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二月 2007

龍蛇雜處幼兒班?

過了這學期, 女兒就要大學畢業了, 目前在學校附近一所小學實習. 雖然畢業後希望教的是小學生, 但現在實習的教學對象, 卻是一群非常可愛, 五六歲大的幼稚園小朋友.

昨天星期五(年初六), 女兒的指導老師, 也就是這些幼稚園小朋友的原任班導師, 特別安排一段時間, 讓女兒向這群 “洋孩子” 介紹有關中國新年以及十二生肖的故事. 結果, 小朋友們個個聽得是津津有味.

當女兒說到老鼠最後將貓推入河中, 自己則成為十二生肖排行之首時, 小朋友們還很擔心的問道: 喔! 那 – – 那隻貓咪有沒有被淹死啊? 女兒趕緊說: 貓咪很快就被救起來了. 但由此可見, 多數美國小孩從小懂得愛護動物的特性.

女兒還教導他們寫中文的 “春” 字. 令人驚訝的是, 他們每個人竟然都寫得像模像樣, 看來似乎不會輸給同齡的台灣小孩哦! 可能是 “春” 字字型左右十分對稱, 女兒又是一筆一劃帶著大家寫的關係吧?! 相較之下, 春字的發音, 對他們而言似乎就困難多了.

我們常說: “新年到, 穿新衣戴新帽”. 許多老外卻認為, 華人在農曆新年時, 都會穿上紅色的衣服, 或至少圍個紅圍巾, 戴個紅帽什麼的. 為此, 女兒昨天特別穿了件紅色上衣, 並且跟小朋友們說明: 中國人相信紅色代表吉祥(幸運), 因此在過年時, 爸爸媽媽和長輩們都會給小朋友紅包, 以示祝福, 希望新的一年, 孩子們可以平安快樂的成長.

於是, 有小朋友又問了: 那什麼對我們 (指美國人) 來說是好運的? 女兒一時答不出來. 指導老師在一旁提醒, 是四片葉子的酢醬草(幸運草). 對喔! 只是, 恐怕不會有爸爸媽媽在聖誕節時, 送小朋友幸運草, 做為新年或耶誕禮物以為祝福吧?!

女兒還問小朋友們, 有沒有人知道 How do we say “happy new year” in Chinese? (中文的新年快樂怎麼說呢?) 有一個小女孩就舉手了: It’s “Happy new year in Chinese”. (就是 “中文的新年快樂” 啊!). 全班當場笑翻天. 倒是有小朋友會說中文的”恭喜發財”, 不過是廣東話發音就是了.

女兒很幸運, 跟了一位教學經驗非常豐富, 並且多次獲教學獎的老師實習. 因此, 雖然老師付予她很多的工作和責任, 難免有些壓力, 但收穫相對也較多. 想當年, 因為喜歡小孩, 我也曾想過要當一名小學老師呢!

每天晚上女兒打電話回來時, 都會跟我分享孩子們的一些趣事. 我經常一邊聽一邊說著: “好可愛, 這些小傢伙.”. 女兒也多半回答: 對啊! 但有時也不免發一下牢騷: 這些小傢伙, 偶而不聽話時也是會很煩,很傷腦筋的. – – –

我們算了算, 這班孩子的年齡差不多都是屬十二生肖中的龍或蛇, 我於是開玩笑說: 原來是 “龍蛇雜處” 的一班, 難怪妳有時會要傷腦筋了. 哈!

“家鄉” 遇故知

手術前, 很偶然的在台北住處附近, 遇到以前一位鄰居, 同時也是女兒小學同學的母親. 十年沒聯絡, 竟那麼巧合在街頭偶遇. 我倆都很高興, 就相偕到臨近的速食店敘敘舊.

她說, 不久前才念起我, 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見面了. 朋友是位虔誠的佛教徒, 雖然是個醫生娘 ,但打扮非常的樸實, 言談間也不見許多有錢人常有的驕氣. 或許就是這樣平實又虔誠的心境, 十年不見, 在她臉上竟看不出任何歲月所留下的痕跡.

朋友有兩個女兒, 大女兒(和我女兒同年) 目前正就讀大學美術系, 稍後我也見到她了, 小時候就長得白淨秀氣的小女孩, 如今出落得更是美麗纖柔, 加上一雙烏黑靈巧的大眼睛, 以及溫婉的個性, 活脫就像瓊瑤筆下的人物.

至於她的小女兒, 去年專科畢業後, 不久前已經開始工作. 朋友雖然不太打扮, 但絕對是標準的素顏美人, 她的二女兒自然也像媽媽姐姐一樣的漂亮.

我很開心朋友的孩子也都已長大, 接下來的日子必定是更加輕鬆悠閒. 不料她卻告訴我, 她先生兩三年前過世了. 肝癌, 發現時已經是末期, 兩個月就走了. 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她先生可是知名教學醫院裡, 一位相當出色的醫生啊! 朋友淡淡的說: “生命無常.”.

朋友說得雲淡風輕, 但我隱約感受得到她的傷痛. 她說先生非常疼愛孩子, 過世前正積極安排, 想送孩子到國外念書, 也曾多次陪孩子到當地認識熟悉環境. 不料, 在一切即將就緒時, 卻撒手人寰. 這樣的驟變, 對還在成長中的兩個女兒, 想必更加難以接受吧?!

果然, 朋友說女兒(尤其是大女兒)至今未能走出失去父親的傷痛, 對於世事之無常和難以逆料, 也充滿了挫折感. 另一方面我也擔心, 雖然她先生生前是醫生, 家境算是十分優渥. 但頓失經濟來源, 兩個孩子又要上學, 生活不知道有沒有問題, 但這種事又不便貿然開口探詢. 幸好, 從朋友言談中感覺, 她們的生活似乎還過得去. 我才算放心.

和朋友見面之後, 心中確實百感交集. 朋友向來是非常知道感惜福感恩的人, 不太順利的成長過程, 讓她更珍惜婚後的幸福. 但老天何其殘忍, 那麼快又奪走她的幸福. 而善良的她, 面對失去家庭支柱的打擊, 也只能堅強地面對. 讓人看在眼裡, 更加的不忍.

再回頭看看絕大多數的我們, 對於家人, 朋友, 物質, 財富, 健康, 幸福, 甚至聰明才智- – 等種種擁有, 總視為理所當然. 非得等到有一天, 失去任何其中之一, 才發現竟從來不知道去珍惜. 我後來開刀住院, 就深刻體會到, 那些過去自己所視為當然的一切擁有, 甚至於生命本身, 其實隨時都可能失去.

行文至此, 忽然想念起這位朋友. 當時她跟我要了在美的聯絡住址與電話. 我卻疏忽沒請她也留給我電話, 還好, 她如今還住在我們過去的社區. 下次回台, 無論如何得找她出來聚聚, 並再次給她, 我最深最深的關懷與祝福.

除夕夜

今天是除夕夜. 雖然回到了美國, 加上手術後身體尚未復元, 但還是得要有點過年的氣氛啊. 於是,在老公 “邀請” 下, 和他一起到離家大約半小時左右車程的華人超市, 買了點過年的食品回來應應景. 結果晚上打電話跟在台灣的老媽拜年時, 就被老媽給唸了: “身體還沒好, 別到處亂跑呀!” 哈哈! 真是欠罵.

過年得有魚 — 年年有餘(魚)嘛! 我們於是買了條黃魚. 老公說: 再買點現成烤好的雞鴨之纇的吧?! 沒想到, 中午12點不到, 包括超市裡的熟食部, 和其他的燒臘店裡的燒烤雞鴨竟都已賣光.

雖然感覺上海外年節的氣氛不濃, 此地的華人顯然還是很認真的在過農曆年. 而今年農曆除夕及年初一, 又剛好遇上周六日, 上班上學的都放假, 全家人更可以一起吃個年夜飯, 多少也增添點年節的氣氛吧?! 至於買不到雞鴨替年菜增色, 只好 “老規矩” — 多準備點火鍋料, 回家吃火鍋了.

因為還在術後休養中, 今年的年夜飯就由老公負責掌廚. 我呢? 則在一旁擔任 “技術指導兼打雜” (結果感覺似乎比親自掌鍋爐還累). 在 “大廚我” 的指導下, 沒煎過魚的老公煎出來的魚倒也還像樣的哦! 沒有雞和鴨, 就將就的切點牛腱, 炒個青菜, 再加上火鍋, 這就是我們全部的年菜了. 其實身在海外, 這樣的菜色也算很豐盛了, 人得要惜福不是嗎?

chinese-new-year-eve003-small.jpg

加上未入鏡的切片牛腱, 就是我們今年除夕的全部年菜了.

chinese-new-year-eve-005.jpg

新年, QQ當然也要加菜. 牠也有自己專屬的 “一個dish (一道菜)” 哦!

過年, 當然也少不得要有年糕 — 年年高嘛! 還有台灣人喜愛的發糕– 那當然是祈求 “發財” 了! 我一向不愛吃發糕, 根本不管發不發. 今年卻意外的發現, 發糕其實也不難吃嘛, 也就很開心地吃了一些.

chinese-new-year-eve-007-small.jpg

年糕, 發糕都是台灣過年時不可少的應景食品.

我們甚至連鳳梨 (台語發音同旺來) 都買齊了呢. 有了年糕, 發糕, 魚和旺來等的 “加持”, 看來新的一年我們應該會大發特發吧?! 嘻— (奸笑聲).

無論如何新的一年, 但願眾神一起庇佑大家都能: 諸事圓滿 吉祥如意 無病無痛 平安快樂 , 並祝福世界和平. 阿彌陀佛! 阿拉! 阿門!

術後日誌(2)

自從手術後, 體力一直不太好. 在床上休息時, 常常躺著躺著就睡著了. 醒來後, 看看書看看電視, 不一會兒又不爭氣的哈欠連連, 於是又去睡了. 老媽和婆婆一定會說: ” 睡覺好啊! 多休息, 身體才恢復得快又好”. 只是, 我卻覺得有些煩悶啊!

真正是”英雄無用武之地”. 平常做家事做慣了的人. 這會兒卻幾乎什麼事也不能做, 只能坐著等人家伺候. 看到櫃子上有灰塵, 拿了抹布想稍微擦拭一下, 不行! 做飯? 免了! 此外不能久坐 (久站走遠就更不用說了), 不能提重物- – -, 更慘的是, 不能泡澡. 唉! 唉!

我有時起來一邊看電視, 一邊就在小小的客廳兜著圈子走上好幾圈. 實在覺得被 “關” 煩了之後, 有一天硬逼著老公帶我到大樓頂上”走走”. 那裡空曠多了, 不必像在小小屋裡得兜圈子走, 兜得我頭暈想吐. 在屋頂上還可以順便曬曬太陽, 多好!

我們還發現, 原來從我們住處的大樓頂上, 竟然可以看到台北101大樓. 雖然其間有山阻隔著, 但至少還可以看到上半部至少 5,60 個以上的樓層呢!

只見它高高地聳立在山的另外一邊, 四周不見任何其他建築, 所謂 “高處不勝寒”, 在那上面上班工作的人, 不知是否會有些微寂寞的感覺呢? 但或許望向窗外時, 似乎伸手可及的白雲, 沒有其他建物的切割,阻擋的萬里藍天, 才是其他置身水泥叢林中的台北人, 所不可能擁有, 最最奢侈的享受呢?!

老公說: 今年跨年(’07–’08)時, 說不定可以到樓頂上去看著名的 101 大樓煙火哦! 我可是至今沒能親眼見過101 的煙火呢. 雖然到時不見得真能回台, 但做做白日夢也不錯啊? 這也算是個術後輕鬆卻也無聊生活中, 一點小小的樂趣吧?! 呵呵!

小黑狗209獲救了

實在很難想像, 竟然會有狗狗 “住在高速公路上” 這樣的事. 但是在台灣, 就真的有這麼一隻小黑狗在國道上 “生活” 了近兩年之久.

小黑狗被暱稱為 209 (也有人稱牠為小黑), 因為牠大約在兩年前開始被發現, 在國道209公里指標處盤旋流浪. 有些善心人士經過時, 會丟些食物給牠, 也一直有愛狗人士向相關單位反映, 希望能救出被困在高速公路上的牠. 但據說都徒勞無功.

昨天高雄關懷流浪動物協會出動了多名義工, 冒著自身危險, 花了將近六個小時, 還動用了麻醉槍, 終於救出了小黑. 沒想到, 竟然有人加以躂伐, 表示萬一追捕過程, 引起連環車禍而造成死傷誰要負責, 甚至搬出 “難道人命不如狗命?” 這樣的大帽子.

其實, 如果一直讓 209 留在高速公路上, 誰能擔保不會有哪一天, 因為某個突發狀況, 造成牠的驚慌亂竄, 而引起重大的車禍? 更何況, 明知有一隻狗在國道上流浪生活, 卻不盡力加以營救, 恐怕也不合乎人道. 這些義工們的營救方式或許有欠周詳, 但總是立意良善, 實在沒道理只給罵聲不給掌聲.

小狗子被救了之後, 相當不習慣, 看到人時有時還會害怕得發抖, 甚至驚嚇得躲到車底下. 而且或許因為在國道生活這段時間, 過得是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 養成牠 “省著吃” 的習慣. 當吃到高雄流浪動物協會的義工們給牠準備的食物時, 牠並沒有想像中因餓壞了而狼吞虎嚥的情況, 反而是小口小口的吃著食物, 看著實在讓人心疼.

另一方面, 可能因為在隨時充滿噪音及喇叭聲的環境中生活了那麼久, 209 疑似聽力也受到損害. 對於義工們的呼喊並沒有什麼反應, 只有在聽到喇叭聲時, 才會轉頭找尋喇叭聲的來源.

無論如何, 209 終於被從高速公路上救了下來, 以後再也不會那麼可憐了. 同時據報導, 有上百通的電話湧入關懷協會, 表示願意領養 209. 看來, 在歷經那麼悲慘的命運之後, 209 終於時來運轉, 可以開始牠 “有得吃有得住”, 被愛被關心的快樂生活了. 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