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小小說

小小說–無愛(中)

後來開始陸續有人捎來訊息. 先是花蓮某大旅館老闆夫婦, 沒有女兒, 因此想領養個女孩; 對面鄰居嫁到美國的女兒, 也帶著她同是嫁到美國, 不孕的好友來訪, 探詢是否可能讓她們領養小妹回美.

她從小由祖母帶大, 小妹滿月前, 則是她一直幫忙換尿布泡奶, 也曾經不止一次, 半夜起來哄她入睡. 想到她可能被人領養, 甚至被遠帶到美國, 她開始感覺到懂事以來, 第一次的別離之痛.

也不知何處找來的膽量, 她竟開口跟向來嚴厲的母親請求, 抱養可憐的小堂妹. 或許是小妹長得實在可愛, 也或許命中真注定有短暫的母女之緣吧? 母親竟然同意了. 甚至還讓她做主, 給小妹取了名字. 但在內心深處, 她卻是怎麼也忘不了, 嬸嬸當時那聲聲的 “無愛! 無愛!” 於是偷偷地在心裡叫她 “無愛”.

小妹其實可以說是她和祖母一起帶大的. 她從不在乎別人可能懷疑她是未婚媽媽的眼光, 總帶著她四處蹓. 她所有的好友都知道小妹,甚至和後來的老公認識交往後, 也常和他一起帶著小妹出遊. 還曾經被公車上的老太太問到: 這是妳的第幾個小孩? 她依然毫不在意. 或許在某種心情上, 她真是把小妹當成她的女兒吧!

突然斷了和小妹形式上的姊妹關係, 肇因於一次母親和嬸嬸的嚴重口角. 事後母親覺得, 幫她們撫養女兒多年, 卻沒得到應有的”尊重與感謝”, 因此堅持終止和小妹的領養關係.

沒想到, 叔嬸竟也以小妹曾剋死一位姊姊, 而不肯讓她”回家”. 雖然這個姊姊, 其實是和兩名兄姊同時得到瘧疾, 卻被母親不小心餵服了哥哥的藥, 疑似藥量過重而死的.

小妹最後還是留在祖母身邊, 由祖母繼續照顧. 只是母親不再付給祖母帶小妹的費用, 和任何小妹的花費.

她心裡想著, 有些失了神. 一部摩托車突然在後方急竄而來, 還猛按喇叭, 她趕緊將小妹拉向路旁. 騎士騎過後, 還惡意地回頭笑了一下. 她氣得想罵人, 小妹還是一貫的好性情, 輕輕地要她: “別跟他生氣. 年輕人嘛, 不懂事. ”

進了旅館大廳, 櫃台人員看到她們時顯得有點驚訝, 隨即又堆滿了職業性笑容地向她們問好. 她們搭乘電梯上了樓, 清潔人員正好整理完房間, 轉身推著清潔車離去. 房間不大, 但有個小小的廳. 她將剛買的便當拿了出來, 準備開始用餐. 小妹這時卻拿出一串佛珠 “這是我自己串的, 是要送給妳的- – “.

她忽然想起小妹小時候, 她也曾買給她各種顏色的珠珠手鍊. 小女孩還曾經天真的說:”姊姊, 我長大了, 也要買漂亮的鍊子送給妳.” 而今, 小妹長大, 實踐了她兒時的小小承諾, 卻是此番的情景.

小小說–無愛(下)

小學畢業後, 小妹就沒再繼續求學. 剛開始曾經到一家早餐店幫忙, 老闆娘對她非常疼愛照顧. 但不久她自己女兒高中畢業, 可以到早餐店幫忙, 也就不需要小妹這個小幫手了.

後來, 鄰居介紹她到住家附近的工廠工作. 因為年紀小, 還不會車衣服, 只能幫忙捆裝或搬搬衣服, 有時也幫忙遞送針線紐扣等. 工廠裡空氣不好, 又經常搬運超出她體力負荷的重物. 一個滿月時都還不到1500公克的早產兒, 身體也一向特別瘦小, 健康終於出了狀況.

當時她早已結婚, 卻沒能力多為小妹做些什麼. 直到知道她身體不適時, 才將她騙到家裡, 硬是帶著她到附近的一家中型醫院看病. 醫生在聽過她陳述的症狀之後, 判斷可能是腎臟的問題. 至於是因為出生時腎功能就不太健全, 或者工作的工廠內飄浮的棉絮過多, 又或搬負過重物品, 醫生一時也無法確定.

當時那位醫生顯然對於她家人, 竟讓一個原本應該還在被家人呵護疼愛階段的孩子到工廠工作, 非常不能諒解. 她心裡儘管感到萬分慚愧, 卻也無能為力. 婚後就待在家中專心做家庭主婦, 沒有一份收入, 實在沒有勇氣跟老公開口, 也沒能力私下接濟祖母和小妹. 尤其令她無法諒解的是, 母親不喜歡她再和叔嬸一家人來往, 諷刺的是, 其中竟也包括被叔嬸”掃地出門”的小妹.

“前兩天, 我回去看了祖母.” “我也打算過兩天回去看她, 她還好嗎?” “身體倒還好, 只是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她看到妳, 還是哭嗎?” “比較不哭了.” 小妹後來接觸了佛法, 20 歲時就決定出家. 祖母當時十分不捨, 呼天搶地的哭道: “沒良心啊! 我把妳養這麼大, 竟然要給我跑去出家.”

“我是想告訴妳, 如果妳想回來, 可以搬來跟我們一起住. 或者- -” 她接著說: “上次祖母在電話裡也說過, 妳還是隨時可以搬回去和她住. ” “姊, 我知道妳對我好, 可是我在寺廟裡很好很自在, 妳真的不需要為我擔心.” “妳不必現在就做決定. 任何時候, 只要妳決定了, 我一定會歡迎妳回來.” “我知道, 可是我現在真的過得很好.”

她知道說服不了這個小她17,8 歲, 外表柔弱但其實個性堅強的小妹, 只好換個話題: “妳現在身體好嗎?” “還好.” “身上有錢嗎?” “我沒什麼機會要用錢.” 她還是硬塞些錢到她手裡 “收著, 需要用的時候就有了.”

“姊, 有句話我一直想告訴妳- -.” 她抬頭看著她, 又接著說: “其實, 小時候我常常想: 如果妳是我媽媽, 那該有多好?” 多年來不斷在她心中翻攪的悔恨情緒 — – 當年不該請求母親收養她的, 那時若讓她給那對花蓮旅館負責人夫婦領養, 或被帶到美國, 甚或任何其他可能, 應該都比現在好吧?- – ” 如今終於釋放.”是我害了妳.” 她幾乎崩潰.

“姊, 妳不要這麼說. 我從來沒有怨恨過, 相反的, 我非常感謝妳, 讓我在想到母親這個名詞時, 有個想像的對象. 在我心裡, 妳真的就像是我的媽媽- – -. ” 眼淚一顆顆地從她臉頰上滑下. “不過, 姊, 妳放心. 我現在過得很平靜, 我會永遠記得妳對我的好, 也永遠為妳祝福.”

她送小妹出來搭車時, 太陽似乎已經不再那麼酷熱. 望著她上車時的背影, 她輕輕的在心裡最後再對她說一聲:”再見了, 無愛.” 小妹坐定後, 向她輕輕揮手道別, 她用嘴型跟她說: “小師父, 再見!” 隨即看到小妹臉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是啊! 以後該稱小師父了. 踏著輕鬆的心情走向旅館, 她決定明天就回去看祖母.

小小說–無愛(上)

出國多年, 一直沒有機會回國. 第一次回來, 她最想見的其實不是母親, 不是一些死黨好友, 而是那個 “曾經是她妹妹” 的女孩.

天氣酷熱不堪, 她在旅館外的公車站等著小妹的到來. 炙熱的太陽, 像一顆巨大的火球, 在頭頂上無情地燃燒著. 她向來受不了熱, 甚至還曾多次因為天氣太熱, 引起喘不過氣來的情況.

各種路線的公車, 一班班的停下後又離去, 就是沒見到小妹的蹤影. 她開始感到呼吸有些不順, 不得不躲到後方的騎樓下, 是心理因素吧? 她在太陽下, 其實也不過待了十幾分鐘啊!

又有公車駛近. 車門打開後, 一位年輕的媽媽首先拾級而下, 在將跨到路面時, 又轉身牽下一名四五歲大的男孩, 男孩淘氣地半走半跳的下了車. 接下來一個瘦小身影, 正是她幾年不見的小妹. 不變的靦腆笑容, 一樣的從容神色, 她趕緊迎向前去.

“姊姊!” 似乎忽然驚覺不該再稱她為姊, 隨即尷尬的一笑. “沒關係啊! 我永遠妳的姊姊啊!” 她心裡想著, 卻因為喉頭突然一緊, 而沒能出聲.

“在寺廟裡過得還好嗎?” “很好!” 望著她完全落了髮的頭頸, 一波波過去的記憶, 一時間竟如四周的熱浪一般席捲而來. 她再忍不住, 眼淚奪眶而出. “我真的很好, 不用為我擔心.” 她細聲的在一旁安慰. 一位出家師父走在馬路上, 本已十分引人注目, 她又如此淚眼婆娑的, 自是更加令人側目.

她輕輕地拭去了眼淚, 轉過身問她 “餓了嗎? 我們去買點素食到旅館裡吃好不好?” 昨天她已經先在旅館附近繞過, 並且發現了一家素食自助餐, 她於是不由分說的帶著她往那方向走去. 接下來的時間, 她幾乎完全無法開口說話, 就怕一開口, 眼淚又將決堤.

小妹其實是叔嬸的女兒. 因為早產, 生下來時肚皮十分細薄透明, 幾乎可以看到腹腔內的所有器官. 因為家裡並不富裕, “又是個女孩” (這其實才是最重要的吧? 她一直如此相信著.), 家裡實在不可能為她承擔當時每天三百塊錢寄在醫院保溫箱的費用. 後來是祖母一左一右一腳底, 用三個熱水龜為她 “土法保溫” 的. 也合該她命大, 竟然也就這麼給救下來了.

滿月時, 祖母跟隔壁雜貨店借了磅秤幫她量體重, 加上身上的薄衣和裹身的小毯子, 也不過兩台斤半 (1.5 公斤)重. 此後, 祖母就習慣叫她 “兩斤半ㄟ”. 她曾問嬸嬸: 打算給她取什麼名字? 嬸嬸卻回她: “啊都無愛 (不想要)了, 還要取什麼名字?”

滿月後不久, 祖母將小妹交由叔嬸帶回去自己照顧. 她幾次下了課, 特意多坐兩站的公車去看她, 總見到不是尿布該換沒換, 就是哭得一身濕, 甚至還常常不見嬸嬸的蹤影. 那時還在讀高中的她就已經可以體認, 叔嬸是確定不要這女兒了- – – .

到了素食店, 老闆娘抬頭看到小妹, 立即熱情地招呼: “師父, 阿彌陀佛!” 她為小妹和自己各拿了個便當盒, 小妹該是因為客氣, 只少少地裝了點菜. 她半強迫地, 為她多裝了好些菜. 她想說: “妳太瘦了, 多吃點!” 看著她一身的袈裟, 忽然不知道這麼說, 會不會失禮.

結帳時, 老板娘先是不收她們錢, 經她們一再婉謝後, 又堅持無論如何要給她們打折. 一位老人家幫著說, 最後只好接受盛情. 出了門, 她問小妹:”妳是因為擔心她會少算或至不收妳錢, 才不肯多拿些菜的吧?!” “我很少在外面吃. 但偶而在外面吃, 常會遇到人家要少收錢或根本不收錢的. 她們做這行, 已經很辛苦, 賺得大概也不會多, 實在不忍心佔她們便宜.” 小妹的善良, 一直讓她十分的心疼.

那隻撞上飛機的小笨鳥

我是隻小小鳥, 飛就飛, 叫就叫, 自由逍遙. 我不知有憂愁, 也不知有煩惱, 只是愛歡笑.

大家好, 我叫做小小鳥, 是我們家所有兄弟姊妹中, 第一個學會飛的哦! 剛開始學飛的時候, 媽媽先帶我們在巢邊的樹枝和樹枝之間練習, 再慢慢練習飛到我家對面的那棵樹. 我很快就學會了, 而且已經可以一下就飛得很遠. 弟弟妹妹們都還不太會飛, 也都還飛不遠, 所以現在都還只能在我們家附近的樹之間飛來飛去呢!

媽媽說, 我可以開始出去看看這個世界了. 媽媽還說, 整個廣大的天空都可以任我們鳥類自由飛翔, 只是我還小, 最好還是不要飛太遠, 不然可能會被 “吃鳥的大怪獸” 抓走.

我沒有聽媽媽的話. 因為我好喜歡迎著風飛翔的感覺, 所以總是不小心越飛越遠. 一路上, 只要遇到同樣在天空中飛翔的其他鳥兒, 我都會開心的跟牠們問好. 那些小鳥叔叔 阿姨 哥哥 姐姐們, 也都會很親切的跟我打招呼. 有時候牠們還會提醒我: 不要飛太遠, 小心迷路. 或是: 不要太晚回家, 免得爸爸媽媽擔心.

咦! 前面好像飛來一隻好大好大的鳥. 我要趕快過去跟牠打聲招呼, 順便看看牠是隻什麼樣的大鳥, 回去就可以說給我的弟弟妹妹們聽, 牠們一定會很羨慕!

“嗨! 大鳥叔叔您好! 我是小小鳥, 您好嗎?” 可是大鳥叔叔好奇怪, 不但不理我, 還一直對我發出轟隆轟隆的大吼聲. 更奇怪的是, 牠好像一直用一種很奇怪的吸力, 要把我吞進它大大大大的嘴巴裡面. 最恐怖的是, 牠好像還不只有一個嘴巴. 難道, 牠就是媽媽所說的 “吃鳥的大怪獸” 嗎? 那我要趕快逃走, 不然如果被大怪獸抓走了, 媽媽找不到我, 一定會很傷心的.

可是大鳥叔叔一直不放開我. “大鳥叔叔, 請你不要把我抓走, 我媽媽和弟弟妹妹都還在家裡等我呢! – – – 大鳥叔叔, 我以後不敢了. 請你放我回家. 請 – – 你- – – 放- – – -”.

** 寫於看到數名全副武裝英軍在伊拉克, 將四名手無寸鐵 “鬧事” 的伊拉克平民少年 , 強行拖到營區後方毆打, 甚至凌虐羞辱的新聞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