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了幾天沒出門, 今天去了趟郵局. 寄完信後, 到Starbucks 買了杯咖啡, 坐在窗邊想要享受一下寧靜溫暖的午後時光, 心中卻是怎麼也無法平靜.

出門前, 電視上正播出一名印尼籍台灣媽媽的新聞. 先生數年前過世, 留下她和一名21歲患有輕微弱智的兒子, 生活十分清苦. 日前, 因母子二人都已數日沒吃東西, 於是到賣場企圖偷竊杯湯杯麵, 但失手被抓並送進警局. 善心的警察人員同情其境遇, 特別送了些食物到她家中. 發現她確實窮得已經 “家徒四壁”. 儘管非常不忍, 但偷竊終究觸法, 警方人員還是必需將其移送法辦. 只有希望法官能衡情量理, 予以輕判了.

不久前還有一位奉獻心力於關愛之家協會, 照顧愛滋寶寶的女士, 因協會經費困難, 為了不忍孩子們沒有牛奶可喝, 只好到賣場竊取數瓶奶粉. 這位女士也因失風被捕, 但幸好, 善心的法官明察秋毫, 體諒其犯案動機, 因此輕判其刑. 感人的是, 據說這位法官大人並且匯了三千元到該協會, 暫時紓解了協會的燃眉之急.

所謂 “朱門酒肉臭, 路有餓死殍”, 無疑正是台灣當前社會的寫照. 除了前面兩個例子, 不久前一對母子牽手上吊自殺, 兩人生前身邊只剩下十塊錢 (約合美金 30 cents). 也就不要說還有許多像: 一位單親父親, 因為孩子生日將至說了句: “很羨慕別的小孩可以吃麥當勞.” 失業已久的父親於是鋌而走險 – – -, 這許多聞之令人鼻酸的例子了.

對照另一則新聞: “太子爺” 被爆: 偕同妻子及岳家到一家豪華餐廳用餐, 五個人一餐飯就吃掉兩萬多大洋 (據說還是打過折的), 讓人不禁搖頭嘆息.

雖說總統家族 “沒有義務” 照顧所有百姓的生活. 然而, 姑且不論當權者是否肯承認如爆料者所舉證的貪污腐化, 就說在這國內經濟嚴重衰退, 百姓生活環境普遍變差的當兒, 還能無視民間疾苦, 天天穿金戴銀, 吃香喝辣 (總統府同時也是珍貴價昂的”黑鮪魚”的大客戶). 就讓人不禁要問: “三級貧戶總統”, 你曾經在乎過那些各級貧戶的死活嗎?

我出生在經濟尚未起步, 民眾普遍貧窮的民國四, 五O年代. 但在當時, 絕大多數的民眾卻是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後來的三四十年, 台灣的經濟, 也的確在全民的共同努力下, 振翅起飛, 並獲得亞洲四小龍之一的封號. 過去台灣有一句非常流行的話: “台灣錢, 淹腳目.” 對照今日的民生凋敝, 真是多麼地諷刺啊!

曾得過國際性學術大獎的某學者那番: “向上提昇, 或向下沉淪?” 的大哉言, 如今才知原來是“百姓失業率,自殺率不斷向上提昇 vs. 當權者道德,良心的不斷向下沉淪“. 這, 就是我們所要追求的 “向上提昇” 嗎? 而所謂的希望快樂, 難道就是 “以所有百姓的希望, 去追求總統全家的快樂” 嗎?

河畔有逐臭之夫, 這樣的當政者, 卻還是紮紮實實, 有他 “十八趴” (18%) 的擁護者. 祖母以前說的: 妳若吃飽太閒, 就去後面廚房把碗洗一洗. – – –

我, 還是洗碗去吧!

想念 QQ

出來那麼多天了, 超級想家, 更想念 QQ.

我們不在家期間, 幸好有兒子的女友幫忙照顧QQ. 她告訴我們, 剛開始那幾天, 每天早上見她起床漱洗, QQ就會舉起雙手, 拼命地拜託她. 好像在說: “姐姐, 拜託妳不要把我丟下, 在家裡陪我好不好?” 後來, 我們透過視訊叫牠, 因為聽得到我們喊牠, 卻看不見我們, 牠於是又在電腦那頭哭得好可憐, 讓我們全家都好心疼.

QQ and Desert Hills 011 (Small).jpgQQ 和 Puffy (全) 023 (Small).jpg

姐姐上班去了, 要乖乖在家, 等姐姐回來.

這兩天, 牠可能已經知道姐姐只是上班, 下午就會回家陪她. 所以早早起來, 看著姐姐漱洗完準備好早餐, “送她出門”之後, 就會乖乖地在家等候. 看來, 牠還是很”懂事”的. 哈!

QQ 和 Puffy (全) 090 (Small).jpg

1,2,3,4 我 4 歲了, 要懂事一點.

QQ and Desert Hills 2 015 (Small).jpg

不然, 到箱子裡面玩一玩好了. 小時候, 我就是坐這個箱子來我們家的.

QQbee 025 (Small).jpg

還是, 要不要來吸地板?

再過幾天旅行就要結束, 每天起早趕晚的, 真是累到不行. 好想趕快回家, 躺在溫暖熟悉的自家床上, 抱著我們的寶貝小狗子QQ, 睡個舒服的好覺. 唉!

QQ 和 Puffy (全) 202 (Small).jpgQQ 和 Puffy (全) 224 (Small).jpg

哎喲! 爸爸媽媽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啊?!

至於遊記, 真的只好能恢復體力後, 好好整理整理遊程和照片再放上了.

Concrete Angel

在這趟印州及芝加哥之旅中, 女兒在車上放了一首英文歌曲 concrete angel 給我們聽, 讓我聽了幾乎心碎. 回家後, 趕緊上網查出完整歌詞. 看完之後, 更是讓我當場淚如雨下.

歌詞敘述一個受虐的小女孩, 在鄰居和教師的冷漠及疏忽下, 孤獨地忍受著家人的虐待. 面對殘酷的命運, 弱小的心靈, 有時甚至 “但願自己從來不曾降生到這個世界”. 想到之前寫到的 “折翼的天使” 中, 有個可憐的小女孩, 也是在世人還沒來得及發現拯救前, 就不幸從這世界消失. 真實的事例, 對照歌詞裡的情境, 更是令人感到說不出地沉痛.

 

Concrete Angel

She walks to school with the lunch she packed Nobody knows what she’s holdin’ backWearin’ the same dress she wore yesterday
She hides the bruises with linen and lace
The teacher wonders but she doesn’t ask
It’s hard to see the pain behind the mask
Bearing the burden of a secret storm
Sometimes she wishes she was never born

Through the wind and the rain
She stands hard as a stone
In a world that she can’t rise above
But the dreams give her wings

And She flies to a place where she’s loved Concrete angel

Somebody cries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The neighbors hear, but they turn out the lights
A fragile soul caught in the hands of fate When morning comes it’ll be too late
Through the wind and the rainShe stands hard as a stoneIn a world that she can’t rise above But the dreams give her wings And she flies to a place where she’s loved Concrete angel
A statue stands in a shaded place An angel girl with an upturned face
A name is written on a polished rock

Through the wind and the rain She stands hard as a stone In a world that she can’t rise above But the dreams give her wings And she flies to a place where she’s loved Concrete angel

*** Martina Mcbride ***

這首歌不僅歌詞賺人熱淚, 曲調也十分淒美. 上網鍵入 Concrete Angel 查詢,就可找到不少網站提供這首哀傷歌曲的試聽.我打算明天就去買張 CD, 回來聽它個夠也哭它個夠. 但更希望, 這世界再也不要有任何暗夜裡, 躲在角落哭泣的 concrete angel .

學生真命苦

又到了學期將結束的時候, 學生們考試, 交報告也都進入了 “緊鑼密鼓” 的階段.

上星期, 兒子好幾次留在學校和同學趕程式, 有時還到一兩點才回來. 每當這時候, 我總在床上翻來覆去, 怎麼也無法入睡. 因為兒子就讀的學校南加大, 位於洛杉磯市區, 治安並不好, 因此讓我十分擔心. 但作業呈交期限在即, 不加緊趕工也不行.

為了寫作業交報告, 兒子其實經常和同組的同學留在學校 “奮戰”, 常常半夜才回來. 有時甚至早上五點半就起床, 刷牙洗臉後, 連早餐都來不及吃就匆匆出門趕上課. 接下來, 又得和同學一起作程式, 忙到半夜都不見進門. 說來, 這研究所念得也真是辛苦.

女兒打電話回來, 也說最近為了作業,考試, 常忙到三更半夜才睡覺. 女兒從小就是緊張大師, 對成績功課都很在意, 明明還沒有要交的作業, 她小姐非得 “早完成早安心”. 到了考試時就更不用說了, 不是讀書讀到半夜不睡覺, 即使讀得差不多了, 也還是擔心得睡不著覺.

我安慰她, 不需要為了成績, 把自己弄得緊張兮兮. 她卻說都怪我把她生成這樣. 唉! 只要稍微瞭解我的人都知道: Claire 是不可能那麼緊張用功的啦! 女兒心裡也明白, 她這 “怪毛病”, 其實是遺傳自她老爸.

人家大哥當年讀書時, 不僅常常徹夜苦讀. 為了怕自己書沒念完就睡著, 還會準備一臉盆的冰塊和水, 打瞌睡時, 就把腳泡到冰水裡, 以保持清醒. 這種效法古人 “頭懸樑” “錐刺股” 的偉大求學精神, 打死我, 我也是做不到的啦!

看到兒子女兒為了求學, 一個是常常非得忙到半夜才能回家睡覺, 一個是苦讀到半夜不睡覺. 我這當娘的, 忍不住要心疼地替天下所有學子說句公道話: 學生真命苦啊!

一樣看花兩樣情

一直以來, 當心情不太好時, 常會開車到海邊走走. 總相信看看廣闊的大海, 會讓自己心情大為開朗. 日前卻傳出台灣女星葉雯, 疑似因久病及憂鬱症等因素而厭世, 在台北縣石門投海自盡的不幸消息, 令人不勝唏噓.

CIMG3554.JPG

當我們徬徨無助時, 是否也會有一座燈塔, 為我們指引人生的方向?

相信必定是極深沉的痛苦, 讓人難以走出人生當時的那道關卡, 才會選擇一死吧?! 只是, 同樣是在海邊, 有人是心情愉快地, 去享受海上活動的樂趣; 相信也有些人和我一樣, 希望藉著遼闊的大海, 開闊自己的心情及心胸; 有人卻選擇葬身大海, 同時埋葬難以擺脫的病魔及無止境的苦痛. 這是多麼的不同啊!

昨晚睡前突然想起高中時期, 音樂老師教的一首歌: (歌名已不記得, 不知是否為 “花落時”?

花落時, 花落時, 怎奈風聲又雨聲?

也可喜, 也可驚, 一樣看花兩樣情:

有人但惜好花落, 有人且喜結果成.

一樣看花, 兩樣的心情, 相信絕對不全然因為生性樂觀或悲觀. 人生際遇的不同, 與看花當時的心境, 相信更會影響看到 “落花” 時的心情吧?!

祈願所有深受病痛或苦楚的人, 最後都能走出生命中的關卡. 畢竟, 選擇離開人世, 留給家人朋友的, 都將只是永遠無法抹平的傷痛啊!

快樂自己找

是 “雨後症候群” 嗎?

天氣總算放晴了, 趕緊出門去辦早安排好的事情. 不知怎地, 每個人的心情好像都不太好, 許多人都臭著張臉. 所到之處, 多是笑臉換臭臉.

到家庭醫生處, 拜託他們早日寄出保險公司要求的就醫紀錄時, 櫃台小姐先是藉口並未收到保險公司通知, 兩個多星期前, 女兒明明打了電話去提醒他們, 也推說沒有記錄. 後來索性很不耐煩的要打發我走, 讓我差點氣炸.

越想越覺得今天真是有夠 厶ㄨㄟ ( “衰” 的台語. 音同雖然的 “雖”, 倒楣的意思). 唉! 就當是下雨把人給下煩了吧.

快樂是得自己找的. 儘管諸事不順, 還是可以找點理由, 讓自己開心的. 好久沒造訪那家精緻美味的蛋糕店了, 就買幾個回去吃吧! 再繞到圖書館去, 借幾本好書. 如此一來, 物質和精神的食糧都齊了. 回家之後, 泡杯奶茶或咖啡, 再來點優美的音樂, 就是天底下最大的享受了.

管他天會不會塌下來, 天大的事, 明天再說囉!

雨的聯想

莫非是大甲媽祖 “雨水媽” 出巡, 澤被遠在千里之外的洛杉磯?!

昨夜下了一整夜的雨, 到了白天依然淅瀝瀝的下個不停. 本來安排了很多事今天要出去辦的, 因此變得懶洋洋的不想出門. 以前在加拿大時, 也常常被下個不停的綿綿細雨, 給弄得心情鬱悶.

下雨了, 媽媽不讓我出去玩. (看看 QQ 的眼神, 好可憐.)

報紙上說: 由於近日來雨量充足, 各地水庫進水頗豐, 台灣水利署因此宣布, 台灣地區今年上半年供水應該不成問題. 算是稍稍舒解了今年夏天可能缺水的疑慮.

小時候家住台北縣, 因處於自來水管線末端, 水壓嚴重不足, 因此經常沒水可用, 許多家庭不得不抽取地下水. 沒有接地下水的家庭, 就只好利用夜裡用水人少的時候, 以淺桶子接水, 再舀到水缸或大桶子裡儲存. 鄰居一位阿嬤過世後, 附近還出現老人家半夜回來, 幫家人舀水儲水的靈異傳言. 可見水的問題, 對當時我們的生活影響之深.

由於曾經深受缺水之苦, 家中長輩可以說對每一滴水都很珍惜. 根據今年世界水資源日公布的一項數字顯示: 目前世人當中, 平均大約每 6人之中就有 1 人無水可用, 而據估計, 無水可用的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 可見水資源不足, 已經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 這樣的數字也顯然也提醒了我們, 應該更珍惜水資源.

日前大愛新聞報導, 東非部分地區, 已經整整兩年沒有下雨. 同時提到, 非洲國家尼日因為乾旱造成收成嚴重不足, 大人小孩都吃不飽, 已經有很多人餓死. 聯合國專家就表示, 如果再不採取救援行動, 恐怕有數千人會撐不過今年夏天.

想到此, 不禁覺得老天爺實在不太公平. 也忍不住要想: 如果這世界真有超人, 或許可以請他將地球來個大旋轉, 讓這場下得我們心煩的雨, 轉降到那些乾旱的地區, 或許可以稍稍紓解一下當地人的乾旱和缺糧之苦.

只是, 這世界真有 “超人” 嗎? 還是, 真有 “老天爺” 嗎?!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你將會選擇生命中的哪一個階段, 童年?少年?中年?還是老年?

人生畢竟不是玩電動, 是不可能可以 “reset” (重設), 或 play again (重玩) 的. 然而, 真要假設人生可以重來, 我卻是怎麼也無法決定, 該選擇人生中的什麼階段來重新開始.

生命中充滿了太多的悲喜苦樂. 幸運的人, 也許一生平安順利; 但也有許多人, 一生命運乖離顛簸, 實在很難不令人同情. 如果 “重新來過”, 可以讓我有機會活得更好, 但伴隨的是得再次面對, 他人生命中的不幸, 那麼, “重來”, 對我恐怕是更為痛苦的.

若能 “各人自掃門前雪, 不顧他人瓦上霜”, 不去在乎發生在其他人身上的苦難, 日子或許好過些. 然而, 如果心地特別善良柔軟, 別人的傷, 總也視如自己的痛, 在這天災, 人禍, 罪惡, 苦難等等資訊源源不絕而來的現代, 所受的衝擊震撼, 也就很難不成為生命中另一種 “難以承受的輕” .

真得要, 就選擇童年時期吧?! 那階段的我們多麼天真無邪, 人世間的苦難, 應是沒有理由可以進得了那些快樂單純的小腦袋的.

然而看看那來自世界各個角落, 孩童們遭受種種身心靈虐待的不幸新聞, 又怎能不令人心寒? 原本該是單純, 快樂, 被寶貝珍愛的孩童時期, 因為沒有辦法選擇出生在何種家庭或環境, 其實也正是最無助, 最弱勢, 最沒有能力自我保護的階段啊!

那麼, 少年時期如何呢? 在踏向成年的路上, 這時期的孩子們, 正承受身心的劇烈變化, 可能也開始思考: 為什麼活著? 幸運的, 有父母師長的愛護引導, 和自己的努力, 順利度過身心劇變的成長考驗. 反之, 人生的路, 恐怕開始走向錯誤與曲折. 無論如何, 至少開始擁有一些 “為自己人生奮鬥的自主權與希望” .

若說中年, 人生到此, 應該可以說是 “大勢底定”. 曾經錯失或無法擁有的, 於今若真重新來過, 也許有機會去獲得去擁有; 走錯的路, 做錯的選擇, 也或許有機會重新小心走過. 只是, 誰有把握, 怎麼樣才是更好更理想的? 這, 恐怕更是另一項嚴酷的考驗與煎熬吧?!

還是活好現在吧! 與其為過去沒能擁有, 或因錯誤選擇造成的不幸和缺憾而追悔祈求另一次 “玩人生” 的機會, 不如努力的彌補和付出, 把愛擴及到更寬廣的世界, 或許更能填補生命中的某些缺憾吧?!

果真如此, 也許有一天我們會說: 讓我再活一次那個充滿智慧與平靜, 且沒有任何缺憾的老年歲月吧! 因為我要為這一生, 再畫上一次更完美的句點.

上輩子欠他的?

很久很久以前, 一位好朋友跟我說了一個不怎麼浪漫的愛情故事:

朋友母親高中時代一位長得非常漂亮的同學, 原本已經和一位在學校教書的男友訂婚. 沒想到, 就在結婚前夕, 新娘子竟然逃婚, 投向另一位小學學歷的泥水工男士懷抱.

雖說愛情是沒有條件的,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 這位男士並不懂得珍惜好不容易得到的美嬌娘, 不僅經常毆打她, 而且好逸惡勞. 朋友們都勸她離開. 然而, 她就是一片癡心, 選擇留下和這個她愛的男人廝守. 幾十年過去了, 情況依舊沒有改變. 一方繼續打人, 另一方也依然無怨無悔.

最近, 同學跟我說了最新的後續發展: 當年的男女主角如今都已垂垂老矣. 不久前男主角病危住院, 年近 80 的女主角天天到醫院關懷照顧. 沒想到, 老先生臨死前, 還在意識清醒的情況下, 狠狠的踹了老太太一腳, 幾天後才甘心的走了. 聽了這樣的結局, 我竟不自覺義憤填膺的脫口而出: 難道是上輩子欠他的?

老一輩的許多受暴婦女, 往往因為沒有謀生的能力, 或為了不忍心丟下孩子, 同時也由於沒有法律的保護, 只能躲在暗處哭泣. 但是, 經過許多婦女團體及立法委員的積極奔走爭取, 國內多年前就已立法保障婦女得以免受暴力的威脅. 必要時, 不僅可以申請保護令, 如: 禁止施暴者接近受害妻子或女友一百公尺以內- – -等. 同時, 在訴請離婚及爭取子女監護權方面, 也都有了更多的保障. 因此, 現代婦女對於喜歡施暴的先生或同居人, 真的可以不必再委曲求全了.

夫妻間的事, 原本不足為外人道. 但暴力, 尤其是長期暴力, 怎麼說都教人難以接受. 過去的社會條件, 讓受暴者無從爭取自己的權益. 然而, 如今教育程度大幅提昇, 社會及法律環境也都提供了比以前更多的保障.

如果一次又一次的受暴, 還天真的以為, 有一天老公會覺醒, 以致甘心放棄自己的尊嚴與權益, 就讓人不禁要問: 難道真的是 “上輩子欠他的”?

寒夜

經過之前幾天短暫的暖和天氣, 這兩 三天又突然轉冷. 傍晚時氣溫都低到華氏 50 度 (攝氏 10 度) 以下, 夜裡自然就更冷了. 我自己是衣服一件又一件的往身上加, 小狗子 QQ 則是在沙發上蜷縮成一圈. 我一下子給他鋪毯子, 一下子又幫他穿衣服. 雖然他恨死了穿衣服, 但天氣實在太冷, 也就由不得他了.

老公說: 像 QQ 這樣一身長毛的小狗子, 在屋子裡頭, 都冷得縮成一團了. 那些流浪狗在外頭, 就不知道要冷成什麼樣子了. 也就不用說那些無家可歸的人, 景況必定也是十分悽慘. 何況, 今晚還淅瀝瀝的下起了雨來, 今夜夜裡恐怕是要更冷了.

根據不久前的新聞報導: 整個大洛杉磯地區, 總計有超過八萬八千名無家可歸的人 (homeless). 其中有不少還是無家可歸家庭, 而據估計, 十八歲以下的少年及兒童大約就佔一萬人之多. 這樣的數字, 實在令人難過. 儘管有關單位表示, 政府提供有低價屋出租給需要的人, 但事實上僧多粥少, 根本不敷需求.

此外, 也有所謂的遊民庇護所. 數量也是嚴重不足. 甚至還有報導, 因為管理及各項規定嚴苛, 使得有些自由慣了的遊民, 寧願在外遊蕩也不願入住的情形. 女兒在外州就讀的大學裡, 有一名學生, 據說就住在這種收容所裡. 但因十點就實施門禁及熄燈, 對於需要寫作業及念書的那孩子, 根本是不可能遵守的規定. 因此, 他只好經常徹夜在圖書館裡讀書過夜. 聽了實在讓人心疼.

很多人一聽到遊民, 總是嗤之以鼻, 認為全都是不求上進的人. 這麼說, 未免以偏概全. 其實, 有些人確實是有其不幸遭遇. 根據調查, 許多女性遊民就是在長期遭受家暴的情況下, 才不得不獨自或帶著孩子離家出走, 最後流落街頭的. 此外, 也有不少是因為貧窮, 失業及精神疾病等因素. 而女兒學校的那名男學生, 則是在到達一定年齡之後, 不得不搬出育幼院. 幸好, 他有一顆上進心, 相信將來命運當會有所改變的.

在我還未出生前, 家人剛從外地搬到台北縣時, 住的是租來的便宜房子. 經常, 外面下大雨, 屋子裡頭就下起小雨. 地板上, 桌上, 甚至床上到處是用來接雨的桶子. 因此, 以前祖母常說: 人生能 “有個厝頂可以蓋頭”, 就是莫大的幸福了, 不必太奢求. 而這些人, 卻是連基本遮風避雨的屋頂都沒有, 怎不令人同情?!

這種街頭遊民的問題, 其實也是不分貧富國家, 都存在的現象. 記得十多年前, 我第一次到日本玩時, 就被當時 “不知是偶然或常態” 聚集在地鐵站出口的數十名游民, 給嚇了一跳.

在台北時, 也曾好幾次看到一位三十多歲父親, 帶著一個小男孩睡在地下道. 而據說這位父親堅持, 這只是他沒找到住處前暫時的權宜之計. 他既不騷擾過往行人, 也不跟人乞討, 顯然還相當有志氣. 只是帶著幼齡的兒子露宿街頭, 畢竟還是非常引人注意, 最後還上了報. 但故事最後究竟如何, 我們也無從知曉. 只是, 後來就沒再看到那對父子, 希望是接受市府的安排, 找到棲身之所了才好.

在溫哥華時, 有一天天空飄著雪, 我們一家人外出辦事. 我不知什麼原因在跟老公生氣, 氣呼呼的, 一個人走在前頭. 一名大約二十出頭歲的年輕女孩, 搓著凍紅的雙手, 蹲在路邊小聲的跟我說: 給我一塊錢, 好喝杯熱茶好嗎? 我摸摸口袋, 沒摸到任何一元或兩元的銅板, 大概只有幾個一分, 五分的小錢. 這時, 後面的人潮已慢慢擠上來. 我猶豫了一下, 並沒有停步去掏背包裡的皮夾, 就又往前走去.

那女孩凍紅的雙手的影像, 依然深深留在我腦海. 至今, 我仍為當時未能伸手遞給她錢, 好讓她去喝杯熱茶, 而懊悔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