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心情故事

情人節快樂!

今天是情人節. 老公不在身邊, 我早早打算給自己買束花, 雖然後來因為忙和懶, 結果沒買. 不過, 之前已經先送給自己一個皮夾 (名牌的唷– 在專賣名牌過季商品的網站買的啦!) 呵呵呵! 我就是自己最好的情人啊, 情人節怎麼能不對自己好一點?!

在美國, Valentines Day 這一天固然是戀愛中的男女互相表達情感的節日(至於已婚的人對另一半, 在我看來, 恐怕是有點流於形式啦!). 此外, 很多人也會利用這一天, 用卡片, 花朵, 巧克力, 電話問候, 或到餐廳吃飯等方式, 對家人, 朋友或師長等, 表達自己的愛與關心.

以前, 每次聽到女兒和她的洋人同學講完電話時, 常常會互相說一聲 love you, 總會很不習慣, 心想: 啊- -, 妳們是在搞蕾絲邊喔? 後來漸漸知道這個 『love』 無寧更是喜歡的意思, 因此現在已非常習慣, 甚至覺得對朋友表示情感並沒有什麼不好. 不過我自己, 對兒子女兒或老媽尚且開不了口說愛你, 對朋友就更 『不用說』 了. 畢竟是從小吃白米飯, 而不是吃牛排馬鈴薯長大的. 洋人那一套, 我還是不行啦!

晚上和老公skype, 老公說情人節快樂哦, 我不在妳身邊, 不能陪妳過情人節! 唉呀! 不是說 『此情若是久長時, 又豈在朝朝暮暮』 嗎? 當然也就更不差一個情人節囉! 信用卡的帳單快來了就是了.

有情人也好, 沒有情人也沒關係. 所有人都情人節快樂!

遇水則發?

一位好友在先前寄來的聖誕賀卡中特別問到, 我任部落格荒蕪已久, 究竟什麼時候才會有新文章上傳? 另一位高中好友更是忍不住 『扣扣』 的幾度敲門留言, 問我究竟何時重出江湖?

其實, 一直也有一些新的文章構想及心情故事, 想和遠在各地的親人好友分享. 兒子更是已經至少兩次, 幫我更新了最新的版本. 只是. 最近好長一段時間, 我一直被家裡院子的自動灑水系統整得七葷八素的. 在問題還沒徹底解決前, 暫時實在沒有心情好好經營這片 『文字花園』.

儘管已經先後找來handyman 和plumber 修理, 也分別換了控水閥. 但奇怪的是, 不知為何還是有輕微漏水問題.

幾年前買這房子時的agent, 一方面幫我推薦水電工, 一邊笑著安慰我: 『你要發了. 你要發了—.』 是啊! 我也是一直以 『遇水則發』 來安慰自己. 問題是, 這』發』 字究竟是 『發財』 或』發瘋』 那就不知道了.

不過, 中國新年即將到來, 不如就先祝福所有朋友
新年快樂 大家發財囉!

大快人心

部落格停工已將近一年. 雖然一直也陸續有一些新文章的構想, 但總是意興闌珊, 最後也就都不了了之.

之前的最後一篇文章, 我曾對全球各地的災難及戰火不斷, 感到非常痛心難過. 而今年以來, 石油價格歷經暴漲(最近又不斷狂跌), 全球經濟也陷入極度的衰退, 這會兒連我們都遭到波及, 感受到日子有些不太好過, 狀況可說比一年前更差. 不過, 令人欣慰的是, 最近總算有些消息讓人覺得 『天地自有公道, 老天果然有眼』.

最近, 兒子特別花了很多時間幫我更新網站, 或許很快就會有新的文章po 上. 但在此之前, 忍不住要對近日一些新聞先表達一下心裡的感受. —-  哈哈哈! 大快人心啦!

心碎的聲音

在台北時和一位見面聊天, 朋友問我: 是否曾聽過自己心碎, 或心在滴血的聲音? 我想那必定是極深的傷痛. 回家後便傻瓜似地, 努力地在記憶中搜尋, 企圖從過去的大慟中找出可能的, 心碎的感覺, 或許就能喚醒曾聽到過的 “心碎的聲音” 或 “心在滴血的聲音“.

有記憶以來, 大姨婆是我生命中第一位故去的親人. 大姨婆和姨丈爺曾經和我們家族同住很長一段時間, 她過世時, 我甚至還沒上小學. 儘管所有人都對著我和姊姊說: “你姨婆最疼妳們倆了.” 但小小年紀的我, 根本不懂失去親人的痛, 就別說心碎的感覺了. 只是, 幼時的每個傍晚時分, 大姨婆總會端著一碗加了香灰和薄鹽的開水, 在屋簷下對著老天祈求保佑我和姊姊平安長大的身影, 至今在我腦海不曾褪去.

高中時有一天放學回家, 祖母小心翼翼地告訴我, 我最疼愛的小堂妹, 因被不識字的嬸嬸誤餵了姊姊的藥, 藥量過重死了. 然而, 或許是風寒或是那一天超過平常塞車, 兩個多小時的回家路程, 我卻竟然連哭或掉一滴眼淚的力氣都沒有, 躺在床上隨即沉沉睡去. 直到後來祖母發現我高燒到身體下的床板都跟著發燙, 才緊急央請鄰居將我送醫.

台灣的風俗裡, 小小年紀就過世的孩子, 是沒有任何安葬儀式的. 病癒後的我, 究竟如何接受小堂妹過世的事實, 已不復記憶. 但我似乎依稀記得, 昏睡中的我仍聽到, 每次到叔嬸家時, 當時排序最小的小堂妹, 總立即迎上來, 開心地喊著: “姊姊, 姊姊, 姊姊, – – – -”

成人後, 義父, 外公先後故去. 每一次也都感覺彷彿心的一部分,被狠狠地剝去後不斷地淌血. 心碎, 或許就是那樣的感覺吧?! 但我似乎還是沒喚起 “聽到心碎或心在滴血的聲音” 的感覺或記憶.

但我想起姐姐有一次說, 她和幾位同樣失婚的朋友一起吃飯, 幾個女人就那麼爭著搶著, 要唱江蕙的 “酒後的心聲“. 我想著其中部分歌詞: 凝心不驚酒厚, 狠狠一口飲乎乾, 尚好醉死勿擱活 – – 酒若落喉, 痛入心肝 – -. 忽然可以體會, 被離棄的心情, 或許就像被人拿刀在心頭猛砍. 那樣的痛, 在夜深人靜之時, 或許真的可以讓人聽到心在滴血的聲音吧?!

如果可能的話, 當然希望誰都不必去承受那樣的傷痛. 但無論經歷了心碎或淌血, 只要心還活著, 並還懷抱著一點點的愛, 相信總有療傷止痛復原的一天. 等到那天愛有了新的出口, 生命就可以再現新的希望.

只是, 心如果死了呢?

遲到的新年祝福

說來也實在丟臉, 都已經是一月二日深夜了, 才為文祝福大家新年快樂, 真不知是混什麼吃的?

最近這幾個月, 文章一直斷斷續續, 偷懶固然是原因之一. 但去年電腦超嚴重中毒後, 雖然老公幫我 format 過, 但使用起來就一直覺得問題多多, 非常不順手. 想到用個電腦就挫折連連, 難免意興闌珊, 文章自然就少了.

記得去年(2007)新年時還許了個願: 希望世界和平, 人人遠離災難貧窮 (其實這是過去每一年的願望). 然而, 從世界各地不斷的災難戰爭和國內政治紛擾看來, 這 『大哉願』 對老天爺或諸方神明來說, 恐怕都是個 『超級不可能的任務』 吧?! 所以, 今年我決定不再 『做白日夢』 了.

上次回台灣時, 電視上天天都有自以為是當紅偶像的業餘小丑, 賣力地在鏡頭前表演差勁的跳樑戲碼. 明明荒腔走板, 看得人頭都快炸了, 竟還是有許多人給予掌聲和 『愛的鼓勵』. 世道沉淪至此, 還有什麼可說的?

許多朋友問我: 總統大選時會不會回去投票? 我的答案是台灣如果註定走向什麼樣的命運 (或說台灣百姓選擇什麼樣的命運), 自然就會選出什麼樣的政府. 如果大家覺得 『吃飽不如看人耍寶』, 自然也會有政治人物可以滿足他們的需求. 我的一票真的沒那麼重要.  — 自有投票權以來, 第一次說這樣的喪氣話. 唉!

打從網站開始, po 上第一篇文章以來, 轉眼已經兩年. 原本只是分享海外生活點滴和心情故事, 但每當看到不幸的人(和動物),事,物時, 也常忍不住為文紓發感傷. 感覺心情似乎越來越晦暗, 寫起文章來也就更加覺得沉重.  加上感覺環境中仇恨, 分化與絕望的氣氛日形擴散, 不禁要問: 什麼時候開始, 我們的生活竟變得如此的充滿悲情和無力感?

若說新年有什麼新希望, 我想如果能跳脫那種充滿絕望的日子, 就再好不過了, 現在這個被野心政客教導出來 『充滿絕望, 非得找個敵人來恨,來怪罪』 的我們, 可一點都不像過去成長過程中學得的善良,韌性, 樂觀和對前程充滿希望的我們. 是該揮別那樣的陰影的時候了, 再也不想被攪進那些邪惡政客設下的泥淖中了. 嗯! 就從今天開始吧!

揮別了差勁的政治小丑, 來給自己找點真正開心事做吧?! 我半開玩笑地跟女兒說: 不如以後在部落格加個 『瘋婆子日記』 單元, 寫些生活上的白癡事, 白癡話, 白癡想法吧?! 沒想到女兒竟大表贊成. 想來她八成覺得, 我這老媽的確有寫不完的白癡事蹟. 好吧! 那就這麼決定了.

許願沒用,今年就不許什麼願了. 不過祝福還是要的. 那麼就祝福大家都能: 平安順利, 人人有飯吃, 個個沒煩惱 (別怪我的祝福太小氣, 實際點比較不會失望).

遠距夫妻(3)

我在美加認識的, 在海外陪孩子念書的媽媽們 (也有少數是爸爸), 絕大多數都是數著饅頭在過日子. 什麼意思呢? 就是訂好目標算好日子, 只等陪孩子讀書的任務一完成, 就整理行囊回台灣繼續另一任務 — 陪伴老公過後半生. 而這一目標, 則大多數是訂在孩子們都順利上大學之後.

剛到溫哥華時, 無論到學校等孩子放學, 參加學校活動 – – 等場合, 每當認識其他(伴孩子讀書的) 『書娘』 時, 有如例行公事似的, 總是會被問到: 『妳來多久了?』 『孩子小的多大了?』 『先生有沒有一起留下?』 等問題. 而結論也往往是: 『噢! 那你至少還得待上七年 – – .

在這之前, 我其實並沒有真正想過這個問題, 因此剛開始, 對於書娘們彼此之間的這些 『問候語』, 相當地不習慣. 在數不清多少次被問到這類的問題之後, 想到自己七年後才能回台灣, 也不禁有些心酸. 尤其聽到看到有人很快就可以回台時, 心裡更是十分的羨慕.

但另一方面我也發現, 相較於身邊的許多家庭, 七年其實並不算太長. 有些孩子比較小的, 或年齡差距大的, 或是三個或甚至四個孩子的媽媽, 就得待得更久了. 我已經算是 『被判陪孩子讀書』 案例中 『刑責』 較輕的了. 更重要的是, 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實在沒什麼好委屈的, 心裡也就踏實多了. 不過, 還是偷偷地在心裡給自己許下了: 『七年後, 如果兩個孩子將來都申請到 BC 省以外的學校, 我就可以回台.』 的目標.

但所謂: 『計畫往往趕不上變化』. 在數日子的過程中, 有時候事情, 或甚至自己的心情還是可能出現無法預期的變化. 像我後來認識的少數幾位媽媽, 便是這類的例子:

據其中一位已經在溫哥華待了十一二年的太太告訴我, 剛開始, 她也是經常期待老公前來探視她和兒子的日子. 但老公在台灣看診很忙, 根本很少有時間可以去看朢她們. 剛開始幾年, 她還會趁著暑假, 帶孩子回台團聚. 但或許是因為分隔兩地久了, 她越來越覺得, 就算見了面, 彼此也實在沒太多話題可談. 因此即使後來小兒子都快大學畢業了, 她都不想回台灣.

她説: 『我現在的日子過得多悠閒自在. 白天孩子上班上課, 我一個人想上街就上街, 否則在家休息看電視, 多好! 反而是有時候他來看我們, 總覺得無論做家事或是出門時, 都有兩隻眼睛緊盯著妳, 還 『妳應該這樣 – -, 妳應該那樣 – -』 的, 一大堆意見, 搞得彼此都不愉快. 因此, 以前明明是 『望穿秋水』 地盼著他來, 現在卻是他才剛到, 就已經開始恨不得他趕快回去.

另一位太太, 則是在拿到加拿大的移民簽證, 全家打算赴加報到時, 婆婆竟以死要脅. 老公最後只好留在台灣陪伴母親. 因為老公尚有其他兄弟姊妹, 因此原本以為陪伴母親一段時間加以安撫後, 便可以赴加與她們團圓. 不料, 一等就是十五,六年, 不僅還是沒能等到老公, 婆婆對她更是依然不諒解, 認定是她要老公拋棄老母移民加拿大.

她終於明白, 和老公今生是團圓無望了.

遠距夫妻(2)

老公回台後, 我每天忙於煮飯,洗衣,整理家務及接送小孩. 但在忙完家事之餘, 還是不免思念起台灣的親人朋友. 另一方面, 當然更期待老公有空能多去溫哥華探望我們. 但人家畢竟不是 『櫻櫻美代子』, 何況一家的生計, 全賴老公辛苦工作, 怎麼忍心苛求? 好吧! 我於是決定給自己找點其他的事做.

今年初吧? 有一次返台時看電視, 偶然轉到一個由一對 『俊男美女』 主持, 專門(說好聽是)挖人隱私, 其實有時候恐怕是道聽途說, 甚至是捏造事實的談話性節目. 在該集節目裡, 一位來賓光是 『聽他朋友說』, 就可以把所有陪小姐公子在國外讀書的媽媽們, 一口氣全部打為 『因為海外生活孤單寂寞, 因此個個紅杏出牆搞外遇』. 至於小留學生呢? 就更不用說了, 全被他指為 『因為怕被當地學生欺負, 所以成群結黨, 搞起幫派來了 』 的不良少年.

我在電視前聽得七竅生煙, 差點沒把電視給砸了. 還好當天節目中還請來另一位來賓, 自己也曾經是小留學生, 當場便毫不客氣地予以反駁. 活該, 丟臉了吧? 隨便聽個案例 (搞不好還是自己胡掰瞎扯的), 就上電視耍嘴皮子賺錢. 若不是當場被人 『洗臉』, 我們這些 『美加娘』 豈不含冤莫白?

的確, 海外生活是較單調無聊, 但又不是人人熱衷往外跑, 或非得天天會朋友, 我自己有時就是很能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幾天不出門的個性. 當然, 偶而也會幾個朋友互相串串門子, 或是相約外出逛街買些家用品. 此外, 就是去上課學英文了.

既然要在海外生活, 我決定去上課, 加強自己的英文能力. 如此一來, 不僅生活更充實些, 也可以稍稍沖淡對在台親人的思念.

也就是在學校裡, 我認識了其他同樣來自台灣, 但已經過了多年 『遠距夫妻』 生活的朋友. 也才第一次體認到: 『時間』, 不僅僅是治療思念的最佳良藥, 很不幸的, 他同時也是感情的 『疏離劑』 – – –

遠距夫妻

相戀中的男女, 總是恨不得能夠經常見面, 最好還能天天膩在一起. 所謂 “朝朝暮暮” 不是麼? 然而有時偏偏身不由己, 或許因為工作, 留學, 或許男方服役, 或是雙方住的地方相隔遙遠 – – 等等因素, 而不得不談一段遠距離的愛情. 這時, 少不得的就得忍受兩地相思之苦了.

有人說: 遠距離的愛情, 即使沒有第三者的介入, 最後也大多無疾而終. “兩地相思”, 畢竟還是不如天天相見來得甜蜜, 也就難怪年輕人們寧願相信 “朝朝暮暮”, 而不信什麼 “天長地久” 了.

然而, 在聽過,看過好幾樁 “遠距離夫妻”, 最後終於走上離婚或家庭破裂之後路後, 不禁要懷疑: 結過婚的女人, 難道會比年輕女孩們來得天真來得傻嗎? 真的會相信, 自己和另一半的愛情 “堅若磐石”, 以及所謂的: “兩情若是久長時, 又豈在朝朝暮暮?” 以為儘管萬不得已必須分隔兩地, 應該也不至於有什麼問題?

十一年前, 我和孩子即將移居加拿大前夕, 好友夫婦特別為我們餞行. 席間, 趁兩個男人談公事之時, 好友偷偷的叮嚀我: 到了溫哥華一切安排妥當之後, 記得經常打打電話, 寫寫e-mail 關懷問候一下老公, 免得離久情疏, 感情變淡了- -. 還說: 何況, 你老公長得很不錯, 也算是頗有女人緣 – – – -”

我心裡雖然難免有些不平: 為什麼是我得關懷問候他, 而不是他來關心我和孩子? 我們在異鄉難道就不辛苦不孤獨? 至於說他長得不錯 (長相斯文是真的), 難道我長得就像豬八戒, 恐龍姊 (媽) 嗎? 不過, 還是真心地感謝朋友的一番好意和用心.

到了溫哥華, 在幫忙我們安排好住處, 孩子學校, 以及買車, 添購傢俱, 生活用品等事宜之後, 老公也不得不整理行囊 , 返台繼續他的工作. 而就在準備出發送老公前往機場搭機時, 想到此後只有自己和兒子女兒要在異地生活, 我忍不住哭得稀哩嘩啦 + 柔腸寸斷 (唉! 沒辦法, 天生比人愛哭. 呵呵!), 還害得老公差點不忍離開 – – -.

呼吸困難

近日深為呼吸困難所苦.

說是呼吸困難, 其實曾經在報紙上看過一篇文章提到, 比較正確的說法好像是 “過度換氣症候群”. 也曾看過醫生, 有說可能是對氣候或環境中的某個(或某些)因素過敏, 也有說是 “自律神經不協調”, 甚至還曾被醫生懷疑有心理上的因素.

無論如何, 呼吸困難的毛病一旦發作, 還真恨不得能把胸口剝開, 心想多一點空氣進入, 或許可以讓呼吸順暢些. 超級嚴重時, 甚至無法躺下睡覺, 非常地痛苦 (因為坐著時, 呼吸多少還是會比躺下時來到稍微順暢些). 也許不應該說這麼消極的話, 但超嚴重時, 真的不免想: 乾脆死了算了.

小時候, 四叔常開玩笑說: “憨甲未曉扒癢” 或是 “憨甲未曉喘氣 ” (笨到不會抓癢, 呼吸 ) 每次發作時, 想起四叔說的這話, 就不禁想: 自己還真是 “笨到不會呼吸”.

當然, 這毛病也不是完成沒輒. 以前醫生就開過氣喘患者使用, 氣管擴張的藥物 (就是那種對著嘴巴噴氣的小瓶), 以稍稍紓緩呼吸不順的情況. 後來, 只要一發作, 我索性自己到藥房買來使用, 不過還是無法改善太多就是了.

幸運的是, 搬到國外之後, 呼吸困難的情形, 已經幾乎不曾再發生過. 這或許是因為加州的氣候較台灣乾燥許多吧?!

至於, 為什麼這一次會突然再犯, 而且還 “來勢洶洶” 就不得而知了.

另一個你

閒來沒事看台灣帶回來的日本錄影帶, 發現片中一位女角, 竟然長得超像台灣的一位女演員( 只是年紀稍稍大了一點). 因為實在太像了, 套句人們常說的玩笑話: 她們該不會是失散多年的姐妹吧?! 另外, 不久前在電視上也看到一位日本男演員, 和台灣一位男歌星簡直是 “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前幾天女兒給我看了一位據說是此間電視上非常知名教做菜的女士的照片. 我一看差點沒給嚇到, 因為她根本是女兒的一位老美好友的 “翻版”~ uh, 老一點的翻版. 或者更精確一點說, 女兒的那位好友, 十幾二十年後大概就是長那樣 (或打扮成那樣) 吧?!

記得曾經有人說過: “在這世界上的某個角落, 一定存在著一個長得和你一模一樣的人. – – – ” 我其實一直都非常地相信, 甚至相信 — 說不定還不只一個呢!

女兒在台灣時的一位小學同學 (也是我們同大樓的鄰居), 也許是有著原住民的血統吧, 濃眉大眼長長的睫毛, 皮膚稍微有一點點黑, 長得非常的漂亮出眾. 沒想到來到加州以後, 我和女兒不知有多少次, 在路上看到長得和她神似的拉丁裔女孩. 每一次, 我們總是非常有默契地轉頭對看, 然後脫口而出: “張 XX ! ”

記得第一次看到長得簡直是她 “雙胞胎姐妹” 的女孩時, 我和女兒還開玩笑, 下次回台灣時要告訴張 XX: 我們在洛杉磯看到妳 “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姊妹”. 但這多麼多年下來, 我們從看到她 “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姊妹”, 慢慢到三胞胎, 五胞胎, 不得不開始懷疑: 這個在台灣算是十分令人羨慕, 洋娃娃一樣漂亮的臉孔, 在拉丁裔女孩裡, 是不是竟是某種程度的 “大眾臉” ?

不過, 即使如此, 這好歹也絕對是一張非常漂亮的 “大眾臉” (還得跨洲才找得到唷!). 如果是在生活周遭經常被錯認為 “陳家大嬸” “李家大嫂”, 或是 “我哥的高中同學”, “- – -” 的大眾臉, 恐怕就會恨不得 “這世界最好沒有任何長得跟自己像的人”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