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時差

回到洛杉磯已經快一星期了, 時差卻還是調不過來. 總是早上二三點就醒來, 在床上硬是拖著賴著睡, 到了四五點實在不想賴了, 索性起來看書.

從台灣帶回來的書, 已經看完三本, 我開始有點 “省著看”. 記得高速公路上的小黑狗嗎? 他被愛狗人士營救後, 據說吃東西就給人”省著吃” 的感覺. 我深刻瞭解那種下一本書 (下一餐) 不知道在哪裡的感覺. 來, 小黑, 握個手吧?!

其實可以多帶些書回來的. 我在回台前就已經在兩家網路書局訂了書, 為的是一返台馬上有書可看. 還跑了金石堂, 誠品兩家書局. 呵呵! 可過癮. 然而, 這次為了給孩子多帶些他們愛吃的台灣口味的小點心, 像薯片啊, 餅乾, 豆干 – – 等等, 最後只好犧牲我的書囉! 不過, 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每次返台, 我自己可也都大享一番口福啊. 哈哈!

因為時差, 日子過得是有些渾渾噩噩. 做飯的問題較複雜, 得買得挑得洗得煮得善後, 因此沒有天天煮. 但只要精神些時, 就趕緊洗衣打掃. 唉! 又不是豬狗雞, 總不能整天只想到吃跟睡, 不是嗎? ~~~~~ 什麼話?!

倒是收垃圾的車, 卻好像沒照固定時間報到. 是我昏頭昏腦沒聽到車聲? 但晚上收垃圾桶時, 的確發現不是根本沒來, 就是收了垃圾沒收資源回收 – -. 莫非收垃圾的工人也跟我一樣時差, 因此亂了工作的步調? 女兒說, 有聽說工會可能罷工. 哦喔!

沒辦法, 只好不管原規定日期, 將垃圾桶, 回收桶, 園子裡花草樹葉的收集桶, 全部堆在車庫前, 等垃圾清運公司隨時緊急調派人手清運了.

為了趕快恢復生活步調, 我決定今晚泡個澡, 再睡個好覺. 然後說不定, 嗯, 說不定明天時差就調過來了呢!

買火車票犯法?

年底即將有選舉, 法務部為了宣導反賄選, 製作了許多紅布條, 提醒民眾 “買票犯法, 賣票也犯法”. 政令宣導原本無可厚非, 但這樣的布條卻掛在火車站前, 就未免太二百五了.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 在台鐵大山站前, 多了個紅布條, 布條上寫著: “買票犯法, 賣票也犯法 – -” 原本是要宣導民眾拒絕賄選, 但掛在火車站前, 卻害得前往搭乘火車的民眾們, 都給弄得一頭霧水. 搭車買票明明天經地義, 什麼時候竟然變成了犯罪行為?

嗯 – – ! 如果 “買票犯法”, 那麼以後搭火車是不是都不必買票了呢? 當地一名民眾就開玩笑的說: “如果這 (指以後搭火車不必買票) 算是政府照顧小地方民眾的福利, 那也不錯! – -” 不過, 那當然是不可能的啦, 否則才真的是 “買票” — 政策買票. 那恐怕無庸置疑的, 才真的是犯法行為吧?!

成語新解

電視上的一則啤酒廣告. 在擁擠的酒吧裡, 一位酒客隔著重重人牆, 高舉起手中的啤酒空瓶, 向吧台內的調酒師示意 “再來一瓶”. 啤酒於是從吧台藉酒客之手一路往外傳遞. 未料, 在途中竟被一位手持他牌啤酒的酒客給調了包, 畫面在這時出現了四個字 “見好 就收”.

哈哈! “見好就收” 這成語原來是可以這樣解釋的. 雖然有些胡說八道, 但反正是廣告嘛, 看了倒也引人會心一笑.

前兩天, 一位政客? (學者??) — 唉! 管他啥米碗糕! 反正有一位話題人物在國會演出了一段 “我演你猜” 的戲碼. 他先是多次闔眼數秒, 而後揉眼, 喝茶 – – 最後調整出一個看來相當舒服的姿態, 仰起頭閉上眼, 再微微張開嘴巴, 據說還隱約可以聽到 ㄏㄨ  ㄏㄨ  (呼呼) 的聲音- – . 這時大家就開始猜了 — 呼呼大睡? 夢周公? 對不起! 正確答案是 “閉目養神”.

由於這次演出, 引起了空前熱烈的迴響, 這位話題人物隨即在第二天加演了一場. 這一次, 他先是意猶未盡的來上一小段前日的 “閉目養神”, 接下來便將手指伸入鼻孔, (沒錯! ) 然後, 嗯- – 掏呀掏, 掏出了點成果. 接著仔細端詳了一下, 然後, 嗯- –

這一次, 有人猜是 “摳鼻子” 也有人猜是 “挖鼻ㄕˇ”- -. 結果正確答案由某位超有學問的政客宣布: 是 — “吃製於鼻”.

ㄏㄚˊ, “吃製於鼻” ? 是說 “吃掉從鼻子製造出來的東西” 嗎? 老公拍一下我的腦袋瓜, 並且輕罵一聲: “妳沒知識也要有點常識, 沒常識就得看看電視嘛!.” 噢! 我看了一下電視, 螢光幕上顯示的原來是 “嗤之以鼻”. 早說嘛! 我也是很有學問的ㄋㄟ˙ 只是耳朵不好, 一下子沒聽清楚嘛! 更何況那畫面 – – -.

說來, 這位話題人物也算是頗有創意的, “寓教於樂” — 藉由遊戲的方式, 輕輕鬆鬆就讓全國民眾學到 “閉目養神” 和 “嗤之以鼻” 兩個成語的用法. 只是, 不是說太常用成語會讓人語言能力變差, 還是變笨什麼的嗎? 更何況, 那畢竟是所謂的 “外來文化”, 真要說, 也要說點本土的嘛! 嗯, 首先學個 “啥米碗糕” 您以為如何?

颱風夜

離開臺灣將近十一年了, 雖然其間也經常返台, 尤其近幾年更是幾乎年年的暑假都會回來住上4~6星期, 但幸運的是竟然都沒遇到颱風 (或是剛好擦身而過). 沒想到在十月的這個時候, 卻給遇上了.

離開台灣前在台北的住處由於位在迎風面, 每次颱風來時, 感覺上客廳和主臥的大片玻璃, 都像是被風吹得搖搖晃晃. 也或許因為附近較為空曠, 電線被颱風吹斷而造成停電. 偏偏好幾次都剛好遇到老公出國, 擔心玻璃窗可能被風吹破造成傷害, 我只好帶著當時還小的兒子女兒, 躲到房子另一端的小房間 “避風頭”.

小時候家住三重. 印象中, 只要石門水庫一洩洪, 位於淡水河畔的三重必定淹水. 這時候, 大人們除了必須趕緊把孩子們安置到二樓, 還得緊急將冰箱,電視,桌椅- – 等家當, 搶搬上樓. 接下來, 還得盯著不斷上升的水位. 生怕水真淹上了二樓, 一家老小恐怕就得爬上屋頂求救了.

幸好, 除了有一年在阿媽拼命跟觀世音菩薩求救聲中, 大水終於在離二樓僅僅一階的高度停止上漲, 有驚無險度過之外, 水位多半停在近一人高的高度, 便不再上漲.

大水退去後, 大人們還得清除刷洗屋內的污水淤泥, 然而牆上的水位痕跡, 卻是怎麼也刷不掉. 而留在牆上的這些 “淹水記錄”, 也就常常成為三重人自嘲: 我們三重人的 “水準” 有多高你知道嗎?”的笑談. 如今想來, 依然不免有些心酸.

或許因為過去颱風留下的都是一些不好的印象, 這次強颱來襲, 電視新聞不斷提醒小心防災, 我不禁開始提心吊膽. 我們目前在台灣的住處, 位在大樓的頂樓. 昨晚睡覺前, 就一直聽到感覺像是飛機在大樓上方盤旋的轟隆聲, 老公說是風灌入大樓通風管線的聲音. 老公 “處變不驚”, 一躺下就呼呼大睡. 我卻是久久無法入睡, 只好一邊看書, 一邊等待眼皮終於不支闔上.

今天(六日)下午, 颱風才算真正進入風雨交加階段. 果然, 新聞畫面開始傳來如: 一位父親開車載著一雙兒女打算外出用餐, 未料遭被風吹落的的招牌砸傷; 以及一位住在山區的年輕孕婦早產, 但因山路中斷, 來不及到達醫院胎兒就不幸胎死腹中; 甚至有一戶喪家, 因為住處附近可能暴發土石流, 不得不帶著親人的靈柩緊急撤離 – – 等不幸消息

此外, 像早早安排好的婚禮, 因颱風來襲而面臨取消與否的困境; 在教堂裡集體結婚的多對新人, 在風雨交加中, 親友依然冒著風雨前往祝福下, 順利完成婚禮; 大雨造成道路淹水, 車輛在無法測知水深下, 驚險涉水前進; 風景區訂房紛紛取消, 業者們一臉無奈 – – . 一個颱風, 造成了成千上萬人的生活頓時陷入混亂.

據氣象局的報導, 這個名為柯羅莎的颱風自形成後, 不僅行經路線不斷變化速度時快時慢, 有時還呈現停滯. 幸好, 在登陸後因結構破壞, 而減弱為中度颱風. 雖說還是不可掉以輕心, 但減弱總是好事. 最好還能早早離開, 不要再有更多的災情傳出才好.

養了牠, 就不要拋棄牠

已經好久沒看 Animal Planet 頻道中, 如 animal cop (動物警察) 的節目了, 因為常常為節目中的貓,狗,馬, 甚至豬, 兔子- – 等, 受到不人道待遇的悲慘境況, 而哭得唏哩嘩啦. 儘管部分動物, 在相關單位的努力治療,訓練及安排下, 被善心人士收養, 但也有不少因重病或重殘或 “不夠友善”, 在不易找到適合的家庭收養的情況下, 終至被安樂死的命運.

cimg2083-small.JPG

真不懂, 怎麼會有人忍心傷害貓狗等可愛的動物?

在通往婆家的山路旁, 有一個小小簡陋的狗屋, 裡頭永遠關著隻小狗. 兩年多前關著的一隻小黑狗非常機靈可愛. 小黑狗有時會到婆婆家, 小叔常會拿些肉食餵牠, 還給牠取了個名字叫 “小不點”. 每次我們回去時, 也總會逗逗牠. 小不點幾乎成了我們回去拜見公婆時, 順道拜訪的鄰居.

去年我返台時回去探視婆婆, 卻發現小不點不見了. 狗屋裡換成另一隻狗, 新狗狗似乎很怕人, 怯生生的根本不敢正眼看我們. 婆婆說, 小不點在一次颱風時, 被土石流給掩埋– 死了. 我很生氣, 明明知道有颱風, 主人為何還是將小不點綁在狗屋裡讓牠無助的死了? 婆婆無奈的說: 那家人養狗就是為他們看守花圃的, 狗死了就再養一隻, 他們是不可能心疼的.

我氣得說要去檢舉他們虐待動物. 老公卻說, 以台灣保護動物政策的落後和推行不力, 以及許多人 “哎呀! 不過是一隻狗嘛!” 的態度, 我還是省點力氣吧!

說的也是. 只要看看全台有多少流浪狗, 就知道多數國人對待動物的心態與立場了.(氣炸!) 儘管許多善心人士, 在全國各地成立了大小保護動物的機構, 但似乎永遠不敷需求. 幾個月前, 國內富商郭台銘也宣布成立基金, 幫助流浪動物. 加入了關懷流浪動物的行列.

郭先生的愛心和善舉的確讓人十分感佩. 然而, 只要國人將養狗養貓當成 “買玩具給孩子玩, 玩膩了就丟棄的” 心態一日不變, 那麼再多的捐款, 再多的保護機構, 恐怕也救不完 “源源不絕” 的無辜動物吧?!

qqdogs-045-small.jpg

每一隻被收留的動物, 都有過一段非常悲慘的故事.

說是這麼說, 但捐款還是要捐的啦! 前年吧? 中部一家保護動物機構義賣一組六個, 以該機構所收養貓狗為明星的撲滿, 我趕緊郵購了一組. 原想分送給親朋好友, 希望大家一起加入幫助流浪動物的行列, 但畢竟不能寄望每個人都愛貓狗. 我於是聽從老公建議, 將撲滿分置在客廳, 餐桌, 房間- – 等地點. 只要一有零錢, 就投入錢筒中. 等累積到一定金額時, 再到郵局匯款給各保護流浪動物的單位.

qqdogs-040-small.jpg

曾經受虐或被棄養, 如果有了家(保護動物機構), 還成了明星呢!

說到此, 又忍不住想到咱們家小狗子QQ. QQ大約從一歲開始, 皮膚慢慢出現過敏搔癢的情況, 嚴重時身上抓得潰爛脫毛 看起來活像隻癩痢狗, 但我們從來沒想過放棄牠, 還努力為他尋求各種藥物治療. 如今, 總算大致控制住. 說來, 他也算是好命狗吧?!

qqdogs-001-small.jpg

笑得這麼開心, 應該素很快樂吧?!

有句鼓勵國人不要任意棄養動物的廣告詞是這麼說的: 愛牠, 就不要拋棄牠. 說來實在有點奇怪. 難道, 不愛牠了就可以拋棄牠嗎?! 應該是: “養了牠, 就要愛牠, 永遠不要拋棄牠” 才對吧?!

算了! 還是來看看我在台灣透過電腦網路看QQ, 所拍下來的可愛照片吧!

qqdogs-013-small.jpgqqdogs-026-small.jpg

qqdogs-035-small.jpg

小倉鼠阿胖(二)

既然決定收養阿胖, 當然就得照顧好牠. 但我們對倉鼠的習性, 飼養方法 – -等, 完全都不瞭解. 我於是只好上網查詢有關倉鼠的資料, 這才發現原來倉鼠之所以稱為倉鼠, 是因為倉鼠原是穴居動物, 當牠們外出覓食時, 為了能帶回較多的食物, 因此會將食物盡可能地塞滿兩頰內有著 “倉儲功能” 的囊袋 (囊頰)中. 待回到穴中, 再將囊頰中的食物吐出.

qq-july-07-fat-albert-147-small.jpg

儘管被人類畜養, 根本不需為食物傷腦筋, 但阿胖這種求生存的天性,可一點也沒喪失. 前幾天晚上, 我照例一天多次的探視時, 發現牠小碗裡的食物已經吃完, 便順手幫牠加滿. 卻見牠像餓壞了似的, 隨即衝到碗旁, 一邊將 “雙手” 伸入碗中翻攪, 一邊沒命地將玉米, 葵花籽, 小米等塞入口中.

當碗中最後只剩幾粒牠一向不太喜歡的綠色飼料時, 牠的兩頰 (從嘴巴到肩部附近) 也已經形成一個巨大的三角形. 完成”初步工作”後, 牠隨即又跑到籠子的另一角落, 卡拉卡拉的將食物 “傾囊吐出”. 由於牠的模樣和動作實在太可愛, 我在一旁不禁大笑了起來. 但牠可沒什麼閒功夫理我, 挑了粒玉米, 便兀自享用了起來.

小狗子 QQ 幾次湊近阿胖的碗, ㄘㄥˋ ㄘㄥˋ 的聞著牠的食物, 似乎很難理解, 這些玉米, 瓜子的, 能有多好吃? 便一邊用前肢抓他專屬, 裝雞肉乾或飼料的透明桶子, 一邊叫喚我或女兒. 不知只是向阿胖炫耀: 我的食物比較好吃, 你的好難吃喔! 或者是 “好東西, 要跟好朋友分享”, 他其實是想將自己的 “美食” share 給牠的新朋友阿胖呢?

qq-july-07-fat-albert-153-small.jpg

你要不要試試看我的飼料?

小倉鼠的加入, 確實讓我們家人和小狗子 QQ 的生活, 都增添了一些新的話題與樂趣. 但倉鼠的平均壽命大約只有二~三年, 加上之前阿胖還曾出現腹瀉以及像是脫肛的奇怪情況, 讓我不免提心吊膽, 會不會哪天探視牠時, 牠已經 – -. 這壓力讓我真的忍不住要說: 阿胖, 你實在是個可愛的小麻煩呀!

qq-fat-albert-005-small.jpgqq-fat-albert-006-small.jpg

“我說阿胖呀, 你不要再塞了, 塞得上半身都變形了- – ” “啊, 什麼?”

小倉鼠阿胖

“阿胖” 是我們家不久前剛收留的一隻小倉鼠(hamster), 原來的名字叫 Fat Albert. 我嫌太長又是英文, 叫起來實在拗口, 因此決定叫牠阿胖 (雖然很ㄙㄨㄥˊ, 但至少和牠原名還搭得上邊).

阿胖長得一身金色的細毛, 配上圓滾滾的身材, 以及一雙又圓又眼睛的眼睛, 煞是可愛. 你或許會問: 阿胖既然這麼可愛, 又怎麼有人忍心棄養呢?

qq-july-07-fat-albert-193-small.jpg

話說阿胖上個月底才開開心心地跟著主人 (女兒的大學同學), 一路從印第安那州駕車穿越了好幾個州, 來到加州工作. 原本期待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童話故事看太多了), 不料同租 house 的一位室友, 卻是怎麼也不容許屋子裡有任何的寵物.

眼看阿胖恐怕就要被 “放生”, 而我們又是他主人在加州唯一認識的友人, 豈能見死不救 (好像有點誇張?!), 只好二話不說地收留牠囉.

qq-july-07-fat-albert-199-small.jpgqq-july-07-fat-albert-197-small.jpg

QQ:”喂!你叫什麼名字啊?” 阿胖:”哎唷,這是什麼怪物啊?那麼大一隻!”

阿胖剛來時, 顯然很不習慣. 舉例來說吧! 牠的主人明明告訴我們, 若嫌牠夜裡頭跑滾輪製造太大的噪音, 就將牠連籠子拎到廁所裡去 “關禁閉”. 但我看牠踩著滾輪的動作, 簡直比阿姆斯壯漫步月球的步伐還慢, 沒事還得分神側出身子, 瞄瞄我和女兒. 讓人不禁懷疑, 像這樣的慢動作, 能製造出什麼噪音?

qq-july-07-fat-albert-187-small.jpg

好奇怪喔! 整天只會在那邊跑跑跑. 是不是發瘋了?

所謂 “知子莫若父”, 第二天夜裡, 我們就徹底領教阿胖跑起滾輪時的威力. 倉鼠是一種夜行動物, 白天時睡大覺, 晚上人們休息時, 牠卻起來開始 “做怪”. 我因為怕牠到新的環境還不適應, 晚上睡覺時, 便將牠帶到房裡. 一方面也是自牠來後, QQ 整個心都在牠身上. 不帶著牠, QQ恐怕也不肯上樓.

qq-july-07-fat-albert-137-small.jpg

這傢伙長得好奇怪, 先聞聞看.

上樓後, 阿胖開心地在牠的籠裡爬上爬下, 有時也跑跑滾輪; 小狗子則好奇地趴在籠子旁, 盯著這新來的小傢伙瞧, 偶而還發出一兩聲低吼聲. 我則在床上看書, 後來才沉沉睡去. 夜裡竟被一陣嘰哩嘎啦的聲音給吵醒. 原來 – -, 小傢伙跑滾輪越跑越開心, 最後簡直到了忘我的境界. 哼哼 – – 哼哼哼- -. (看到我臉上四條線, 以及身旁一陣冷風吹過的畫面了嗎?)

qq-july-07-fat-albert-201-small.jpgqq-july-07-fat-albert-200-small.jpg

趕快跟著牠, 看牠要跑去哪裡.

為了不希望阿胖換新主人之後, 有被冷落的感覺 (說不定我想太多了 ), 我沒事就到籠子邊探視探視牠. 結果, 發現牠有一次突然 “伸手” 到尾巴處, 好像拿到什麼東西, 而後往旁邊一丟, 如此大約有四五次. 仔細一瞧, 原來竟是牠下的 “黃金”. (又是臉上四條線).

只是, 為何牠要伸手去接, 就不得而知了. (待續)

翹家的孩子回來了

感覺像過了一世紀, 完全沒寫任何文章, 任由自己的網站荒蕪, 因為一直處於 “沒什麼好說, 也沒什麼好寫” 的低落情緒之中.

一天獨自在家, 想到生命中的許多不如意, 心情惡劣至極, 竟忍不住放聲大哭. 那一晚睡覺時, 小狗子 QQ 一直靠在枕邊與我同眠, 甚至不曾爬上床頭櫃去. 在炎熱的夏日裡, 牠原本習慣不斷換位置的, 壁爐前的大理石, 浴室地面, 浴缸- – 等, 其實才是永遠一身毛皮大衣的牠, 最清涼舒適的床舖.

但那一晚, 牠卻整夜捱著我, 完全不曾稍離. 我原本一夜輾轉難眠, 但看著牠可愛的小臉, 就貼在眼前, 也因此不忍輕易翻身. 有人說: 上帝因為無法照顧好每一個人, 因此創造了母親. 難道狗狗的存在, 竟是除了被愛, 也是為必要時, 撫慰受傷者心靈的嗎?

無論如何, 休息夠也混夠了, 像翹課翹家的孩子, 終於決定回到原來的生活軌道. 趁著還有一點點力氣, 不如寫寫文章 — 就算偶爾發發牢騷, 罵罵人紓發一下情緒也好嘛! 哈!

至少還有可愛的小狗子QQ, 牠可是有著太多的趣事, 等著我為牠寫下完美回憶和記錄呢!

小小驚魂記

傍晚正打算洗澡時, 忽然聽到女兒在樓下驚叫. 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大事, 只好趕緊衝下樓. 只見女兒指著壁爐前地板上的一隻 “六腳朝天 “, 正死命掙扎的蟲子, 直說著: “蟑螂!”

自從不久前車庫捲門下, 莫名其妙出現一隻大蟑螂的屍體之後, 我早已是聞蟑螂色變. 如今竟再次出現 “蟑蹤”, 自然更讓我當場嚇得頭皮發麻. 擔心莫非過去從來不曾出現蟑螂的附近社區, 如今已遭蟑螂大舉入侵?

說什麼 “為母則強”. 碰到因生命力超強, 而被台灣民眾戲稱為 “小強” 的大蟑螂, 我可成了絕對的弱者! 不過, 為了顧及母親保護子女的 “天職”, 加上那隻小強個頭甚小, 又已經 “六腳朝天”, 我於是可以壯起膽, 取了張紙將牠翻過身來. 隨即趕緊再瞄了一眼, 發現還好只是隻金龜子之類的蟲子. 呵呵~~ 警報總算解除.

所謂 “上天有好生之德”. 既然不是令人恨得牙癢癢的 “小強”, 我也就理所當然的, 放那金龜子一條生路. 只是, 雖然好意幫牠翻過身來, 牠卻隨即又六腳朝天. 再試一次, 依然如此, 不知是否受傷了 ?! 可惜我實在不懂昆蟲, 無法給牠任何幫助, 只好將牠留在原地. 如果牠命不該絕, 或許稍後就可以 “自力救濟” 翻身離開吧?!

就在我們擔心”住家附近不知是否會開始出現蟑螂?” 的疑慮暫告解除之際, 在台灣的老公卻好巧不巧在和我們 skype 時提到, 台北住處的房間裡也出現一隻死蟑螂. 老公不知道我們才剛經歷一場蟑螂驚魂記, 還開玩笑地說: 那隻蟑螂八成是被最近的高溫給熱死的.

“小強” 果然是 “小強”. 分別在此間車庫, 和台北住處出現的兩隻蟑螂, 雖然都已經死掉, 但似乎也向我們宣示了, 牠們還是無所不在的. 想到此, 我的頭皮不禁又開始發麻. – – –

山坡上的驚喜

後院的斜坡上種了幾棵果樹, 除了三四年前柳橙樹上長了少少幾個柳橙之外, 其他果樹都沒什麼 “結果”. 後來甚至連柳丁也不結果子了, 至此我不得不承認坡上的 “果樹計劃” 失敗. 漸漸地, 也就很少再去注意斜坡上的果樹.

然而, 從去年開始, 蘋果樹和無花果樹卻都開始結了些果子. 儘管數量都不多, 但也夠讓我感到十分欣慰了. 總算, 除了後院那棵芭樂樹之外, 還有其他果樹也 “開花結果” 了.

005-small.jpg002-small.jpg

芭樂樹已連續兩三年都有還不錯的”收穫”.

前幾天, 在後院拉水管準備給噴水池注水時, 發現一顆被鳥吃過的紅色果子落在草地上. 仔細一瞧竟是個桃子, 心想該不會是斜坡上滾下來的吧? 不禁抬頭望向坡上, 什麼時候開始, 桃子樹上竟已經結了許多紅紅的果子.

在給噴水池注滿了水之後, 忍不住爬上斜坡一探究竟. 嗯~ 除了桃樹之外, 蘋果樹也結了不少蘋果呢! 甚至無花果樹上也結了好些青青的果子, 估計都各有幾十棵的 “成果”. 嘿! 我這個  “淺度近視者”, 竟有本事每天在面向後院的廚房忙東忙西, 對斜坡上的盎然生意卻能視而不見, 也真不簡單呢.

我請在斜坡下方 gazebo 裡看書的女兒, 進屋裡幫我拿來個塑膠袋, 便興高采烈的摘起了果子, 這可是自幾年前坡上植果樹以來最豐碩的收穫呢!

一直以為當初植果樹的先生, 幫我們種的 peach 是美國那種鮮甜多汁的水蜜桃, 今天才發現, 原來是以前在台灣常吃, 顆粒不大但脆脆的那種桃子. 也是思鄉心情吧? 對這些不起眼的 “小桃子”, 反而更覺珍貴和欣喜.

backyard-friut-trees-009-small.jpg 017-small.jpg

小桃子賣相雖不頂好, 吃起來卻脆又甜呦.

採好了桃子再採蘋果. 蘋果看起來就不是那麼甜美的感覺了, 是顯得有些長形的品種. 不過, 總是自家後院產的, 也就沒什麼好嫌的. 說不定, 拿來做成蘋果口味的水果茶也不錯呢!

backyard-friut-trees-019-small.jpgbackyard-friut-trees-007-small.jpg

較紅一點的蘋果都已被我採下, 樹上只剩仍顯青澀的蘋果.

正採著, 忽然在枝葉中發現了幾朵白色的花朵. 咦? 是蘋果花嗎? 正打算摘下一朵給女兒瞧瞧時, 卻感覺有些不對. 我從濃密的蘋果樹枝叢中, 順著花莖往下尋找, 原來是棵長在蘋果樹幹旁的球莖類花支. 讓女兒幫我拿來修剪花草的剪刀剪下後, 才發現竟像是劍蘭(?). 雖然不免好奇到底何時及哪來的種子, 但管他呢, 就當是意外的驚喜吧!

回到屋裡, 洗了幾個剛採下的桃子, 一口咬下, 那脆脆甜甜的美好滋味, 再看著插在玻璃花瓶裡, 可能是劍蘭的兩支花莖及順便剪下陪襯的香花, 竟不禁自心底湧起一股幸福的感覺.

015-small.jpg

嗯! 感謝在這炎熱的夏日午後, 有這許多驚喜, 正如生活中偶而也有的波折. 也還好不時有這些驚喜, 讓我相信, 人生其實還是充滿希望的.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