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十二月 2007

遠距夫妻(3)

我在美加認識的, 在海外陪孩子念書的媽媽們 (也有少數是爸爸), 絕大多數都是數著饅頭在過日子. 什麼意思呢? 就是訂好目標算好日子, 只等陪孩子讀書的任務一完成, 就整理行囊回台灣繼續另一任務 — 陪伴老公過後半生. 而這一目標, 則大多數是訂在孩子們都順利上大學之後.

剛到溫哥華時, 無論到學校等孩子放學, 參加學校活動 – – 等場合, 每當認識其他(伴孩子讀書的) 『書娘』 時, 有如例行公事似的, 總是會被問到: 『妳來多久了?』 『孩子小的多大了?』 『先生有沒有一起留下?』 等問題. 而結論也往往是: 『噢! 那你至少還得待上七年 – – .

在這之前, 我其實並沒有真正想過這個問題, 因此剛開始, 對於書娘們彼此之間的這些 『問候語』, 相當地不習慣. 在數不清多少次被問到這類的問題之後, 想到自己七年後才能回台灣, 也不禁有些心酸. 尤其聽到看到有人很快就可以回台時, 心裡更是十分的羨慕.

但另一方面我也發現, 相較於身邊的許多家庭, 七年其實並不算太長. 有些孩子比較小的, 或年齡差距大的, 或是三個或甚至四個孩子的媽媽, 就得待得更久了. 我已經算是 『被判陪孩子讀書』 案例中 『刑責』 較輕的了. 更重要的是, 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實在沒什麼好委屈的, 心裡也就踏實多了. 不過, 還是偷偷地在心裡給自己許下了: 『七年後, 如果兩個孩子將來都申請到 BC 省以外的學校, 我就可以回台.』 的目標.

但所謂: 『計畫往往趕不上變化』. 在數日子的過程中, 有時候事情, 或甚至自己的心情還是可能出現無法預期的變化. 像我後來認識的少數幾位媽媽, 便是這類的例子:

據其中一位已經在溫哥華待了十一二年的太太告訴我, 剛開始, 她也是經常期待老公前來探視她和兒子的日子. 但老公在台灣看診很忙, 根本很少有時間可以去看朢她們. 剛開始幾年, 她還會趁著暑假, 帶孩子回台團聚. 但或許是因為分隔兩地久了, 她越來越覺得, 就算見了面, 彼此也實在沒太多話題可談. 因此即使後來小兒子都快大學畢業了, 她都不想回台灣.

她説: 『我現在的日子過得多悠閒自在. 白天孩子上班上課, 我一個人想上街就上街, 否則在家休息看電視, 多好! 反而是有時候他來看我們, 總覺得無論做家事或是出門時, 都有兩隻眼睛緊盯著妳, 還 『妳應該這樣 – -, 妳應該那樣 – -』 的, 一大堆意見, 搞得彼此都不愉快. 因此, 以前明明是 『望穿秋水』 地盼著他來, 現在卻是他才剛到, 就已經開始恨不得他趕快回去.

另一位太太, 則是在拿到加拿大的移民簽證, 全家打算赴加報到時, 婆婆竟以死要脅. 老公最後只好留在台灣陪伴母親. 因為老公尚有其他兄弟姊妹, 因此原本以為陪伴母親一段時間加以安撫後, 便可以赴加與她們團圓. 不料, 一等就是十五,六年, 不僅還是沒能等到老公, 婆婆對她更是依然不諒解, 認定是她要老公拋棄老母移民加拿大.

她終於明白, 和老公今生是團圓無望了.

遠距夫妻(2)

老公回台後, 我每天忙於煮飯,洗衣,整理家務及接送小孩. 但在忙完家事之餘, 還是不免思念起台灣的親人朋友. 另一方面, 當然更期待老公有空能多去溫哥華探望我們. 但人家畢竟不是 『櫻櫻美代子』, 何況一家的生計, 全賴老公辛苦工作, 怎麼忍心苛求? 好吧! 我於是決定給自己找點其他的事做.

今年初吧? 有一次返台時看電視, 偶然轉到一個由一對 『俊男美女』 主持, 專門(說好聽是)挖人隱私, 其實有時候恐怕是道聽途說, 甚至是捏造事實的談話性節目. 在該集節目裡, 一位來賓光是 『聽他朋友說』, 就可以把所有陪小姐公子在國外讀書的媽媽們, 一口氣全部打為 『因為海外生活孤單寂寞, 因此個個紅杏出牆搞外遇』. 至於小留學生呢? 就更不用說了, 全被他指為 『因為怕被當地學生欺負, 所以成群結黨, 搞起幫派來了 』 的不良少年.

我在電視前聽得七竅生煙, 差點沒把電視給砸了. 還好當天節目中還請來另一位來賓, 自己也曾經是小留學生, 當場便毫不客氣地予以反駁. 活該, 丟臉了吧? 隨便聽個案例 (搞不好還是自己胡掰瞎扯的), 就上電視耍嘴皮子賺錢. 若不是當場被人 『洗臉』, 我們這些 『美加娘』 豈不含冤莫白?

的確, 海外生活是較單調無聊, 但又不是人人熱衷往外跑, 或非得天天會朋友, 我自己有時就是很能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幾天不出門的個性. 當然, 偶而也會幾個朋友互相串串門子, 或是相約外出逛街買些家用品. 此外, 就是去上課學英文了.

既然要在海外生活, 我決定去上課, 加強自己的英文能力. 如此一來, 不僅生活更充實些, 也可以稍稍沖淡對在台親人的思念.

也就是在學校裡, 我認識了其他同樣來自台灣, 但已經過了多年 『遠距夫妻』 生活的朋友. 也才第一次體認到: 『時間』, 不僅僅是治療思念的最佳良藥, 很不幸的, 他同時也是感情的 『疏離劑』 – – –

遠距夫妻

相戀中的男女, 總是恨不得能夠經常見面, 最好還能天天膩在一起. 所謂 “朝朝暮暮” 不是麼? 然而有時偏偏身不由己, 或許因為工作, 留學, 或許男方服役, 或是雙方住的地方相隔遙遠 – – 等等因素, 而不得不談一段遠距離的愛情. 這時, 少不得的就得忍受兩地相思之苦了.

有人說: 遠距離的愛情, 即使沒有第三者的介入, 最後也大多無疾而終. “兩地相思”, 畢竟還是不如天天相見來得甜蜜, 也就難怪年輕人們寧願相信 “朝朝暮暮”, 而不信什麼 “天長地久” 了.

然而, 在聽過,看過好幾樁 “遠距離夫妻”, 最後終於走上離婚或家庭破裂之後路後, 不禁要懷疑: 結過婚的女人, 難道會比年輕女孩們來得天真來得傻嗎? 真的會相信, 自己和另一半的愛情 “堅若磐石”, 以及所謂的: “兩情若是久長時, 又豈在朝朝暮暮?” 以為儘管萬不得已必須分隔兩地, 應該也不至於有什麼問題?

十一年前, 我和孩子即將移居加拿大前夕, 好友夫婦特別為我們餞行. 席間, 趁兩個男人談公事之時, 好友偷偷的叮嚀我: 到了溫哥華一切安排妥當之後, 記得經常打打電話, 寫寫e-mail 關懷問候一下老公, 免得離久情疏, 感情變淡了- -. 還說: 何況, 你老公長得很不錯, 也算是頗有女人緣 – – – -”

我心裡雖然難免有些不平: 為什麼是我得關懷問候他, 而不是他來關心我和孩子? 我們在異鄉難道就不辛苦不孤獨? 至於說他長得不錯 (長相斯文是真的), 難道我長得就像豬八戒, 恐龍姊 (媽) 嗎? 不過, 還是真心地感謝朋友的一番好意和用心.

到了溫哥華, 在幫忙我們安排好住處, 孩子學校, 以及買車, 添購傢俱, 生活用品等事宜之後, 老公也不得不整理行囊 , 返台繼續他的工作. 而就在準備出發送老公前往機場搭機時, 想到此後只有自己和兒子女兒要在異地生活, 我忍不住哭得稀哩嘩啦 + 柔腸寸斷 (唉! 沒辦法, 天生比人愛哭. 呵呵!), 還害得老公差點不忍離開 – – -.

呼吸困難

近日深為呼吸困難所苦.

說是呼吸困難, 其實曾經在報紙上看過一篇文章提到, 比較正確的說法好像是 “過度換氣症候群”. 也曾看過醫生, 有說可能是對氣候或環境中的某個(或某些)因素過敏, 也有說是 “自律神經不協調”, 甚至還曾被醫生懷疑有心理上的因素.

無論如何, 呼吸困難的毛病一旦發作, 還真恨不得能把胸口剝開, 心想多一點空氣進入, 或許可以讓呼吸順暢些. 超級嚴重時, 甚至無法躺下睡覺, 非常地痛苦 (因為坐著時, 呼吸多少還是會比躺下時來到稍微順暢些). 也許不應該說這麼消極的話, 但超嚴重時, 真的不免想: 乾脆死了算了.

小時候, 四叔常開玩笑說: “憨甲未曉扒癢” 或是 “憨甲未曉喘氣 ” (笨到不會抓癢, 呼吸 ) 每次發作時, 想起四叔說的這話, 就不禁想: 自己還真是 “笨到不會呼吸”.

當然, 這毛病也不是完成沒輒. 以前醫生就開過氣喘患者使用, 氣管擴張的藥物 (就是那種對著嘴巴噴氣的小瓶), 以稍稍紓緩呼吸不順的情況. 後來, 只要一發作, 我索性自己到藥房買來使用, 不過還是無法改善太多就是了.

幸運的是, 搬到國外之後, 呼吸困難的情形, 已經幾乎不曾再發生過. 這或許是因為加州的氣候較台灣乾燥許多吧?!

至於, 為什麼這一次會突然再犯, 而且還 “來勢洶洶” 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