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狗狗

養了牠, 就不要拋棄牠

已經好久沒看 Animal Planet 頻道中, 如 animal cop (動物警察) 的節目了, 因為常常為節目中的貓,狗,馬, 甚至豬, 兔子- – 等, 受到不人道待遇的悲慘境況, 而哭得唏哩嘩啦. 儘管部分動物, 在相關單位的努力治療,訓練及安排下, 被善心人士收養, 但也有不少因重病或重殘或 “不夠友善”, 在不易找到適合的家庭收養的情況下, 終至被安樂死的命運.

cimg2083-small.JPG

真不懂, 怎麼會有人忍心傷害貓狗等可愛的動物?

在通往婆家的山路旁, 有一個小小簡陋的狗屋, 裡頭永遠關著隻小狗. 兩年多前關著的一隻小黑狗非常機靈可愛. 小黑狗有時會到婆婆家, 小叔常會拿些肉食餵牠, 還給牠取了個名字叫 “小不點”. 每次我們回去時, 也總會逗逗牠. 小不點幾乎成了我們回去拜見公婆時, 順道拜訪的鄰居.

去年我返台時回去探視婆婆, 卻發現小不點不見了. 狗屋裡換成另一隻狗, 新狗狗似乎很怕人, 怯生生的根本不敢正眼看我們. 婆婆說, 小不點在一次颱風時, 被土石流給掩埋– 死了. 我很生氣, 明明知道有颱風, 主人為何還是將小不點綁在狗屋裡讓牠無助的死了? 婆婆無奈的說: 那家人養狗就是為他們看守花圃的, 狗死了就再養一隻, 他們是不可能心疼的.

我氣得說要去檢舉他們虐待動物. 老公卻說, 以台灣保護動物政策的落後和推行不力, 以及許多人 “哎呀! 不過是一隻狗嘛!” 的態度, 我還是省點力氣吧!

說的也是. 只要看看全台有多少流浪狗, 就知道多數國人對待動物的心態與立場了.(氣炸!) 儘管許多善心人士, 在全國各地成立了大小保護動物的機構, 但似乎永遠不敷需求. 幾個月前, 國內富商郭台銘也宣布成立基金, 幫助流浪動物. 加入了關懷流浪動物的行列.

郭先生的愛心和善舉的確讓人十分感佩. 然而, 只要國人將養狗養貓當成 “買玩具給孩子玩, 玩膩了就丟棄的” 心態一日不變, 那麼再多的捐款, 再多的保護機構, 恐怕也救不完 “源源不絕” 的無辜動物吧?!

qqdogs-045-small.jpg

每一隻被收留的動物, 都有過一段非常悲慘的故事.

說是這麼說, 但捐款還是要捐的啦! 前年吧? 中部一家保護動物機構義賣一組六個, 以該機構所收養貓狗為明星的撲滿, 我趕緊郵購了一組. 原想分送給親朋好友, 希望大家一起加入幫助流浪動物的行列, 但畢竟不能寄望每個人都愛貓狗. 我於是聽從老公建議, 將撲滿分置在客廳, 餐桌, 房間- – 等地點. 只要一有零錢, 就投入錢筒中. 等累積到一定金額時, 再到郵局匯款給各保護流浪動物的單位.

qqdogs-040-small.jpg

曾經受虐或被棄養, 如果有了家(保護動物機構), 還成了明星呢!

說到此, 又忍不住想到咱們家小狗子QQ. QQ大約從一歲開始, 皮膚慢慢出現過敏搔癢的情況, 嚴重時身上抓得潰爛脫毛 看起來活像隻癩痢狗, 但我們從來沒想過放棄牠, 還努力為他尋求各種藥物治療. 如今, 總算大致控制住. 說來, 他也算是好命狗吧?!

qqdogs-001-small.jpg

笑得這麼開心, 應該素很快樂吧?!

有句鼓勵國人不要任意棄養動物的廣告詞是這麼說的: 愛牠, 就不要拋棄牠. 說來實在有點奇怪. 難道, 不愛牠了就可以拋棄牠嗎?! 應該是: “養了牠, 就要愛牠, 永遠不要拋棄牠” 才對吧?!

算了! 還是來看看我在台灣透過電腦網路看QQ, 所拍下來的可愛照片吧!

qqdogs-013-small.jpgqqdogs-026-small.jpg

qqdogs-035-small.jpg

QQ 洗牙日

今天又是小狗子 QQ 一年一次洗牙的日子. 早上 8:15 的約, 偏偏保險指定的醫院, 距離家裡有半個多小時的車程, 加上又是上班尖峰時間, 只好大清早就出門.

小狗子早上醒來, 看到我們一早起來刷牙, 洗臉, 換衣服, 興沖沖的跟進跟出, 一點都不知道其實正是要送自己去受苦的. 嗚嗚!

或許是排在第一批報到的 “患者” 吧?! 我們到達時, 醫院才剛開門. 一到櫃台, QQ 已經嚇得手腳發軟, 全身還不住地發抖. 可憐的小傢伙.

由於麻醉, 觀察(是否有對麻醉劑過敏反應), 洗牙, 恢復 – -, 歷時好幾個小時. 因此醫院要我們下午四, 五點左右再過來接他. 看著我們將牠交給醫務人員後隨即轉身離去, 牠在醫院期間還挨了針及昏睡, QQ 當時恐怕有被我們遺棄了的感覺吧?

至於我們, 每次 QQ 不在家, 例如去 “剪髮” (grooming) 或到醫院洗牙或檢查時, 總覺得家裡一下子變得好冷清. 女兒因為中午就將搭機出國, 並沒有和我們一起送 QQ 到醫院. 結果我和兒子回到家, 她就直嚷著: “QQ 不在家, 感覺好奇怪哦!” 如果知道我們後來接到 QQ 時, 牠可能因打了麻醉針以致大小便失禁, 同時全身無力的可憐模樣, 她一定也會非常心疼.

qq-may-2007-009-small.jpg

回到家略事清洗後, QQ在我們的床上又沉沉入睡.

在辦理結帳同時等待工作人員將 QQ 帶出來時, 我看到一旁賣的小毛刷, 每個刷頭尖端還有個小圓球, 心想最適合 QQ 因過敏有時會抓得嚴重脫毛的細嫩肚皮. 結果在到購物區付錢時, 剛好錯過 QQ 被帶出來的 “畫面”. 兒子說, 麻藥顯然還沒退, 牠走起路來因此跌跌撞撞, 但小腦袋四處張望, 似乎在找尋我們.

qq-may-2007-019-small.jpgqq-may-2007-021-small.jpg

新發現的圓形刷頭毛梳, 其實是給貓咪用的.

無論如何, 雖然又挨針又被 “刮牙” 的, 甚至因為打了麻藥, 沒什麼味覺, 因此連晚餐都沒吃, 但至少牙齒都清得乾乾淨淨. 等明天體力及感覺神經恢復後, 牠或許也會有 “口氣清新” 的暢快感覺吧? 哈!

好命狗

朋友都說: 小狗子 QQ 真好命, 被我們全家當寶貝般疼愛.

qq-2007-017-small.jpgqq-2007-008-small.jpg

比起其他養狗的家庭, 我自己並不覺得我們家有特別疼愛 “愛犬”. 但若真是如此, 大概也是源自娘家: “只要是來到咱們家的小傢伙, 無論是不是自家親人, 一律要好好疼愛” 的傳統吧?!

qq-2007-064-small.jpg

我還在讀國高中時, 家裡因先前幫人做保受累及遭人倒會等連番打擊, 只好在做早餐生意之外, 還幫人帶小孩以增加點收入. 祖母每天清晨四點早起磨豆子煮豆漿米漿, 中午生意結束後還得收拾清洗, 非常的辛苦. 因此, 住在祖母家的我, 放學回來後就很自然負起了幫忙照顧受托顧小孩的責任.

qq-2007-089-small.jpg

老闆, 飯怎麼還沒有來?

祖母個性剛強堅毅, 但從不與人計較, 對所有認識的小孩, 也都相當疼愛且有耐性. 我受她老人家影響, 因此雖然性子急, 對不講理的大人雖然不假辭色, 但對孩子們卻特別能容忍.

qq-2007-054-small.jpg

雖說幫別人帶小孩, 是為增加收入. 但遇到有些不負責任的父母, 有時不僅拿不到褓姆費, 甚至還得貼錢幫小孩買奶粉. 孩子們如果生病, 還是得帶去看醫生, 但祖母從不抱怨. 而我, 不知是否因耳濡目染, 或天生喜歡小孩, 因此有時也會拿出老媽給我的零用錢, 幫那些孩子買點簡單的衣服或玩具. 祖母常說: 我們省一點就撐過去了, 不必去刻薄孩子(和他人).

qq-2007-111-small.jpgqq-2007-023-small.jpg

喂! Kitty. 我要唱歌了, 你下來幫我伴奏吧!

而身為 “舊時代人物” 的我家 “超級阿嬤”, 甚至對狗也一樣關愛. 在大約 25 年前, 將狗當寵物的觀念還不是那麼普遍時的台灣, 一向節儉的祖母就已經十分捨得花錢在我們家那隻土狗子 “阿肥” 身上, 打預防針, 生病看醫生都絕不吝惜.

qq-2007-104-small.jpg

或許就是祖母如此豁達的態度, 讓我在對所有 “小傢伙” 時, 只會想到要疼愛, 而不會去算計是否值得. 剛好老公也是愛小孩的人, 兩個孩子先天因子+後天環境, 也成了 “愛小孩一族”. 在台灣時, 只要表弟妹, 堂弟妹, 甚或親戚朋友家的小孩來到我們家, 通通被他們奉為上賓.總是陪伴, 照顧到讓所有長輩感動不已.

qq-2007-084-small.jpgqq-2007-086-small.jpg

QQ 是哥哥姐姐的超級寶貝.

然而出了國之後, 家裡鮮少有小孩上門. 兩個孩子或許因為一肚子愛心無處發揮, 因此更加深了從小想養狗的心願吧?! 是以, 小狗子的超級受寵, 或許可以算是咱們家 “愛孩子及狗” 的心情下, 偶然的受益者吧?!

都是日光節約時間惹的禍?

昨天是星期日, 又是帶 QQ 去和附近的 “狗友們” 會合玩耍的日子. 下午四點鐘, 我便趕緊牽著小狗子, 到社區裡的草坪 “參與盛會”.

我們是最先到達那裡的. QQ首先到處逛逛聞聞 (可能是要確定沒有別的狗狗來過吧?,) 然後開始在草坪上跑了起來. 牠一會兒到處跑跑, 一會兒又回到我身邊, 抬起頭沖著我猛笑, 有時還會四隻腳同時在地上 “耙” 起土來 (這可是牠最近不知道剛從哪裡學來的新招呢!), 一付開心不已的模樣.

只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竟一直不見其他狗狗和主人出現. QQ 似乎急了, 牠開始跑到臨街處, 居高臨下的望著其他狗狗可能出現的各個方向. 我這時才想起, 今天是新制日光節約時間開始實施的第一天, 他們該不會忘了, 或根本不知道將時間調前一個小時吧? 只是再怎麼說, 也不至於每個人都不知道或忘了吧.

就在我打算帶 QQ 回家時, “狗友” 們卻陸續出現. 小狗子們一見面, 各個興奮到不行, 又叫又鬧, 像是幾年不見的老友. 其他的狗爸狗媽後來才告訴我, 因為擔心日光節約時間實施後的四點 (實際時間為三點鐘) 太陽還正烈, 大家決定將時間改到四點半以後. 但因沒有我們家電話, 所以沒能通知我們.

由於朋友夫婦邀請一起吃晚餐, 因此在五點多時, 我不得不帶著 QQ 先行離開. 但 QQ 顯然還沒玩夠, 在草地上跑來跑去, 就是不肯 “乖乖就逮”, 其他狗狗也顯得依依不捨. 只能說 — 都是日光節約時間惹的禍.

今天早上六點多, 送老公到機場時, 太陽都還沒露臉, 所有車輛都開著大燈. 我突然覺得有點好笑, 不是說 “日光節約時間” 嗎? 怎麼大家起了大早, 反而竟得 “大燈伺候”. 大約到了七點鐘左右, 將老公在機場放下, 回家路上時, 天才算真的亮了.

到了下午去銀行辦事, 和一位行員寒暄, 我告訴她: 不知道為什麼, 總覺得這兩天好累. 她馬上頗有同感的說: 對嘛! 好像昨天開始就覺得好累, 不知道是不是前天晚上突然少睡一個小時的緣故. 其實, 這兩天突然熱到攝氏三十幾度, 或許多少也讓身體一下子適應不過來.

只是誰教政府有關部門, 好端端的, 非得將日光節約時間, 從原來的四月, 提前到現在三月第二個星期六的凌晨開始實施. 偏偏遇上天氣忽然轉熱, 弄得大家感覺有點 “昏天黑地”. 遠在緯度較高的印地安那州的女兒, 更是抱怨: 早上得在冷天中摸黑出門. 只能說, 又是 “日光節約時間惹的禍”.

小黑狗209獲救了

實在很難想像, 竟然會有狗狗 “住在高速公路上” 這樣的事. 但是在台灣, 就真的有這麼一隻小黑狗在國道上 “生活” 了近兩年之久.

小黑狗被暱稱為 209 (也有人稱牠為小黑), 因為牠大約在兩年前開始被發現, 在國道209公里指標處盤旋流浪. 有些善心人士經過時, 會丟些食物給牠, 也一直有愛狗人士向相關單位反映, 希望能救出被困在高速公路上的牠. 但據說都徒勞無功.

昨天高雄關懷流浪動物協會出動了多名義工, 冒著自身危險, 花了將近六個小時, 還動用了麻醉槍, 終於救出了小黑. 沒想到, 竟然有人加以躂伐, 表示萬一追捕過程, 引起連環車禍而造成死傷誰要負責, 甚至搬出 “難道人命不如狗命?” 這樣的大帽子.

其實, 如果一直讓 209 留在高速公路上, 誰能擔保不會有哪一天, 因為某個突發狀況, 造成牠的驚慌亂竄, 而引起重大的車禍? 更何況, 明知有一隻狗在國道上流浪生活, 卻不盡力加以營救, 恐怕也不合乎人道. 這些義工們的營救方式或許有欠周詳, 但總是立意良善, 實在沒道理只給罵聲不給掌聲.

小狗子被救了之後, 相當不習慣, 看到人時有時還會害怕得發抖, 甚至驚嚇得躲到車底下. 而且或許因為在國道生活這段時間, 過得是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 養成牠 “省著吃” 的習慣. 當吃到高雄流浪動物協會的義工們給牠準備的食物時, 牠並沒有想像中因餓壞了而狼吞虎嚥的情況, 反而是小口小口的吃著食物, 看著實在讓人心疼.

另一方面, 可能因為在隨時充滿噪音及喇叭聲的環境中生活了那麼久, 209 疑似聽力也受到損害. 對於義工們的呼喊並沒有什麼反應, 只有在聽到喇叭聲時, 才會轉頭找尋喇叭聲的來源.

無論如何, 209 終於被從高速公路上救了下來, 以後再也不會那麼可憐了. 同時據報導, 有上百通的電話湧入關懷協會, 表示願意領養 209. 看來, 在歷經那麼悲慘的命運之後, 209 終於時來運轉, 可以開始牠 “有得吃有得住”, 被愛被關心的快樂生活了. Ye!

小狗子 “賞” 聖誕燈

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75 (WinCE).jpg

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75 (Small).jpg

 

昨晚從拉斯維加斯一路趕回來. 兩天兩夜沒見了 (超級感謝 Annie 幫我們照顧牠), 小狗子QQ 看到我們開心到不行. 為了補償他, 我們於是帶他到我們附近城市, 一處聖誕燈街 “賞聖誕燈”.

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23 (Small).jpg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41 (Small).jpg

**這區好幾條街的住戶,家家戶戶的庭院及玻璃窗內都裝飾了美麗的聖誕燈飾**

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11 (Small).jpgQQ ,06年底 010 (Small).jpg

小狗子QQ非常喜歡賞聖誕燈.

小狗子前年就賞過這處著名的聖誕燈街. 別以為他懂什麼聖誕燈, 他可是愛看得很哩! 從駕駛座上伸出頭, 緊盯著每一家的燈飾, 超級投入的可愛模樣, 還讓另一方向的人, 暫時忘了賞燈, 而拼命跟他打招呼呢!

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90 (WinCE).jpg2006庭院聖誕燈飾 002 (Small).jpg

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88 (Small).jpg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81 (Small).jpg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86 (Small).jpg

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71 (Small).jpg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70 (Small)1.jpg

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65 (Small).jpg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55 (Small).jpg

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52 (Small).jpg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45 (Small).jpg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46 (Small).jpg

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34 (WinCE).jpg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35 (Small).jpg

(點選小圖可以放大)

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32 (Small).jpg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32 (WinCE).jpg

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28 (Small).jpg2006庭院聖誕燈飾 003 (Small).jpg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33 (Small).jpg

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17 (WinCE).jpg2006 庭院聖誕燈飾 017 (Small).jpg

(點選小圖可以放大)

恐怖照片?

QQ,06 (Small).jpg

那天我在使用電腦, 小狗子 QQ 被老公抱放到桌上. 因為我們都正忙, 沒時間陪他玩, 牠因此顯得有些沒趣. 看牠一副沒精打采的模樣, 十分可愛逗趣 (這小傢伙就是非得要人家時時刻刻注意牠). 我於是趕緊拿起相機, 幫牠拍下了好幾張照片.

今天我將照片全部存入電腦, 才發現這張照片由於角度的關係, 身體部分竟然剛好完全被牠的腦袋瓜給遮住. 因此看起來就像有個小腦袋瓜, 莫名其妙地被拿下來擺在桌上, 加上牠那無辜的眼神 – – 嗚! 還真有點恐怖.

愛戴頭罩的小狗子

小狗子在服用治療過敏的兩種藥 (Atopica 和台灣的爽身錠) 之後, 皮膚發炎搔抓等情況已經好多了, 也漸漸恢復比熊狗該有, 一身長捲毛像棉花糖般蓬鬆的可愛模樣. 看牠現在不必天天再為皮膚紅腫癢及掉毛所苦, 我們當然很開心.

QQ 和 Puffy (全) 111 (Small).jpgQQ and Desert Hills 012 (Small).jpg

搔癢紅腫最嚴重時的可憐模樣.

有一天卻突然發現牠尾巴上有一圈傷痕, 又深又紅. 看傷口並不像是牠自己抓或啃咬造成, 因此我們猜測, 可能是小狗子在後院蹓達時, 被玫瑰的尖刺給劃傷的, 我們自是趕緊幫牠擦藥. 只是每次稍微好一點, 狗子就又躲起來偷偷啃咬, 結果傷口就越來越深.

全家人每天神經兮兮地緊盯著牠, 又是幫牠擦藥上繃帶, 又是不准牠離開我們的視線, 就怕他因為奇癢, 又把好不容易結痂的傷口給啃傷. 只是, 什麼方法都用了, 就是忘了可以給牠帶上 “頭罩(套)”.

CIMG2090 (Small).JPG

Puffy

其實, 小狗子並不排斥帶頭罩. 上回大陸遊認識的團友來訪時, 就很驚訝只要我們一拿出頭罩, 牠就會跑過來自行把頭塞進去, 好像還 “頗喜歡”的. 其實是因為, 每次非給QQ 戴頭罩不可時, 我們一定煞有介事的又拍手又讚美地直誇他: ” 好漂亮哦!” 因此, 儘管上下樓梯或進出籠子, 都會很不方便, 小狗子還是挺樂意戴上頭罩.

CIMG0384 (Small).JPG QQ and Desert Hills 013 (Small).jpg

戴上頭罩(套)其實連睡覺都很不方便.

現在, 小狗子的尾巴的傷口已經完全癒合, 當然也就不必再戴頭罩了. 但是只要我們喊一聲: ” QQ! 戴頭套了!” 再遠牠都會乖乖的跑過來, 因為爸爸媽媽哥哥姊姊都說: 戴頭套好漂亮呢! 哈! 可愛的小笨蛋.

QQ and Desert Hills 021 (Small).jpg CIMG0387 (Small).JPG

QQ 的身分證

經過一星期的調適, 時差總算慢慢調過來了, 我也才算真正有心情及力氣, 好好關心一下家裡的事物. (雖然家事早從回到家就開始做, 煮飯洗衣皆沒得假手他人, 甚至給自己部落格 po 上了兩篇文章, 但想來恐怕都是在半睡半醒之間完成的吧?! 哈!)

我們回台灣期間, 發現原來小狗子竟然 “沒有身分”. 結果洛杉磯郡(縣)有關部門的工作人員, 在門上留了通知, 要我們儘快幫小狗子完成註冊登記手續. 說來他們還真是”服務到家”, 不僅有人親自登門提醒通知, 對於無暇前往辦理的民眾, 更只須將支票及相關資料(如狂犬病注射證明)留在門上, 工作人員就會前來取走, 並留下一份狗兒完成註冊的證明 — 狗牌(licence) 一只.

QQ 182 (Small).jpg

銀色圓牌即是洛衫磯縣有關部門發出, 証明完成註冊的”狗身分證”.

說到狗牌, QQ 其實早有好幾枚了. 大凡每年到獸醫那裡完成防疫注射, 獸醫就會發給一枚 “狗牌”. 上面有狗子的編號, 獸醫院名稱電話號碼 – -等. 此外, 在寵物超市的狗牌自動販賣機, 也幫牠做了個幾乎全美國的狗子都有一個, 上頭刻有狗名狗姓, 住址及電話的藍色狗骨頭形名牌. 幾年前到佛羅里達迪士尼遊樂世界(Disney World) 時, 還給牠買個米老鼠造形的狗牌, 簡直都要成狗牌收藏家了.

QQ 177 (Small).jpgQQ 183 (Small).jpg

然而, 唯有這枚由郡府發出的狗牌, 算是真正證明牠合法美國狗身分的身分證. 儘管這其實只是防疫單位在防治狂犬病上, 所做的一個管理工作, 但少了這身分證, 小狗子卻可能因此被動物管制中心帶走. 所以, 我笑說這大概也可稱之為 “狗頭稅”吧?!

QQ 174 (Small).jpg

叮叮噹噹的一大串, 讓小狗子不論到哪, 都無所遁形.

至於”狗頭稅” 的費用到底是多少呢? 我上洛衫磯縣政府網站確認了一下, 未做結紮的狗兒, 一年的費用是$ 30 (貓則是$10), 像 QQ 這樣的”小太監”狗, 每年則是 $15 (貓是$ 5). 而六十歲以上的老人家所畜養的狗狗, 若是有完成結紮的, 則再優惠, 每隻每年只要$ 7.5 (貓則未特別提到再有優待, 可能因為實在已經比狗便宜多了吧?!).

QQ 146 (Small).jpg

哈! 終於可以”合法居留”了.

說真的, 這費用並不貴. 政府基於狂犬病防治的管理工作, 收取一定費用, 其實讓養寵物的人心服口服. 只是我們這家迷糊蟲, 養狗不繳費, 還得相關單位人員登門催繳, 說來也是夠混的了.

QQ 和他的狗朋友們

小狗子 QQ 有幾個非常要好的狗朋友, 每次和這些狗友見面, 總是玩得非常地興奮. 只是分手後, 回家又得心情鬱卒好幾天.

CIMG1012 (Small).JPG

左起BJ, QQ, Yo-Yo 和 Bobbie.

四年多前, 有一次我和老公,女兒自台返美, 兒子竟帶著一隻小狗到機場去接我們. 原來兒子的一位朋友暑假返國, 將小狗託寄給她的好友, 沒想到卻被好友家的狗咬傷, 並且染了一身的跳蚤. 兒子不忍心, 沒來得及問我們, 就將小狗帶回我們家照顧. 後來, 這隻小狗不僅得到我們全家的喜愛, 也讓我終於鬆口, 同意讓兒子女兒養狗. 這隻小狗就是QQ的第一個好朋友–BJ.

DSC00619 (Small).JPG CIMG0969 (Small) (2).JPGCIMG0943 (Small).JPG

BJ 個性非常的溫和可愛, 但是為了吃, 可以把裝狗點心的塑膠桶咬爛.

QQ 不僅非常喜歡BJ, 甚至可以說對牠非常地崇拜. 以前, 我們常帶牠到爾灣 (Irvine) 去看 BJ, 每次牠都非常開心, 甚至一下高速公路就開始 high 到不行. 如今, 即使 BJ 已經隨主人回香港一年多, 偶而我們再帶小狗子到爾灣, QQ 都還會嗚嗚的哭, 好像在問我們, 為什麼不帶牠去找牠的好友.

Jan 3rd 2005 112 (Small).jpg

QQ和 BJ曾經一起寄在狗旅館.

Yo-Yo 是兒子女友家的狗狗. 將近十歲的牠, 個性沉穩成熟, 和小狗子迥然不同. 小狗子 QQ 活潑好動, 經常邀請 Yo-Yo: ”喂, 來玩啊?!” Yo-Yo 卻往往冷淡以對, 一付懶得理這毛躁小伙子的模樣, 煞是可愛.

DSC00613 (Small).JPGJan 3rd 2005 145 (Small).jpg24 (Small).jpg

Yo-Y0 個性安靜沉穩.

相對於 Yo-Yo 的安靜沉穩, Puffy (兒子女友家的第二隻小狗) 的個性就活潑多了, 也因此跟小狗子就更能玩在一起. 兩隻調皮狗子碰在一起, 總是瘋到不行, 尤其一起去惹 Yo-Yo 時, 更是常常惹得愛安靜的 Yo-Yo 氣得發火.

CIMG1154 (Small).JPGJan 3rd 2005 233 (Small).jpg

Puffy

Puffy 的外型非常的可愛, 尤其能做各種表演, 如接物,翻滾及兩腳站立不動- – 等等, 更讓牠所到之處, 都非常受喜愛. 有一次到 Desert Hills 的Outlet 時, 還突然自行跑進 Christine Dior 的店裡, 隨即表演兩腳站立, 讓在場的顧客及店員都被牠的可愛動作, 惹得哈哈大笑.

QQ 和這些小狗子們的趣事, 真是說都說不完. 只是我和老公最近不在家, 兒子又得忙於功課, 別說帶牠去找牠的狗朋友們玩, 很多時候, 牠恐怕都得單獨在家, 孤單可以想見. 嗚! 真的好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