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就是那首歌

End of the world?

昨夜, 老公守了一夜的電視, 關心在台灣的選舉新聞. 我則寧願上樓把好久沒整理的洗臉檯, 浴室和馬桶都徹底給刷得乾乾淨淨, 還順便就著擦得晶亮的鏡子, 幫自己除掉了不少頭頂大患 (更正確的說, 應該是 “心頭大患”) — 白頭髮.

唉, 日子總還是得過的呀! 我真是越來(老)越能了解祖母所說: “到後頭去幫我把碗洗一洗去吧!” 的深刻意義了. 不就活在當下唄. 想那麼多做啥呢?

早上起來, 也沒見太陽躲起來哭呀. 鳥兒不也依舊練合唱似地, 在枝頭上嘰嘰喳喳的唱和著? 咱家的小狗子, 更是活蹦亂跳的, 吵著要到後院玩耍和吃牠最愛的雞肉乾. 沒見世界末日嘛! 還好, 我昨夜趁空把浴室給刷清乾淨了. 嗯 – – -.

相信絕大多數的四, 五年級生大概都記得那首歌 — End of the world 吧?!

Why does the sun go on shining?

Why does the sea rush to shore?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Cause you don’t love me anymore.

 

Why do the birds go on singing?

Why do the stars shine above?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It ended when I lost your love.

 

I wake up in the morning and I wonder

Why everything is the same as it was

I can’t understand, no I can’t understand

How life goes on the way it was

 

Why does my heart go on beating?

Why do those eyes of mine cry?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It ended when you said: “Good bye”

 

~ End of the world ~

 

不就像歌詞裡說的嗎? — –太陽仍然照耀, 海水依舊拍岸, 小鳥仍開心地歌唱, 星星也高掛天上眨眼. 最最重要的是 – – 我們的心臟不也還繼續努力地跳動著?

記得當年, 我還在學校讀書時, 曾適逢某古預言家預言的”世界末日” 在即. 我和有些豬朋狗友同學就想了:” 反正都快世界末日了, 還讀什麼書, 寫什麼功課呢? 隨便吧!” 結局是, 世界並未如預言走到盡頭, 倒是我和同學差點 “End” (完蛋). 還不就是考試成績亂七八糟, 被兇巴巴的地理老師給狠K了嘛!

天要下雨, 娘要出嫁. 就算有人被賣了, 還歡天喜地的幫人家數鈔票, 那也都是沒辦法的事呀! 何況, 就算天真塌下來, 也還有高的人頂著. (這時就要想了, “矮” 還真是有那麼點好處的.) 想開一點吧! 日子總還是得過的嘛!

哎喲! 吃飯時間又到了, 得做飯去囉!

附註: 所謂 “四,五 年級生”, 是指民國四十及五十幾年次者 (約相當於西方紀元五O和六O年代出生的人).至於所謂五年一班, 二班 – – , 則是指民國五十一, 五十二 – -年次者.

離別心情

放了整整三個月的暑假, 女兒學校即將開學. 又得整裝返校, 迎接另一個新學期的開始.

四個半小時左右的飛航行程. 再加上候機, 轉機, 七八個小時, 是絕對少不了的. 過去無論是否有行李要托運, 通常先在家裡用電腦辦理 check in, 接下來大概只要在一個半小時前到達機場即可. 但順應新一波的 “反恐”, LAX 機場加強行李檢查. 為了避免屆時排隊延誤, 我們決定讓女兒早個三小時抵達機場.

八點多的飛機, 算算四點四十就得起床, 結果卻是比鬧鐘更早醒來. 女兒夜裡睡得不好, 也早已醒來看著電視. 在催著她趕緊漱洗時, 小狗子也起來湊熱鬧.

出門時天還沒亮, 五點半左右就到達了機場, 卻發現旅客早已大排長龍. 我們甚至找不到位子放女兒下車. 在機場工作人員指揮下, 我們只能停在長龍的最前端. 由於不准多耽擱, 將行李拿下車之後, 再匆忙地與女兒擁抱道別, 就不得不趕緊上車駛離. 望著女兒背個大書包, 再拖著兩個大皮箱, 走向隊伍最盡頭的背影, 忽然一陣心酸.

自女兒到外州讀書之後, 這樣的情景, 其實早已數不清. 雖不至經常”淚灑機場”, 但女兒每次離家, 總要兩三個月才能回來, 我們心裡自然難免不捨. 對於女兒選擇到外地求學, 我們也只能尊重. 只是, 每到離別之際, 還是不免惆悵.

記得在加拿大溫哥華時, 外子因工作不能與我們同住. 有時來探望我們, 匆匆幾天又得離去, 加上和孩子獨自在海外生活的不安定情緒, 每次送先生到機場前夕, 心情總是非常的紛亂, 情緒也變得有些不穩. 一位和我們家一樣情況的朋友說, 她老公就笑稱這叫 “老公返台前夕症狀群”. 這樣的離別心情, 相信許多獨自帶著孩子在國外生活的媽媽們, 應該都能夠體會吧?!

而不論給父母子女送行也好, 給老公親人送行也罷. 有一首叫 “車站” 的台語歌裡的歌詞, 或許最能深刻體現那種離情依依的心境.

火車已經到車站, 阮(我)的心頭漸漸重,

看人歡喜來接親人, 阮是傷心來相送.

無情的喇叭聲音, 聲聲陳(響),

月台邊, 依依難捨心所愛的人.

火車已經過車站, 阮的目眶已經紅,

車窗內心愛的人, 只有期待夜夜夢.

—- 車站 —-

Concrete Angel

在這趟印州及芝加哥之旅中, 女兒在車上放了一首英文歌曲 concrete angel 給我們聽, 讓我聽了幾乎心碎. 回家後, 趕緊上網查出完整歌詞. 看完之後, 更是讓我當場淚如雨下.

歌詞敘述一個受虐的小女孩, 在鄰居和教師的冷漠及疏忽下, 孤獨地忍受著家人的虐待. 面對殘酷的命運, 弱小的心靈, 有時甚至 “但願自己從來不曾降生到這個世界”. 想到之前寫到的 “折翼的天使” 中, 有個可憐的小女孩, 也是在世人還沒來得及發現拯救前, 就不幸從這世界消失. 真實的事例, 對照歌詞裡的情境, 更是令人感到說不出地沉痛.

 

Concrete Angel

She walks to school with the lunch she packed Nobody knows what she’s holdin’ backWearin’ the same dress she wore yesterday
She hides the bruises with linen and lace
The teacher wonders but she doesn’t ask
It’s hard to see the pain behind the mask
Bearing the burden of a secret storm
Sometimes she wishes she was never born

Through the wind and the rain
She stands hard as a stone
In a world that she can’t rise above
But the dreams give her wings

And She flies to a place where she’s loved Concrete angel

Somebody cries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The neighbors hear, but they turn out the lights
A fragile soul caught in the hands of fate When morning comes it’ll be too late
Through the wind and the rainShe stands hard as a stoneIn a world that she can’t rise above But the dreams give her wings And she flies to a place where she’s loved Concrete angel
A statue stands in a shaded place An angel girl with an upturned face
A name is written on a polished rock

Through the wind and the rain She stands hard as a stone In a world that she can’t rise above But the dreams give her wings And she flies to a place where she’s loved Concrete angel

*** Martina Mcbride ***

這首歌不僅歌詞賺人熱淚, 曲調也十分淒美. 上網鍵入 Concrete Angel 查詢,就可找到不少網站提供這首哀傷歌曲的試聽.我打算明天就去買張 CD, 回來聽它個夠也哭它個夠. 但更希望, 這世界再也不要有任何暗夜裡, 躲在角落哭泣的 concrete angel .

一樣看花兩樣情

一直以來, 當心情不太好時, 常會開車到海邊走走. 總相信看看廣闊的大海, 會讓自己心情大為開朗. 日前卻傳出台灣女星葉雯, 疑似因久病及憂鬱症等因素而厭世, 在台北縣石門投海自盡的不幸消息, 令人不勝唏噓.

CIMG3554.JPG

當我們徬徨無助時, 是否也會有一座燈塔, 為我們指引人生的方向?

相信必定是極深沉的痛苦, 讓人難以走出人生當時的那道關卡, 才會選擇一死吧?! 只是, 同樣是在海邊, 有人是心情愉快地, 去享受海上活動的樂趣; 相信也有些人和我一樣, 希望藉著遼闊的大海, 開闊自己的心情及心胸; 有人卻選擇葬身大海, 同時埋葬難以擺脫的病魔及無止境的苦痛. 這是多麼的不同啊!

昨晚睡前突然想起高中時期, 音樂老師教的一首歌: (歌名已不記得, 不知是否為 “花落時”?

花落時, 花落時, 怎奈風聲又雨聲?

也可喜, 也可驚, 一樣看花兩樣情:

有人但惜好花落, 有人且喜結果成.

一樣看花, 兩樣的心情, 相信絕對不全然因為生性樂觀或悲觀. 人生際遇的不同, 與看花當時的心境, 相信更會影響看到 “落花” 時的心情吧?!

祈願所有深受病痛或苦楚的人, 最後都能走出生命中的關卡. 畢竟, 選擇離開人世, 留給家人朋友的, 都將只是永遠無法抹平的傷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