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海外生活點滴

後院的花香

近 來小狗子 QQ 沒事喜歡到後院閒晃, 或在陽光下打個小盹, 或這邊蹓蹓那邊聞聞, 或放空一下身體裡的”廢物” – -.  當然, 有時候少不得也要對著入侵他地盤的貓咪, 小鳥或任何其他動物 (如松鼠) 吼叫兩聲宣示一下主權啦– 人家可不是隨便叫好玩的, 而是在保衛我們的家園喔. 總之,  經常一待就是半小時, 一個小時.

每次我們覺得他在外面的時間夠久, 擔心他在後院遭螞蟻或其他蟲子咬, 就會要叫他進屋. 但對於我們的 “聲聲呼喚”, 他卻是經常充耳不聞,  有時候還要 “蹦恰恰, 蹦恰恰” 的跟我們跳起舞來 (唉呀, 阿不就是那種你進兩步, 他就退兩步; 等你退兩步, 他就又進兩步的舞ㄇㄟ! ) 總之, 每次都非得要我們三催四請的, 最後可能還要忍不住的吼他幾聲:  “乾脆去當流浪狗算了 – -!  “之後, 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進門.

今天晚上, 他又在外頭流連忘返, 我擔心晚上天涼, 加上似乎要下雨了, 開了門要他進來. Of course , 人家大爺又得耍一下大牌, 我有些不耐煩, 一邊對他說著: “隨便你! ” 一邊就打算關上門. 忽然, 感覺到陣陣花香撲鼻, 原來坡上早已盛開的香花, 正趁著萬物靜寂的夜, 盡情地散發著香氣.  原本站在門裡的我, 忍不住跨了出去, 蹲下身來對著QQ 輕聲地說:  “噢,  QQ! 原來你捨不得進來, 就是要在外面聞花香哦! 你好聰明. 他歪著頭, 一臉莫名的看著我, 好像在說: “ㄏㄚˊ–  媽媽, 你說什麼? 聽不懂ㄟ- – -』.

我陪著 QQ 在後院稍微待了一下, 直到覺得些微的涼意, 才不得不抱著他回到屋裡.

很多時候, 美好的事物, 其實就在我們身邊. 只是我們常常忘了打開有形或無形的窗, 好好地去欣賞去感受.  嗯! 說到這兒, 或許明天該出去摘一點花養在瓶裡, 讓屋裡白天晚上也都能滿室生香呢!

過敏與流感

回到美國已經快四個星期. 剛回來時的兩個多星期, 可以說是在眼淚和鼻水中過的, 加上旅途疲累和時差, 一個字– 『慘』 啊

因為返美前曾經和老公去大陸一星期, 先是北京, 而後到上海, 再取道香港返回台北,第二天就又飛回LA.  我因此一直認為, 可能行程太緊湊, 累病了. 再說, 短短一周從潮濕的台北, 到乾冷的北京, 到了上海的第一天竟又 『幸運地』 遇上風雨交加的天氣. 呵呵, 呵呵. 而後香港, 台北, 洛杉磯, 身體恐怕根本來不及適應, 就又飛到了』下一站』, 不病才怪.

整天不斷地打噴嚏, 流鼻水, 眼睛更不時淚眼汪汪, 然而無論是感冒糖漿, Advil 或是Ruru 全部無效, 我不禁有點懷疑: 難不成– 偶素去大陸時得了禽流感 或 SARS 什麼的?– (果然是無知的女人).  可是除了前述症狀之外, 並無發燒, 咳嗽, 頭痛等病徵啊! 這時我才開始懷疑自己恐怕是過敏了.

果然和朋友通電話之後, 更加確信自己恐怕真的是過敏了.  因為來美已經十年, 並沒有患過花粉熱, 因此之前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過敏. 前幾天天氣突然轉暖, 朋友和女兒這兩位花粉熱』資深患者』, 也開始出現過敏症狀. 而我這個沒花粉症病史的人, 竟比她們先中獎. 呵呵- 呵呵- 阿這是什麼情形啊?

令人難過的是, 我自己在這邊耍白癡, 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麼禽流感的同時, 墨西哥卻因嚴重的豬流感疫情, 據說已有超過一百人因此病故, 真是令人非常難過.

不只是在墨西哥, 美國 加拿大等國也開始出現病例. 早上老公緊張兮兮地e-mail 我和孩子們, 要我們沒事避免外出. 看台灣新聞報導得風聲鶴唳, 感覺未免太嚴重了吧?! 不過無論如何, 希望豬流感疫情趕快穩定下來, 不要再蔓延, 也不要再有人不幸受害了.

遠距夫妻(2)

老公回台後, 我每天忙於煮飯,洗衣,整理家務及接送小孩. 但在忙完家事之餘, 還是不免思念起台灣的親人朋友. 另一方面, 當然更期待老公有空能多去溫哥華探望我們. 但人家畢竟不是 『櫻櫻美代子』, 何況一家的生計, 全賴老公辛苦工作, 怎麼忍心苛求? 好吧! 我於是決定給自己找點其他的事做.

今年初吧? 有一次返台時看電視, 偶然轉到一個由一對 『俊男美女』 主持, 專門(說好聽是)挖人隱私, 其實有時候恐怕是道聽途說, 甚至是捏造事實的談話性節目. 在該集節目裡, 一位來賓光是 『聽他朋友說』, 就可以把所有陪小姐公子在國外讀書的媽媽們, 一口氣全部打為 『因為海外生活孤單寂寞, 因此個個紅杏出牆搞外遇』. 至於小留學生呢? 就更不用說了, 全被他指為 『因為怕被當地學生欺負, 所以成群結黨, 搞起幫派來了 』 的不良少年.

我在電視前聽得七竅生煙, 差點沒把電視給砸了. 還好當天節目中還請來另一位來賓, 自己也曾經是小留學生, 當場便毫不客氣地予以反駁. 活該, 丟臉了吧? 隨便聽個案例 (搞不好還是自己胡掰瞎扯的), 就上電視耍嘴皮子賺錢. 若不是當場被人 『洗臉』, 我們這些 『美加娘』 豈不含冤莫白?

的確, 海外生活是較單調無聊, 但又不是人人熱衷往外跑, 或非得天天會朋友, 我自己有時就是很能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幾天不出門的個性. 當然, 偶而也會幾個朋友互相串串門子, 或是相約外出逛街買些家用品. 此外, 就是去上課學英文了.

既然要在海外生活, 我決定去上課, 加強自己的英文能力. 如此一來, 不僅生活更充實些, 也可以稍稍沖淡對在台親人的思念.

也就是在學校裡, 我認識了其他同樣來自台灣, 但已經過了多年 『遠距夫妻』 生活的朋友. 也才第一次體認到: 『時間』, 不僅僅是治療思念的最佳良藥, 很不幸的, 他同時也是感情的 『疏離劑』 – – –

遠距夫妻

相戀中的男女, 總是恨不得能夠經常見面, 最好還能天天膩在一起. 所謂 “朝朝暮暮” 不是麼? 然而有時偏偏身不由己, 或許因為工作, 留學, 或許男方服役, 或是雙方住的地方相隔遙遠 – – 等等因素, 而不得不談一段遠距離的愛情. 這時, 少不得的就得忍受兩地相思之苦了.

有人說: 遠距離的愛情, 即使沒有第三者的介入, 最後也大多無疾而終. “兩地相思”, 畢竟還是不如天天相見來得甜蜜, 也就難怪年輕人們寧願相信 “朝朝暮暮”, 而不信什麼 “天長地久” 了.

然而, 在聽過,看過好幾樁 “遠距離夫妻”, 最後終於走上離婚或家庭破裂之後路後, 不禁要懷疑: 結過婚的女人, 難道會比年輕女孩們來得天真來得傻嗎? 真的會相信, 自己和另一半的愛情 “堅若磐石”, 以及所謂的: “兩情若是久長時, 又豈在朝朝暮暮?” 以為儘管萬不得已必須分隔兩地, 應該也不至於有什麼問題?

十一年前, 我和孩子即將移居加拿大前夕, 好友夫婦特別為我們餞行. 席間, 趁兩個男人談公事之時, 好友偷偷的叮嚀我: 到了溫哥華一切安排妥當之後, 記得經常打打電話, 寫寫e-mail 關懷問候一下老公, 免得離久情疏, 感情變淡了- -. 還說: 何況, 你老公長得很不錯, 也算是頗有女人緣 – – – -”

我心裡雖然難免有些不平: 為什麼是我得關懷問候他, 而不是他來關心我和孩子? 我們在異鄉難道就不辛苦不孤獨? 至於說他長得不錯 (長相斯文是真的), 難道我長得就像豬八戒, 恐龍姊 (媽) 嗎? 不過, 還是真心地感謝朋友的一番好意和用心.

到了溫哥華, 在幫忙我們安排好住處, 孩子學校, 以及買車, 添購傢俱, 生活用品等事宜之後, 老公也不得不整理行囊 , 返台繼續他的工作. 而就在準備出發送老公前往機場搭機時, 想到此後只有自己和兒子女兒要在異地生活, 我忍不住哭得稀哩嘩啦 + 柔腸寸斷 (唉! 沒辦法, 天生比人愛哭. 呵呵!), 還害得老公差點不忍離開 – – -.

小倉鼠生病了?

前幾天, 我看小倉鼠阿胖的餐碗空了, 二話不說便幫牠加滿了飼料. 只見牠一如往常, 拼命地將食物塞滿了兩頰, 隨即躲到籠子的一角, 喀拉喀拉的吐出後藏了起來. 沒事還瞄我兩眼, 好像在說: “看什麼看啊?” 真的很可愛.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 接下來的幾天牠卻不太吃. 加上牠的 “作息時間” 跟我們相反, 大凡白天我們活動時, 牠都躲起來睡覺, 晚上我們睡覺時, 牠才起來 “作怪”. 因此, 總覺得牠是不是活動量也少了. 我於是有些擔心, 牠該不會生病了?

女兒說我不該一次幫牠加太多飼料, 原來牠一下吃撐了. 說的也是, 雖然不太吃東西, 但睡前看到牠時, 牠倒也玩得挺開心, 還很會耍寶, 不是掛在籠子邊上盪來盪,去 就是從滾輪外滾下又跑上的. 呵呵呵! 我真是多慮了. 但印象中, 之前我也是這樣加飼料的呀! 莫非我癡呆了- – -?

聽女兒說, 我回台灣時有一天她見阿胖掛在籠子邊上玩耍, 便讓一直對阿胖充滿好奇的 QQ 靠近聞聞阿胖. 沒想到, 阿胖這時竟毫不客氣地對著QQ的鼻子, 一口就給牠咬下去. 可憐的 QQ, 當場嚇得落荒而逃. QQ 還好沒受傷. 但此一事件卻讓牠對阿胖的好奇與 “思慕”, 正式宣告結束. 如今, 阿胖對他來說, 是 “只可遠觀而不可近玩焉”.

而我則不禁突發奇想, 這一犬一鼠尚且無法和平相處, 如果再加上隻貓, 那豈不是要天下大亂?

無題

國內這些年哈日風起, 似乎 “只要是日本的, 就一定是最好的”. 回台灣時, 看到電視上許多廣告, 都非得以日文播出. 若是日本產品也就罷了, 就連與日本毫不相關的房屋仲介等廣告, 都要硬加上一句 “依拉瞎依罵誰” , 就不知是啥道理?

最近幾年先後去了歐洲, 夏威夷, 中國大陸, 香港 – – 等地旅遊, 老公幾次問我要不要也到日本玩玩. 也聽許多朋友說, 此間旅行業者辦的返鄉順道遊(日本) 無論品質, 行程, 價錢都相當不錯. 但不知為何, 我就是有點興趣缺缺.

今年暑假前計畫回台灣時, 原打算和出差返美的老公, 女兒和她的美 (國) 女同學一起參加日本順道遊行程. 結果老公工作忙去不成, 龜毛的我又不想和別人睡一間房, 最後也就 “順理成章” 放棄了.

最近心情煩, 竟有點想去 “流浪流浪”. 算一算, 也有十幾年沒去日本了, 心想不如就去一趟日本吧. 老公也贊成我出去走走. 但問題又回到了原點, 那就是 — 沒伴. 唉! 記得之前一直跟女兒說, 要她先別找工作, 這一年就陪老媽遊山玩水去 (我這是哪門子的娘啊?). 但她個性好強, 覺得同學都找到工作了, 她怎麼可以跟著老媽鬼混? 結果現在她上班去了, 而我, 想旅行卻沒伴.

雖然身邊的親戚朋友都羨慕我 “年紀輕輕” (相對而非絕對) 孩子都已獨立. 但老公還在上班, 我想趁還走得動 (腳底筋膜炎沒犯)時, 多出去走走, 但沒伴也就沒勁.

看來, 我得先做好 “暫時只能自己跟團出遊” 的心理建設, 才能快樂迎接即將到來的 “空巢期” 了.

再見Halloween

期盼中, 又到了我最愛的西方節日 Halloween(萬聖節, 也稱西方鬼節). 說期待, 可不是歐巴桑我也想學小朋友去跟人家要糖果. 相反的, 是高興只要準備好了糖, 就可以好整以暇地, 在家裡等待數以百計的 “小鬼們” 打扮成公主, 怪獸, 超人, 卡通人物 – – 等各種造型, 開開心心地上門要糖.

早幾天我就上街買了七大盒24支裝的 M&M 巧克力, 及兩大盒 30條裝巧克力霸, 共計228份的糖. 印象中去年好像給出了210份左右, 我因此相信應該是足夠了. 但每年都陪伴我開門招待這些 “trick or treater” (不給糖就搗蛋者) 的咱家兒子堅持相信, 非得要三百份以上才夠, 我只好在傍晚前緊急到附近商店多買了50份左右的備份.

(這也是兩難: 買少了, 怕不夠給; 買多, 剩了又不知如何處理?)

其實, 在這時候到購物中心實在不是好主意. 因為大部分的父母, 會在晚上帶小傢伙們到住宅區要糖前, 先帶他們到附近商家逛逛. 因此這時 shopping center 的停車場, 可說是一位難求, 就更別提進出商場時的大塞車了.

只見商場裡一群群大小孩子們打扮成各種造型, 高興地一家接著一家向店家要糖. 一時間, 感覺像來到了某處影城. 看著大小演員們穿著各式的戲服, 就在你身邊嘻笑穿梭 (又忘了帶相機). 我想, 我其實是因為熱衷那種感覺, 才會每年都非得在煮晚餐和給糖前, 藉口到商場多買些糖的.

根據過去的經驗, 大約六點半左右, 小朋友們開始會陸續上門. 有些孩子太小, 不懂得按門鈴 (通常同行的爸爸媽媽會站在前院, 讓孩子門自行按鈴或敲門或出聲喊 trick or treat), 當然也可能有敲門或喊 “Trick or treat?”, 但太小聲了, 根本聽不見. 這時門前的感應燈和咱們家那隻 “感應狗” 就發揮作用了. 他們各司其職, 一個照亮一個狂叫, 提醒我們有小傢伙等在門前, 可別讓他們久等了喔!

以前曾發生過, 有孩子吃了被下毒的糖的不幸, 因此相關單位和媒體每年總要提醒家長, 最好檢查一下孩子要來的糖果. 對於包裝有破損或 “看起來怪怪的” 的糖, 蘋果等, 最好丟棄以保安全. 最近幾年, 我喜歡買塑膠罐裝外面還封有一層膠模的巧克力, 雖然稍微貴了一點 (還有點重複包裝), 但只要大人們安心, 孩子們開心, 何樂而不為?! (還好一年只有一次, 否則就要破產了. 哈!)

事實證明, 加上我後來買來的 50份備份, 還是不夠供應不斷上門要糖的 “小鬼” 們. 在剩下最後五份糖時, 因為怕一下又來了超過 “五隻小鬼”, 只好緊急關燈 “打烊”. 看了看鐘, 將近八點半, 根據往年的經驗也差不多近尾聲了. 只是黑暗中透過窗戶, 看到還是有些孩子們從前院走過, 心裡還是有些過意不去.

但無論如何, 今年也還算是 “賓主盡歡” 吧?!

p.s.今年有許多可愛的 “小小鬼” 打扮成白雪公主, 小熊維尼, 小超人 – – 等上門要糖, 但最後都因我和女兒給糖給得太開心了, 忘了拍下他們的可愛模樣. 只拍了兩三張較大的孩子們的照片. 另外, 題目為 “再見 Halloween”, 是因為孩子大了, 慢慢終將搬出家裡. 說不定, 明年房子就將賣掉. 到時, 恐怕就不能再像現在這樣過萬聖節了.

( 因電腦有些問題, 照片無法上傳)

又是時差

回到洛杉磯已經快一星期了, 時差卻還是調不過來. 總是早上二三點就醒來, 在床上硬是拖著賴著睡, 到了四五點實在不想賴了, 索性起來看書.

從台灣帶回來的書, 已經看完三本, 我開始有點 “省著看”. 記得高速公路上的小黑狗嗎? 他被愛狗人士營救後, 據說吃東西就給人”省著吃” 的感覺. 我深刻瞭解那種下一本書 (下一餐) 不知道在哪裡的感覺. 來, 小黑, 握個手吧?!

其實可以多帶些書回來的. 我在回台前就已經在兩家網路書局訂了書, 為的是一返台馬上有書可看. 還跑了金石堂, 誠品兩家書局. 呵呵! 可過癮. 然而, 這次為了給孩子多帶些他們愛吃的台灣口味的小點心, 像薯片啊, 餅乾, 豆干 – – 等等, 最後只好犧牲我的書囉! 不過, 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每次返台, 我自己可也都大享一番口福啊. 哈哈!

因為時差, 日子過得是有些渾渾噩噩. 做飯的問題較複雜, 得買得挑得洗得煮得善後, 因此沒有天天煮. 但只要精神些時, 就趕緊洗衣打掃. 唉! 又不是豬狗雞, 總不能整天只想到吃跟睡, 不是嗎? ~~~~~ 什麼話?!

倒是收垃圾的車, 卻好像沒照固定時間報到. 是我昏頭昏腦沒聽到車聲? 但晚上收垃圾桶時, 的確發現不是根本沒來, 就是收了垃圾沒收資源回收 – -. 莫非收垃圾的工人也跟我一樣時差, 因此亂了工作的步調? 女兒說, 有聽說工會可能罷工. 哦喔!

沒辦法, 只好不管原規定日期, 將垃圾桶, 回收桶, 園子裡花草樹葉的收集桶, 全部堆在車庫前, 等垃圾清運公司隨時緊急調派人手清運了.

為了趕快恢復生活步調, 我決定今晚泡個澡, 再睡個好覺. 然後說不定, 嗯, 說不定明天時差就調過來了呢!

小倉鼠阿胖(二)

既然決定收養阿胖, 當然就得照顧好牠. 但我們對倉鼠的習性, 飼養方法 – -等, 完全都不瞭解. 我於是只好上網查詢有關倉鼠的資料, 這才發現原來倉鼠之所以稱為倉鼠, 是因為倉鼠原是穴居動物, 當牠們外出覓食時, 為了能帶回較多的食物, 因此會將食物盡可能地塞滿兩頰內有著 “倉儲功能” 的囊袋 (囊頰)中. 待回到穴中, 再將囊頰中的食物吐出.

qq-july-07-fat-albert-147-small.jpg

儘管被人類畜養, 根本不需為食物傷腦筋, 但阿胖這種求生存的天性,可一點也沒喪失. 前幾天晚上, 我照例一天多次的探視時, 發現牠小碗裡的食物已經吃完, 便順手幫牠加滿. 卻見牠像餓壞了似的, 隨即衝到碗旁, 一邊將 “雙手” 伸入碗中翻攪, 一邊沒命地將玉米, 葵花籽, 小米等塞入口中.

當碗中最後只剩幾粒牠一向不太喜歡的綠色飼料時, 牠的兩頰 (從嘴巴到肩部附近) 也已經形成一個巨大的三角形. 完成”初步工作”後, 牠隨即又跑到籠子的另一角落, 卡拉卡拉的將食物 “傾囊吐出”. 由於牠的模樣和動作實在太可愛, 我在一旁不禁大笑了起來. 但牠可沒什麼閒功夫理我, 挑了粒玉米, 便兀自享用了起來.

小狗子 QQ 幾次湊近阿胖的碗, ㄘㄥˋ ㄘㄥˋ 的聞著牠的食物, 似乎很難理解, 這些玉米, 瓜子的, 能有多好吃? 便一邊用前肢抓他專屬, 裝雞肉乾或飼料的透明桶子, 一邊叫喚我或女兒. 不知只是向阿胖炫耀: 我的食物比較好吃, 你的好難吃喔! 或者是 “好東西, 要跟好朋友分享”, 他其實是想將自己的 “美食” share 給牠的新朋友阿胖呢?

qq-july-07-fat-albert-153-small.jpg

你要不要試試看我的飼料?

小倉鼠的加入, 確實讓我們家人和小狗子 QQ 的生活, 都增添了一些新的話題與樂趣. 但倉鼠的平均壽命大約只有二~三年, 加上之前阿胖還曾出現腹瀉以及像是脫肛的奇怪情況, 讓我不免提心吊膽, 會不會哪天探視牠時, 牠已經 – -. 這壓力讓我真的忍不住要說: 阿胖, 你實在是個可愛的小麻煩呀!

qq-fat-albert-005-small.jpgqq-fat-albert-006-small.jpg

“我說阿胖呀, 你不要再塞了, 塞得上半身都變形了- – ” “啊, 什麼?”

小倉鼠阿胖

“阿胖” 是我們家不久前剛收留的一隻小倉鼠(hamster), 原來的名字叫 Fat Albert. 我嫌太長又是英文, 叫起來實在拗口, 因此決定叫牠阿胖 (雖然很ㄙㄨㄥˊ, 但至少和牠原名還搭得上邊).

阿胖長得一身金色的細毛, 配上圓滾滾的身材, 以及一雙又圓又眼睛的眼睛, 煞是可愛. 你或許會問: 阿胖既然這麼可愛, 又怎麼有人忍心棄養呢?

qq-july-07-fat-albert-193-small.jpg

話說阿胖上個月底才開開心心地跟著主人 (女兒的大學同學), 一路從印第安那州駕車穿越了好幾個州, 來到加州工作. 原本期待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童話故事看太多了), 不料同租 house 的一位室友, 卻是怎麼也不容許屋子裡有任何的寵物.

眼看阿胖恐怕就要被 “放生”, 而我們又是他主人在加州唯一認識的友人, 豈能見死不救 (好像有點誇張?!), 只好二話不說地收留牠囉.

qq-july-07-fat-albert-199-small.jpgqq-july-07-fat-albert-197-small.jpg

QQ:”喂!你叫什麼名字啊?” 阿胖:”哎唷,這是什麼怪物啊?那麼大一隻!”

阿胖剛來時, 顯然很不習慣. 舉例來說吧! 牠的主人明明告訴我們, 若嫌牠夜裡頭跑滾輪製造太大的噪音, 就將牠連籠子拎到廁所裡去 “關禁閉”. 但我看牠踩著滾輪的動作, 簡直比阿姆斯壯漫步月球的步伐還慢, 沒事還得分神側出身子, 瞄瞄我和女兒. 讓人不禁懷疑, 像這樣的慢動作, 能製造出什麼噪音?

qq-july-07-fat-albert-187-small.jpg

好奇怪喔! 整天只會在那邊跑跑跑. 是不是發瘋了?

所謂 “知子莫若父”, 第二天夜裡, 我們就徹底領教阿胖跑起滾輪時的威力. 倉鼠是一種夜行動物, 白天時睡大覺, 晚上人們休息時, 牠卻起來開始 “做怪”. 我因為怕牠到新的環境還不適應, 晚上睡覺時, 便將牠帶到房裡. 一方面也是自牠來後, QQ 整個心都在牠身上. 不帶著牠, QQ恐怕也不肯上樓.

qq-july-07-fat-albert-137-small.jpg

這傢伙長得好奇怪, 先聞聞看.

上樓後, 阿胖開心地在牠的籠裡爬上爬下, 有時也跑跑滾輪; 小狗子則好奇地趴在籠子旁, 盯著這新來的小傢伙瞧, 偶而還發出一兩聲低吼聲. 我則在床上看書, 後來才沉沉睡去. 夜裡竟被一陣嘰哩嘎啦的聲音給吵醒. 原來 – -, 小傢伙跑滾輪越跑越開心, 最後簡直到了忘我的境界. 哼哼 – – 哼哼哼- -. (看到我臉上四條線, 以及身旁一陣冷風吹過的畫面了嗎?)

qq-july-07-fat-albert-201-small.jpgqq-july-07-fat-albert-200-small.jpg

趕快跟著牠, 看牠要跑去哪裡.

為了不希望阿胖換新主人之後, 有被冷落的感覺 (說不定我想太多了 ), 我沒事就到籠子邊探視探視牠. 結果, 發現牠有一次突然 “伸手” 到尾巴處, 好像拿到什麼東西, 而後往旁邊一丟, 如此大約有四五次. 仔細一瞧, 原來竟是牠下的 “黃金”. (又是臉上四條線).

只是, 為何牠要伸手去接, 就不得而知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