

報紙上說: 由於近日來雨量充足, 各地水庫進水頗豐, 台灣水利署因此宣布, 台灣地區今年上半年供水應該不成問題. 算是稍稍舒解了今年夏天可能缺水的疑慮.

小時候家住台北縣, 因處於自來水管線末端, 水壓嚴重不足, 因此經常沒水可用, 許多家庭不得不抽取地下水. 沒有接地下水的家庭, 就只好利用夜裡用水人少的時候, 以淺桶子接水, 再舀到水缸或大桶子裡儲存. 鄰居一位阿嬤過世後, 附近還出現老人家半夜回來, 幫家人舀水儲水的靈異傳言. 可見水的問題, 對當時我們的生活影響之深.

由於曾經深受缺水之苦, 家中長輩可以說對每一滴水都很珍惜. 根據今年世界水資源日公布的一項數字顯示: 目前世人當中, 平均大約每 6人之中就有 1 人無水可用, 而據估計, 無水可用的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 可見水資源不足, 已經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 這樣的數字也顯然也提醒了我們, 應該更珍惜水資源.

日前大愛新聞報導, 東非部分地區, 已經整整兩年沒有下雨. 同時提到, 非洲國家尼日因為乾旱造成收成嚴重不足, 大人小孩都吃不飽, 已經有很多人餓死. 聯合國專家就表示, 如果再不採取救援行動, 恐怕有數千人會撐不過今年夏天.

想到此, 不禁覺得老天爺實在不太公平. 也忍不住要想: 如果這世界真有超人, 或許可以請他將地球來個大旋轉, 讓這場下得我們心煩的雨, 轉降到那些乾旱的地區, 或許可以稍稍紓解一下當地人的乾旱和缺糧之苦.

只是, 這世界真有 “超人” 嗎? 還是, 真有 “老天爺” 嗎?!

我家小狗愛唱歌

每當在動物星球 (Animal Planet) 頻道的節目中, 看到狗狗唱歌的有趣畫面時, 總令我會心一笑. 因為, 我家小狗子 QQ 也是超級愛唱歌一族, 可以說, QQ 的 “愛唱歌”, 已經到近乎 “狂熱” 的地步了.

不用說, 兒子女兒彈琴的時候, 牠必定會開心的 “引吭高歌”. 但與其消極等待哥哥姐姐的偶爾彈彈琴, QQ 可是積極爭取更多唱歌的機會. 至於他的伴唱工具, 則是女兒以前的 Kitty 鬧鐘 – – 如今已成為他的專屬 “伴唱機”.

經過前一陣子經常獨自在家的 “憂鬱期”, 隨著我返美後天天在家陪著他, 情緒已大為好轉. 如今現在每天總有一二次, 吵著要唱歌. 每次想唱歌時, 他就會把前肢搭在放著 Kitty 鬧鐘的矮桌上, 而後轉頭對著我瞧. 若不理他, 就會生氣的叫兩聲. 通常如果時間不是太早 (早上十點以前), 太晚 (晚上八或九點以後 – – 視是否周末而定), 我多會讓他高歌一曲.

QQ 唱起歌來可是十分講究. 首先, 一定要對著他的寶貝鬧鐘. 如果存心逗他, 拿開鬧鐘, 他一定會追著跑, 並一再拜託, 絕不放棄任何唱歌的機會. 此外, 隨著鬧鐘附的 12 首不同旋律, 還得有不同節拍及唱法. 最重要的是, 脖子一定要伸直, 頭要高高抬起, 如此才算唱得盡興.

如果你在一旁報以掌聲, 他還會轉頭看看你, 並以眼神跟你至意, 謝謝你的掌聲鼓勵. 怎麼樣?! 是不是很有 “狗歌星” 的架勢呢?

QQ 第一次唱歌, 是在剛到我們家沒幾天, 一次和女兒同睡, 被鬧鐘叫醒時開始. 從此, 他就愛上了 “唱歌”. 現在如果播放當初他 “初試啼聲” 的錄影帶, 他還會很不以為然地, 想糾正帶中那 “笨傢伙” 的 “錯誤唱法”. 一付 “你到底會不會唱啊?!” 的模樣, 真是爆笑.

人家說: 癩痢頭的兒子, 自己的好. 將旁人眼中可能視為 “亂吼亂叫” 的聲音, 視為美妙的歌聲, 這當然也是因為我們對他的珍愛.

看著他幸福的躺臥在沙發上, 安心的睡著, 再回頭想想許多被棄養的小貓小狗, 以及近日電視上報導, 加拿大漁民年年虐殺獵捕海豹的殘暴景象, 忍不住一陣心酸.

教育, 教欲?

前兩天, 台灣幾名立委在立法院質詢教育部長時, 針對教育部委託杏陵基金會編輯出版的, 一本名為 “青春達人:國中生性教育學生自學手冊” 的內容, 提出諸多質疑.

立委表示: 書中除了出現 “很屌” “買一粒送兩粒” 等諸多不雅及性暗示的文字之外, 更誇張地 “建議” 學生 (別忘記, 該手冊對象為年齡為12–15歲之間的國中生) 畫出 “心目中理想的性福現況”. 此外, 手冊中甚至還提及: 懷孕時可用市面 “輕易可以取得” 的 RU486 來墮胎.

一名該手冊的女性主編, 振振有詞的在鏡頭前表示: “你以為現在國中生那麼單純? – – 他們根本覺得這沒有什麼 – -性教育要擺脫八股 – – .” 另一名男性大學衛教系教授, 則要大人們 “不必大驚小怪”.

事實上, 新聞一播出, 不僅家長們大為震驚, 孩子們也未必人人都以為然.

電視台記者在訪問幾名國中女生時, 女孩們就表示: 手冊中用字她們的確並不太陌生, 但出現在教育部委託編輯的刊物中, 也確實極為 “勁爆”. 至於要他們畫出什麼 “性福情況”, 更是令這幾名國中女生臉紅心跳, 紛紛表示: 還是等高中以後再教比較好吧!

可見即使 “專家” 口中, 現代 “並不單純” 的年輕孩子眼中, 也未必人人欣賞, 認同 “這一套”.

有調查顯示, 現代國高中生的性觀念, 的確比過去開放. 一小部分孩子甚至在 15 歲前, 就有了第一次性行為. 但如此粗鄙低俗的性教育手冊, 對孩子們的性觀念, 能有多少正面的引導, 實在令人懷疑.

所謂 “性教育要擺脫八股”, 如果只為迎合部分孩子們尚未成熟的性觀念及行為及語言模式, 那麼索性出本 “性愛教戰手冊” 好了, 何必裝模做樣地假教育之名, 出什麼 “性教育手冊”?

大家都知道, 台灣近年來教育制度 “一改再改, 拼命地亂改”, 如今可說已到了滿目瘡痍, 一塌胡塗的地步. 這一次的事件, 更暴露了台灣教育界 “外行者當家” 的事實. 當事者再不積極用心, 在教育問題及缺失上尋求解決之道, 而只顧著做秀及討好上級, 台灣的教育, 就真的是沒救了.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你將會選擇生命中的哪一個階段, 童年?少年?中年?還是老年?

人生畢竟不是玩電動, 是不可能可以 “reset” (重設), 或 play again (重玩) 的. 然而, 真要假設人生可以重來, 我卻是怎麼也無法決定, 該選擇人生中的什麼階段來重新開始.

生命中充滿了太多的悲喜苦樂. 幸運的人, 也許一生平安順利; 但也有許多人, 一生命運乖離顛簸, 實在很難不令人同情. 如果 “重新來過”, 可以讓我有機會活得更好, 但伴隨的是得再次面對, 他人生命中的不幸, 那麼, “重來”, 對我恐怕是更為痛苦的.

若能 “各人自掃門前雪, 不顧他人瓦上霜”, 不去在乎發生在其他人身上的苦難, 日子或許好過些. 然而, 如果心地特別善良柔軟, 別人的傷, 總也視如自己的痛, 在這天災, 人禍, 罪惡, 苦難等等資訊源源不絕而來的現代, 所受的衝擊震撼, 也就很難不成為生命中另一種 “難以承受的輕” .

真得要, 就選擇童年時期吧?! 那階段的我們多麼天真無邪, 人世間的苦難, 應是沒有理由可以進得了那些快樂單純的小腦袋的.

然而看看那來自世界各個角落, 孩童們遭受種種身心靈虐待的不幸新聞, 又怎能不令人心寒? 原本該是單純, 快樂, 被寶貝珍愛的孩童時期, 因為沒有辦法選擇出生在何種家庭或環境, 其實也正是最無助, 最弱勢, 最沒有能力自我保護的階段啊!

那麼, 少年時期如何呢? 在踏向成年的路上, 這時期的孩子們, 正承受身心的劇烈變化, 可能也開始思考: 為什麼活著? 幸運的, 有父母師長的愛護引導, 和自己的努力, 順利度過身心劇變的成長考驗. 反之, 人生的路, 恐怕開始走向錯誤與曲折. 無論如何, 至少開始擁有一些 “為自己人生奮鬥的自主權與希望” .

若說中年, 人生到此, 應該可以說是 “大勢底定”. 曾經錯失或無法擁有的, 於今若真重新來過, 也許有機會去獲得去擁有; 走錯的路, 做錯的選擇, 也或許有機會重新小心走過. 只是, 誰有把握, 怎麼樣才是更好更理想的? 這, 恐怕更是另一項嚴酷的考驗與煎熬吧?!

還是活好現在吧! 與其為過去沒能擁有, 或因錯誤選擇造成的不幸和缺憾而追悔祈求另一次 “玩人生” 的機會, 不如努力的彌補和付出, 把愛擴及到更寬廣的世界, 或許更能填補生命中的某些缺憾吧?!

果真如此, 也許有一天我們會說: 讓我再活一次那個充滿智慧與平靜, 且沒有任何缺憾的老年歲月吧! 因為我要為這一生, 再畫上一次更完美的句點.

意外的訪客 — 可愛小動物

早上在廚房忙時, 突然看到一個小東西在後院一閃而過. 我好奇的往外一瞧, 原來是一隻松鼠, 在院子裡找東西吃. 趕緊找來相機, 就在按下快門時, 剛好抓住牠跑走的瞬間.

Squirrel (Medium).jpg

因覺得意猶未盡, 我於是悄悄的開門出去找尋牠的蹤影. 草叢裡, gazebo 後面, 到處都找不著. 最後才發現牠竟然從圍牆上, 居高臨下盯著我瞧. 我見機不可失, 趕緊按下快門, 又留下這幾張可愛的照片.

Squirrel 006 (Medium).jpg Squirrel 003 (Medium).jpg

在美國, 像松鼠這類可愛的小動物出現在自家院子, 其實並不稀奇. 幾個月前的一個晚上, 狗兒子突然對著後院狂吠, 我們打開窗簾往窗外瞧, 原來是一隻胖嘟嘟的浣熊, 利用夜間出來覓食. 看牠躡手躡腳, 一付要偷東西的可愛模樣, 實在令人絕倒. (可惜沒有拍照存證. 哈!)

剛到洛杉磯時, 我們一家還曾經鬧過一次小小的笑話. 有一天我在自家側院整理垃圾時, 突然聞到一陣異臭. 當時被薰得差點無法呼吸. 我一進門, 衝著兒子女兒直喊臭. 還跟他們說: 奇怪, 隔壁洋鄰居的太太, 看起來像韓國人, 怎麼好像竟做起臭豆腐來了?!

這時, 兒子女兒也開始聞到了臭味. 我們三個鄉巴佬於是七嘴八舌地猜了起來: 會不會有些泡菜在做的時候, 就是那麼臭? – – – . 後來才知道, 那哪是什麼台灣臭豆腐, 或韓國泡菜的味道, 其實是 “臭名昭彰” 的臭鼬釋出的 “威力彈”.

臭鼬長得其實十分可愛. 一身黑亮的毛, 背上一道 (也有些地區的是兩道) 亮白條紋, 從頭頂一路而下直到尾巴末端. 大大而上揚的尾巴, 彷彿在宣示牠的不容侵犯. 而當牠們感到危險或遭到威脅時, 更經常會毫不客氣的, 釋放出牠們的最佳防衛武器 — 臭氣.

Chicago 228 (Small).jpg

博物館拍來的臭鼬照片.

據說, 如果 “不幸” 被牠的臭氣噴到, 往往一星期都無法去除. (朋友家的小狗, 就曾經 “不知天高地厚” 地追逐跑進他們家後院的臭鼬, 結果被狠狠的炸了個大臭彈. 朋友用盡一切辦法幫牠清洗, 甚至噴香水, 都不能去除留在狗狗身上的臭味. 可憐的小傢伙, 還因此 “自卑” 了好幾天呢!) 其實, 別說被 “炸” 到, 光是 “聞” 到那威力驚人的臭味, 就已經夠讓人永生難忘了.

除了臭鼬, 松鼠這些 “鼠輩”, 有一次我們到舊金山郊區的一位朋友家拜訪, 還親眼看到幾隻兔子鹿, 就同時大大方方, 絲毫不畏懼人地在朋友家的院子裡吃草呢!

五香? 五箱?

前幾天和兒子女兒聊天時, 談到女兒三四歲時, 鬧的個小笑話:

話說有一天, 我正要外出買菜, 便順口問兒子女兒, 要不要我帶什麼零食回來給他們? 兒子先開口: “那我要吃乖乖, 五香的哦!” 一旁的女兒聽了立即接口: “五箱? 噢! 那麼好?! 那我要八箱.” 讓我和兒子當場笑倒.

像這樣音同義不同所造成的誤會, 還有幾則:

去年, 母親因嚴重暈眩住院檢查. 一天晚上, 我陪著她到病房外走廊走走, 剛好遇到一位舊識, 很自然的就互相問起入院的原因. 原來, 那位阿姨是因為眼睛視網膜剝離, 必須動手術而住院.

後來, 老媽一直問我: 老人家到底是眼睛的什麼 “玻璃” 怎麼了, 為什麼要開刀? 我試著跟老媽解釋, 但台語當中就是找不到貼切的字眼來正確敘述 “剝離” 這兩個字. (這大概只能怪我才疏學淺了). 因此, 老媽恐怕至今依然搞不清, 人家眼睛的 “玻璃” 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另一則, 則是陪老媽複診, 在候診時偶然聽到的. 當時一位老太太在候診時, 跟其他患者閒聊談到, 她親戚先前眼睛 (還是臉部皮膚?) 方面的問題, 有個聽者問她: “那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老人家於是回答: “啊醫生好像幫他潑一種尿酸, 現在比較好了.”

玻尿酸? 潑尿酸? 噢! 啊怎麼差那麼多?

p.s. 玻尿酸 (HA): 美容產品中的當紅炸子雞, 常被強調於其強力的保濕效果. 據說也被運用於皮膚整型, 白內障及骨關節的治療上. 至於 “潑” 尿酸, 嗯- – –

手機 ‘垃圾’

每次打開廚房裡專門放手機用品的抽屜時, 心裡總是充滿了罪惡感. 滿滿一抽屜的舊手機, 充電器, 汽充- – -等等, 象徵的不只是這個家, 幾年來花在行動電話上可觀的費用, 更顯示了身為現代人的我們, 在物質上的浪費與無所節制.
 

97 年春, 老公為我在溫哥華申請到有生以來第一支手機, 當時的手機體積依然相當的大. 而後, 幾乎每隔一兩年, 隨著不同電話公司提供較好的優惠計畫, 或功能較新體積較小的免費話機, 以及哪家電話公司在我家附近的訊號較強 – – -等因素, 成了我們從這家電話公司換到那家, 再從那家換到另外一家的重要考慮.

** 我的第一支手機, 和現代的手機比起來, 簡直成了 “巨無霸” **

由於各家電話公司系統不同 (例如是否可取換晶片), 因此很多時候, 換了電話公司, 想不換電話機都不行. 加上孩子們開始自行開車上學, 少不得也要為他們申請手機, 以備不時之需, 家中手機數量自然急速增加. 儘管如今的手機, 體積早已不似過去龐大, 但配備可絲毫沒有變少變小. 於是, 廚房裡專門放手機相關用品的那個抽屜, 就這樣越來越滿, 到現在都已快塞不下了.

每次回台灣, 看到電視上琳瑯滿目, 功能不斷創新的各式手機廣告, 總是感到不可思議. 在洛杉磯, 不論是隨兩年約免費附贈, 或想自費購買, 手機的選擇都不太多. 一家店能有十幾種選擇, 就算不錯了. 不過年輕人畢竟愛新鮮, 因此, 兒子女兒的手機還不至於太 “遜”. 我自己因不需要太複雜的功能, 也不想花太多錢, 所以只好選擇比較 “厶ㄨㄥˊ” (老土) 的免費手機了.

雖說 “不用錢”, 但總是浪費物資. 所以每次看到一抽屜的舊手機及充電器, 都忍不住為自己竟然給地球 “製造” 那麼多的 “手機垃圾”, 而感到非常心虛.

有人說, 現代人可以沒有家裡電話, 但不能沒有行動電話. 手機就像現代人的另一個 “身分證明”. 只是, 如果再不有哪一家公司出面, 提出一套可行的 “舊手機回收計畫”, 別說我們家很快需要增加另一抽屜, 來收存舊手機才行. 說的誇張些, 說不定有一天, 地球恐怕就要被我們所製造大量的 “手機垃圾” 所掩埋呢!

犯 ‘大’人?

台灣某杜姓立委, 去年底與友人共攜帶 20 條 香煙入境時, 遭海關人員發現, 欲予以課稅. 不料該 “大” 立委不僅當場發飆大鬧機場, 甚至口出穢言辱罵執勤人員. 事後該 “小” 海關人員, 竟然還被調職.

不僅如此, 該立委日昨更 “乘勝追擊” 公報私仇, 聯合多名同黨立委, 利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議時, “質詢” (不知道根據哪一條?) 並砲轟當時克盡職責執行任務的海關人員. 電視新聞中, 只見杜姓立委氣燄高張地問道: 你說, 我有沒有被搜出違法攜帶香煙? 對方遲遲不敢回答, 最後才答了句: 願主耶穌賜你們平安.

至於為什麼在機場口出穢言? 該名 “大” 立委則很委屈地表示: 我當時是覺得 “很嘔”, 所以才說: X ! 我當這個立法委員當得很 “沒有尊嚴”- – – .

哈! 好個 “沒有尊嚴” ! 大家都知道 “法律面前, 人人平等”, “天子犯法, 與庶民同罪”. 不知該大立委, 是不是因為不爽: 當個立委 “竟然沒有特權”, 沒有被特別尊重, 所以很嘔, 所以發飆, 所以罵髒話 – – – . 哇! 多麼的 “順理成章”.

我也不禁要想: 這位不畏強權的海關 “小” 職員, 不知道有沒有後悔過, 不該冒犯該立委 “大人” ? 也就是說, 怎麼那麼不小心去 “犯大人”. 結局差一點比人家 “犯小人” 還慘.

而我們這些 “小” 百姓, 更是不禁要感嘆: 民選立委, 尚且如此將個人特權及 “尊嚴”, 置於國家法令之上. 民眾奢望政府官員, 以全民利益為重, 恐怕是, 唉! — — 做夢了.

p.s. 根據台灣關稅總局規定, 民眾入關時, 每人攜帶行李及物品之免稅範圍, 有關香煙部分為: 捲菸 200 支 (等於一條). 超出部分, 自然就得課稅.

偶爾奢侈一下

女兒從印州回來家裡過春假 (spring break). 老公心疼她平常在學校的伙食選擇較少, 兒子則雖然住家裡, 但功課一忙, 往往沒日沒夜的, 也是吃得很不正常. 因此, 特別要我陪她們去 “吃頓好吃的”.

前年暑假, 女兒同學來我們家中小住幾天. 當時, 老公特別招待她和我們全家到 Red Lobster 去吃了一頓, 女兒至今念念不忘. 我們於是決定: 就到 Red Lobster 去奢侈一下吧!

** 我們的 “龍蝦餐” (用手機拍的, 效果不太好) **

到 Red Lobster (紅龍蝦) 用餐, 當然少不得要吃點龍蝦了. 女兒點了份龍蝦尾+奶油蝦和炸蝦的龍蝦餐, 兒子對龍蝦沒什麼太大興趣, 所以點了客牛排. 反而原來只是 “奉命陪公子小姐吃飯” 的老媽我, 因為超愛吃龍蝦, 特別點了客 Lobster Lover’s Dream. 裡頭包括兩隻龍蝦尾 (一烤一煮?), 加上一整顆烤馬鈴薯及加在上頭的一匙鮮奶油, 和一大份的奶油蝦仁麵. 就別說主菜未上來前, 就先送來該餐廳非常受歡迎, 隨餐無限供應的酥軟海鮮小麵包 (biscuit) 了.

唉! 真的是 “眼大肚子小”. 這一餐, 不僅量多又美味, 熱量恐怕更是驚人. 最後, 當然是 “吃不了兜著走” 了.

**Red Lobster 的海鮮小麵包, 外酥內軟非常好吃.**

一上車, 寧願在車上枯等, 也不願獨自在家的狗兒子QQ, 已經迫不及待的吵著要東西吃. 因為結帳時, 服務小姐才剛又送來一籃熱騰騰的小麵包, 並貼心的幫我們裝袋. 我便拿了一個, 撥了小塊小塊給牠吃, 牠顯然很識貨, 一口緊接著一口的, 吃得非常高興.

沒想到這一餐, 不僅我們吃得過癮, 連狗兒子都照顧到了. 今天的 “偶爾奢侈一下”, 看來是很值得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