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海外生活點滴

小小驚魂記

傍晚正打算洗澡時, 忽然聽到女兒在樓下驚叫. 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大事, 只好趕緊衝下樓. 只見女兒指著壁爐前地板上的一隻 “六腳朝天 “, 正死命掙扎的蟲子, 直說著: “蟑螂!”

自從不久前車庫捲門下, 莫名其妙出現一隻大蟑螂的屍體之後, 我早已是聞蟑螂色變. 如今竟再次出現 “蟑蹤”, 自然更讓我當場嚇得頭皮發麻. 擔心莫非過去從來不曾出現蟑螂的附近社區, 如今已遭蟑螂大舉入侵?

說什麼 “為母則強”. 碰到因生命力超強, 而被台灣民眾戲稱為 “小強” 的大蟑螂, 我可成了絕對的弱者! 不過, 為了顧及母親保護子女的 “天職”, 加上那隻小強個頭甚小, 又已經 “六腳朝天”, 我於是可以壯起膽, 取了張紙將牠翻過身來. 隨即趕緊再瞄了一眼, 發現還好只是隻金龜子之類的蟲子. 呵呵~~ 警報總算解除.

所謂 “上天有好生之德”. 既然不是令人恨得牙癢癢的 “小強”, 我也就理所當然的, 放那金龜子一條生路. 只是, 雖然好意幫牠翻過身來, 牠卻隨即又六腳朝天. 再試一次, 依然如此, 不知是否受傷了 ?! 可惜我實在不懂昆蟲, 無法給牠任何幫助, 只好將牠留在原地. 如果牠命不該絕, 或許稍後就可以 “自力救濟” 翻身離開吧?!

就在我們擔心”住家附近不知是否會開始出現蟑螂?” 的疑慮暫告解除之際, 在台灣的老公卻好巧不巧在和我們 skype 時提到, 台北住處的房間裡也出現一隻死蟑螂. 老公不知道我們才剛經歷一場蟑螂驚魂記, 還開玩笑地說: 那隻蟑螂八成是被最近的高溫給熱死的.

“小強” 果然是 “小強”. 分別在此間車庫, 和台北住處出現的兩隻蟑螂, 雖然都已經死掉, 但似乎也向我們宣示了, 牠們還是無所不在的. 想到此, 我的頭皮不禁又開始發麻. – – –

山坡上的驚喜

後院的斜坡上種了幾棵果樹, 除了三四年前柳橙樹上長了少少幾個柳橙之外, 其他果樹都沒什麼 “結果”. 後來甚至連柳丁也不結果子了, 至此我不得不承認坡上的 “果樹計劃” 失敗. 漸漸地, 也就很少再去注意斜坡上的果樹.

然而, 從去年開始, 蘋果樹和無花果樹卻都開始結了些果子. 儘管數量都不多, 但也夠讓我感到十分欣慰了. 總算, 除了後院那棵芭樂樹之外, 還有其他果樹也 “開花結果” 了.

005-small.jpg002-small.jpg

芭樂樹已連續兩三年都有還不錯的”收穫”.

前幾天, 在後院拉水管準備給噴水池注水時, 發現一顆被鳥吃過的紅色果子落在草地上. 仔細一瞧竟是個桃子, 心想該不會是斜坡上滾下來的吧? 不禁抬頭望向坡上, 什麼時候開始, 桃子樹上竟已經結了許多紅紅的果子.

在給噴水池注滿了水之後, 忍不住爬上斜坡一探究竟. 嗯~ 除了桃樹之外, 蘋果樹也結了不少蘋果呢! 甚至無花果樹上也結了好些青青的果子, 估計都各有幾十棵的 “成果”. 嘿! 我這個  “淺度近視者”, 竟有本事每天在面向後院的廚房忙東忙西, 對斜坡上的盎然生意卻能視而不見, 也真不簡單呢.

我請在斜坡下方 gazebo 裡看書的女兒, 進屋裡幫我拿來個塑膠袋, 便興高采烈的摘起了果子, 這可是自幾年前坡上植果樹以來最豐碩的收穫呢!

一直以為當初植果樹的先生, 幫我們種的 peach 是美國那種鮮甜多汁的水蜜桃, 今天才發現, 原來是以前在台灣常吃, 顆粒不大但脆脆的那種桃子. 也是思鄉心情吧? 對這些不起眼的 “小桃子”, 反而更覺珍貴和欣喜.

backyard-friut-trees-009-small.jpg 017-small.jpg

小桃子賣相雖不頂好, 吃起來卻脆又甜呦.

採好了桃子再採蘋果. 蘋果看起來就不是那麼甜美的感覺了, 是顯得有些長形的品種. 不過, 總是自家後院產的, 也就沒什麼好嫌的. 說不定, 拿來做成蘋果口味的水果茶也不錯呢!

backyard-friut-trees-019-small.jpgbackyard-friut-trees-007-small.jpg

較紅一點的蘋果都已被我採下, 樹上只剩仍顯青澀的蘋果.

正採著, 忽然在枝葉中發現了幾朵白色的花朵. 咦? 是蘋果花嗎? 正打算摘下一朵給女兒瞧瞧時, 卻感覺有些不對. 我從濃密的蘋果樹枝叢中, 順著花莖往下尋找, 原來是棵長在蘋果樹幹旁的球莖類花支. 讓女兒幫我拿來修剪花草的剪刀剪下後, 才發現竟像是劍蘭(?). 雖然不免好奇到底何時及哪來的種子, 但管他呢, 就當是意外的驚喜吧!

回到屋裡, 洗了幾個剛採下的桃子, 一口咬下, 那脆脆甜甜的美好滋味, 再看著插在玻璃花瓶裡, 可能是劍蘭的兩支花莖及順便剪下陪襯的香花, 竟不禁自心底湧起一股幸福的感覺.

015-small.jpg

嗯! 感謝在這炎熱的夏日午後, 有這許多驚喜, 正如生活中偶而也有的波折. 也還好不時有這些驚喜, 讓我相信, 人生其實還是充滿希望的. 哈!

好命狗

朋友都說: 小狗子 QQ 真好命, 被我們全家當寶貝般疼愛.

qq-2007-017-small.jpgqq-2007-008-small.jpg

比起其他養狗的家庭, 我自己並不覺得我們家有特別疼愛 “愛犬”. 但若真是如此, 大概也是源自娘家: “只要是來到咱們家的小傢伙, 無論是不是自家親人, 一律要好好疼愛” 的傳統吧?!

qq-2007-064-small.jpg

我還在讀國高中時, 家裡因先前幫人做保受累及遭人倒會等連番打擊, 只好在做早餐生意之外, 還幫人帶小孩以增加點收入. 祖母每天清晨四點早起磨豆子煮豆漿米漿, 中午生意結束後還得收拾清洗, 非常的辛苦. 因此, 住在祖母家的我, 放學回來後就很自然負起了幫忙照顧受托顧小孩的責任.

qq-2007-089-small.jpg

老闆, 飯怎麼還沒有來?

祖母個性剛強堅毅, 但從不與人計較, 對所有認識的小孩, 也都相當疼愛且有耐性. 我受她老人家影響, 因此雖然性子急, 對不講理的大人雖然不假辭色, 但對孩子們卻特別能容忍.

qq-2007-054-small.jpg

雖說幫別人帶小孩, 是為增加收入. 但遇到有些不負責任的父母, 有時不僅拿不到褓姆費, 甚至還得貼錢幫小孩買奶粉. 孩子們如果生病, 還是得帶去看醫生, 但祖母從不抱怨. 而我, 不知是否因耳濡目染, 或天生喜歡小孩, 因此有時也會拿出老媽給我的零用錢, 幫那些孩子買點簡單的衣服或玩具. 祖母常說: 我們省一點就撐過去了, 不必去刻薄孩子(和他人).

qq-2007-111-small.jpgqq-2007-023-small.jpg

喂! Kitty. 我要唱歌了, 你下來幫我伴奏吧!

而身為 “舊時代人物” 的我家 “超級阿嬤”, 甚至對狗也一樣關愛. 在大約 25 年前, 將狗當寵物的觀念還不是那麼普遍時的台灣, 一向節儉的祖母就已經十分捨得花錢在我們家那隻土狗子 “阿肥” 身上, 打預防針, 生病看醫生都絕不吝惜.

qq-2007-104-small.jpg

或許就是祖母如此豁達的態度, 讓我在對所有 “小傢伙” 時, 只會想到要疼愛, 而不會去算計是否值得. 剛好老公也是愛小孩的人, 兩個孩子先天因子+後天環境, 也成了 “愛小孩一族”. 在台灣時, 只要表弟妹, 堂弟妹, 甚或親戚朋友家的小孩來到我們家, 通通被他們奉為上賓.總是陪伴, 照顧到讓所有長輩感動不已.

qq-2007-084-small.jpgqq-2007-086-small.jpg

QQ 是哥哥姐姐的超級寶貝.

然而出了國之後, 家裡鮮少有小孩上門. 兩個孩子或許因為一肚子愛心無處發揮, 因此更加深了從小想養狗的心願吧?! 是以, 小狗子的超級受寵, 或許可以算是咱們家 “愛孩子及狗” 的心情下, 偶然的受益者吧?!

“禮貌”有那麼難嗎?

為了暑假回台的事, 打電話到此地的ㄨ航辦事處. 接電話的小姐態度相當差, 真不知究竟哪裡得罪到她了.

這其實已經不是第一次和這家航空公司接觸的不愉快經驗了. 但實在懶得跟她 “比賽誰比較沒禮貌”, 我耐著性子禮貌的問完問題, 才悻悻然地掛掉電話. 後來在和先生 skype 的時候, 終於忍不住一肚子委屈的跟先生抱怨.

老公跟我說: 這種無禮的人多得是, 根本不值得在意. 前兩天他在台灣搭計程車, 自上車告知目的地, 到後來提醒何處轉彎,何處下車, 司機先生都不曾說聲 “好的” 或 “瞭解” . 甚至, 連聲 “嗯” 都吝於回答. 有時還真不禁懷疑他究竟聽到了沒. 但反正最後順利抵達目的地, 也就犯不著跟這種 “自認為很酷” 的人一般見識了.

儘管我們從小被父母師長一再教育, 對人要有禮貌. 而在企業講究服務的現代, 做為公司第一線的電話服務人員, 和號稱服務業的計程車司機, 態度更是應該親切和藹. 但就是有部分人堅持: “老娘(老子) 就這調調兒, 你怎麼樣?” 的信念, 妳又能奈她何?

只是, 航空公司若請到太多這樣的人, 業績想要所突破, 恐怕也很難吧?! 唉!

及時雨

朋友借給我一部小說, 上中下三大冊, 每集各有四百頁左右, 真讓我開心不已. (還真頗有點見獵心喜的喜悅). 因為上回從台灣帶回來的書早看完了, 拜託老公回美時順便幫我帶回來的後援又未到 – -, 沒有書可看的日子, 總覺得少了什麼.

因此, 朋友借給我的這幾本書 ,真恰如一場及時雨, 讓我接下來的好些天又可以有 “幸福到不行” 的感覺. 呵呵!~

其實在我們住的城市, 和臨近城市的幾個圖書館裡, 也都有中文書籍可以借閱. 但畢竟屬於 “外文書籍”, 數量和新書進來的速度和種類, 自然不可能盡如人意. 加上我對愛情小說, 和部分內容 “淡如無” 的暢銷書籍, 實在興趣缺缺. 而這些, 卻往往也是此地圖書館裡中文書的主力之一.

幸好, 除了偶而會進的文學作品,文選和翻譯小說之外, 還有些武俠小說和食譜, 讓我在手邊沒有任何新書可看時, 得以稍稍解除我的”文字飢渴”, 並且打發時間.

一次在臨近城市的圖書館, 遇到一位說中文的圖書館工作人員. 她說我們也都有繳稅, 因此其實可以有權要求圖書館多進些中文書. 她並且說, 像同是來自亞洲的某國移民, 圖書館如果進該國語言的書慢些, 他們馬上就提出抗議.

儘管說來也是有幾分道理, 但如果書得用 “吵” 來的, 那麼我還是寧願秉持 “借得到是幸運, 借不到時就自己花錢買” 的原則, 來的自在些.

人在異鄉, 各種來自故鄉的物質難免匱乏些, 但書籍真的是我最最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 在心靈和腦細胞即將再次 “斷糧” 時, 朋友的這陣及時雨, 自然讓我感激不已.

“候選陪審團員”一日記(下)

回到集合報到大廳之後不久, 工作人員宣布, 我們可以暫時離開去吃午餐, 下午一點半時再回來. 家就在附近的人, 應該也可以回家休息休息吧?!

因為離下午一點半, 還有整整兩個小時的時間, 我忽然有些後悔沒有自己開車來. 若要兒子來接, 又覺得沒有必要. 幸好我知道附近就有一個圖書館, 可以去那裡看書. 早上因為擔心遲到, 也沒吃早餐, 因此隨便買了個冰冷的三明治填飽肚子. 之後, 就步行到附近的圖書館看書打發時間.

其實我自己包包裡, 也帶了本書, 是前一天才特意到住家附近借閱的. 在法院寄來出席陪審團的 “召集令” 外的一張說明書裡, 也特別建議可以帶本書或雜誌來打發等待的時間. 甚至, 集合大廳裡也有不少的雜誌提供閱讀, 但我還是寧願出去走走.

一點十分我就從容地出發走回法院, 然而說好一點半集合的工作人員和早上一樣, 依舊跚跚來遲. 等待中, 隔鄰的一位白人太太對著我和另一位也是台灣來的太太聊起天來. 她說: 已經是下午一兩點了, 我們應該不至於臨時再被轉派到其他分院才是.

因為如果其他分院缺人的話, 一部分人被臨時轉派他處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但聽說通常是在早上剛報到後不久, 現在已經近兩點了, 再要開車到其他地點報到, 恐怕有點晚了吧?!

偏偏工作人員一進來就宣布有壞消息. 說是因為 Downtown LA 那裡的法院需要陪審團員, 因此, 我們當中有35個人將被臨時派往該處. 此話一出, 全場譁然. 從這裡開車到 downtown 加上塞車, 怕不要一小時 ? – – –

我因為沒自己開車來, 因此更加擔心. 萬一 “中獎”, 豈不是得讓兒子來接我前去?! (被轉派他處的人必須自行前往, 沒有 “專車” 可搭.) 有人忽然提議: 是否可以讓志願者 (volunteer) 代表? 許多人應聲附和. 結果卻只有一名女士志願前往.

既然如此, 還是只有靠電腦隨機選取 (random )了. 就在大家一臉 “衰” 時, 工作人員突然笑稱: 他只是跟大家開個玩笑, 沒有人會要被派往他處. 而我們所報到的這處分院, 下午也沒有其他的庭要開. 因此, 大家可以回家了. 全場隨即報以熱烈掌聲.

離開前, 工作人員一一唱名, 讓大家前去領 “畢業證書”, 證明我們出席了今天的 “陪審團候選營” (但是上面並沒有註明個人的名字). — 這張綠色證書有幾個用途: 上班上學者可用來跟老闆,老師證明, 自己今天確實是被徵召當陪審團員. 此外, 一年內再收到 “召集令”, 可以以此請求 “緩召”.

至此, 我的”陪審團候選生一日記”, 總算順利完成. 呼!

“候選陪審團員”一日記

在美國, 除了繳稅等義務之外, 人民還有另一項義務 — jury service (jury duty), 就是我們常聽說的 “陪審團” 服務.

去年十二月底, 收到一封來自洛杉磯縣法院, 通知參加陪審團服務的信函. 因為稍後即將接受手術, 我於是親自前往通知書上註明地點請求延期 (其實可以打電話). 一般說來, 每次提請延期 (若獲准) 最長可延三個月, 最多可有兩次延期. 當日值班人員在了解我的情況後, 隨即同意讓我延到四月下旬.

在應該報到前的三個星期左右吧? 又收到另一份確認出席地點, “預定報到日期” – – 等的通知書. 到了預定日期的兩三天前, 並收到電話通知, 提醒事先打電話確定自己是否該如期報到.

結果, 星期日晚上依規定打電話輸入通知書上的 ID 後, 得知我在星期一早上就得前往報到. (如果電話中表示星期一早上不必去, 星期一晚上就得再打電話, 以確定星期二需不需報到. – – – 如果每天的答案都是不需出席, 就得一直打, 直到該星期的星期五前夕. )

因為早上八點鐘就必須報到, 又因為擔心不知道會否因找停車位耽擱時間, 兒子決定開車送我前往. 早上起了個大早, 七點多就到了那裡. 結果, 工作人員卻在八點半多才 “開工”. 隨即展開說明, 發單子 – -等程序. 同時讓臨時需要延期的二十多人, 當場辦理延期.

經過以上事宜, 再讓剩下的約兩百人一一到窗口完成繳單, 及掃瞄報到卡手續, 已經早上十點半鐘. 不一會兒, 工作人員開始唱名. 有三十多位報到者 (呵呵, 我 “很幸運的”也是其中之一) 被叫往一間法庭, 成為被選為陪審團成員的可能人選.

進入法庭坐定後, 法官會先說明該案為民事或刑事案件. 並提醒大家, 如果最後確定被選為陪審團員之一, 務必要堅守公平原則. 至於如何做到公平? 就靠仔細聽取兩造說明, 和評估呈上的證據 – – 等等囉! 同時也一再提醒, 絕對不可以和 (該案的) 陪審團以外的任何人談論案情. – – – –

隨後, 坐在法官右側的一位男士 (不知道是檢察官還是其他身分?), 叫了我們一行中的十二位上到陪審團席, 算是陪審團員的 “候選人”吧? 稍後即由律師提出問題, 再視 “候選人” 的回答決定是否採用.

說來實在有點不可思議, 那一批被叫上去的十二位候選人, 竟然沒有一位被 reject. 我們這些未被叫上陪審團席的二十餘人, 於是通通被法官 “請回”, 再次回到原集合大廳報到. (必須持識別證到之前報到窗口, 讓工作人員再掃瞄一次.

因為英文終究不是那麼好, 遇到有些字彙不懂時, 難免有點 “鴨子聽雷” 的小小無奈. 因此, 能夠不被選上, 自然有如釋重負的感覺了. 只是, 工作人員說, 預計法院下午還有兩個庭要開, 因此所有人員暫時都還不可以回家. – – (待續)

悲劇

最近幾個月因手術後體力變差, 加上心情也一直處於低潮, 因此一直沒有好好耕耘自己的部落格. 說是 “兩天打魚, 三天曬網” 也不為過吧?! 前兩天才終於打算振作起精神, 要好好發憤圖強, 不料又來個 “校園殺戮事件”, 讓我心情一下子又跌入谷底.

正如某主流媒體一位新聞主播所說: “Virginia Tech 校園殺戮事件發生之後, 許多人一定開始在想: “死者當中不知道有沒有我認識的人?” “我的朋友當中, 有沒有人的孩子是讀這所學校的?” “若有, 他們是否安全? – – (當時名單尚未公布). 一下子讓許多人都陷入了恐慌.

其實, 即使素不相識, 光想到那些人是如何在極其驚懼當中, 莫名其妙地被殘酷殺害, 三十幾個家庭也因此為之破碎, 就已經夠讓人心碎. 而這些受害者, 只是單純的到學校求學(或教學), 和兇手並沒有任何仇恨啊!

想當初, 那些父母必然是多麼地高興孩子能申請到心目中理想的大學, 又該是多麼歡喜開心地送孩子入學. 而如今, 竟是這樣的結局.

許多父母也不禁開始要擔心懷疑: 我的孩子在校園裡是否安全? 他們是否也可能會碰到這樣的煞神? 天啊! 孩子只是去學校念書, 又不是上戰場或入黑幫, 怎麼一時間竟彷彿有著 “命在旦夕” 的疑慮? 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世界啊?

已經是四月中下旬了. 美國各高中的準畢業生們, 差不多都已經收到大學的入學通知(或拒絕信), 也差不多要決定選擇上哪一所大學的時候. 本想寫一篇有關這 “幾家歡樂幾家愁 ” 時節的文章的, 如今怕是沒那個心情了.

小狗子也得花粉熱?

時序即將進入春季, 身邊許多患有 “花粉熱” 的家人朋友, 紛紛開始出現打噴嚏, 鼻塞, 流鼻水, 喉嚨及(或)眼睛發癢 – – 等過敏症狀.

每年 3 –5月是 “花粉熱” 最好發的季節, 春天是植物藉由花粉傳播繁殖的季節, 然而人們一旦吸入或接觸到飄浮在空氣中的花粉, 刺激了鼻, 眼, 呼吸道等, 卻可能引起以上所述的各種過敏症狀. 女兒最近就深受花粉熱之苦, 常常一邊和我講電話, 一邊就聽到她在擤鼻子的聲音.

兒子也有些過敏的症狀, 如不停地打噴嚏, 流鼻水等, 但還好不像女兒那麼嚴重. 記得在溫哥華時, 曾經好幾次春天外出時, 看到滿天飄著白色的飛絮. 我不知道這些眼睛看得見的飛絮, 是否承載了眼睛可能看不見的花粉(以前 “生物” 讀得超差). 但那花絮滿天飛舞的美麗景象, 卻是一種視覺上極大的震撼, 令我至今難忘 .

據說, “花粉熱” 通常是在一地居住相當一段時間 (例如有說七年, 五年或三兩年), 體內累積一定量當地植物的花粉之後, 身體開始產生防禦機制, 因而出現的排斥現象. 我十分幸運, 在北美地區共住了十年, 並沒有患上花粉熱. ㄎㄡ, ㄎㄡ, ㄎㄡ 趕快敲三下木頭.

只有在加拿大時, 有一次外出購物, 一下車在空曠的停車場, 突然雙眼奇癢並淚流不止. 不知是否因為空氣中有什麼成分或物質的刺激? 一位熱心的女士, 還特地走過來問我怎麼了, 是否需要幫忙? 奇怪的是, 進入賣場之後眼睛就不再流淚也不癢了. 後來也不曾再有過類似情況. 因此, 當時究竟什麼原因造成, 至今也不清楚.

不久前讀到一則新聞, 提到猴子也有 “花粉熱”. 新聞中說: 日本群馬縣動物園裡, 兩隻平日活蹦亂跳的猴子, 突然變得無精打采. 而且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原來是得了 “花粉熱”.

最近我們還發現, 咱家的小狗子, 也出現不停打噴嚏的情形, 經常一打就是六 七個以上. 我笑說: 莫非牠也跟人家湊熱鬧, 得什麼 “花粉熱”? 但牠除了偶而在我熬夜, 硬撐著陪我時, 有那麼一點點的淚汪汪之外, 並沒有流淚或流鼻水等症狀. 看來, 應該只是單純的過敏.

也還好, 牠得的應該不是什麼 “花粉熱”. 否則, 據說為了減輕 “花粉熱” 的症狀, 出門時最好帶上口罩, 以避免吸入過多的花粉. 果真如此, 你能想像小狗子跟著人家戴上了口罩, 將會是什麼模樣嗎?

摩登原始人v.s. 原始摩登人

記得以前有部卡通 “摩登原始人” 相當的受歡迎. 片名叫 “摩登原始人”, 顧名思義其中的角色雖為原始人, 卻是非常摩登 (現代) 的原始人. 他們穿著獸皮, 過得卻是摩登的生活, 例如他們打保齡球, 聽音樂會, 生活中使用的, 也是現代化的家用設備, 如冰箱, 電視, 汽車- -等等.

有時覺得, 自己是不是比卡通裡那些原始人還不如. 就拿前幾天來說吧! 我請旅行社傳真給我, 女兒和她好友的暑假旅遊行程. 結果, 家裡的傳真機卻是怎麼也無法接收. 我想傳真機應該也算是旅行社吃飯的傢伙之一, 因此, 問題應該是出在我們這邊的可能性較大吧?!

然而, 面對著家裡功能複雜 (傳真, 影印, 電話, scanner ) 的傳真機, 我卻是一籌莫展. 以前家裡有兩線電話, 其中一線就做為傳真機專用. 後來老公覺得傳真機使用機會不多, 便將那線電話給退了. 最近還換了這台多功能的影印機, 光是那一大堆按鍵, 看得我都已經快鬥雞眼, 就別說要正確操作了. 而那 “雞婆” 傳真機, 有時還會跟答錄機搶接電話, 真是莫名其妙.

旅行社那邊拼命想傳, 家裡的傳真機卻硬是收不了, 最後我只好親自跑一趟旅行社. 因為手術後三個月內應避免開車, 我一邊心想 “人在 LA, 身不由己” (在洛杉磯生活,很難能夠不開車), 一邊少不得把帳算到老公頭上. 昨晚他自北加回來, 我隨即跟他抱怨: 你總是愛把一件簡單的事情, 弄得那麼複雜, 害得我每次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白痴.

這位大哥真的是有 “將簡單事物弄得很複雜” 的習慣. 我喜歡看錄影帶,DVD, 但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 卻完全不看任何錄影帶. 原因是, 這位先生把家裡的電視, 音響, 錄放影機和 DVD player 全部都接在一起, 還買來一台不知叫什麼的機器. 每次我要看錄影帶或 DVD 時, 就得將幾乎所有機器都打開, 那台”怪機器” 還得調在不同的選項, 害得我差點沒腦充血 (因為總是弄不好呀). 後來, 我便索性都不看了.

也許我真的是有點 “電器用品白痴”, 但老公如果不要將他們更加複雜化, 我應該也就不至於那麼手忙腳亂了.

相形之下, 兒子就可愛多了. 從一開始幫我弄了個部落格, 教我怎麼打,存文章, 如何將照片存進電腦, 文章編輯 (照片的編排, 放大 – – 等). 有時我文章打一打, 因為某些不明原因, 文章因此消失或紊亂, 甚至整個網頁跟著 “爆炸”. 兒子都很有耐心的幫我解決, 還提醒我下次碰到同樣問題時該如果處理, 從來都不曾讓我覺得自己是個白痴.

如今, 我已經很少再為部落格的問題麻煩兒子. 舉凡文章編排,照片上傳,放置, 都早已能自行完成. 甚至偶然網頁出點小問題, 也可以自己處理解決. 這都是拜兒子每次在我遇到問題時, 總是耐心的一再說明之賜. 我才能從以前那個只會收 e-mail 的 “電腦白痴”, 稍稍進步到如今可以擁有一個自己的部落格.

如此說來, 或許我可以自我安慰, 自己絕不是原始摩登(現代 )人. 說不定還可以很臭美的說, 我覺得自己是個很時髦的 “摩登現代人” 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