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四月 2009

過敏與流感

回到美國已經快四個星期. 剛回來時的兩個多星期, 可以說是在眼淚和鼻水中過的, 加上旅途疲累和時差, 一個字– 『慘』 啊

因為返美前曾經和老公去大陸一星期, 先是北京, 而後到上海, 再取道香港返回台北,第二天就又飛回LA.  我因此一直認為, 可能行程太緊湊, 累病了. 再說, 短短一周從潮濕的台北, 到乾冷的北京, 到了上海的第一天竟又 『幸運地』 遇上風雨交加的天氣. 呵呵, 呵呵. 而後香港, 台北, 洛杉磯, 身體恐怕根本來不及適應, 就又飛到了』下一站』, 不病才怪.

整天不斷地打噴嚏, 流鼻水, 眼睛更不時淚眼汪汪, 然而無論是感冒糖漿, Advil 或是Ruru 全部無效, 我不禁有點懷疑: 難不成– 偶素去大陸時得了禽流感 或 SARS 什麼的?– (果然是無知的女人).  可是除了前述症狀之外, 並無發燒, 咳嗽, 頭痛等病徵啊! 這時我才開始懷疑自己恐怕是過敏了.

果然和朋友通電話之後, 更加確信自己恐怕真的是過敏了.  因為來美已經十年, 並沒有患過花粉熱, 因此之前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過敏. 前幾天天氣突然轉暖, 朋友和女兒這兩位花粉熱』資深患者』, 也開始出現過敏症狀. 而我這個沒花粉症病史的人, 竟比她們先中獎. 呵呵- 呵呵- 阿這是什麼情形啊?

令人難過的是, 我自己在這邊耍白癡, 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麼禽流感的同時, 墨西哥卻因嚴重的豬流感疫情, 據說已有超過一百人因此病故, 真是令人非常難過.

不只是在墨西哥, 美國 加拿大等國也開始出現病例. 早上老公緊張兮兮地e-mail 我和孩子們, 要我們沒事避免外出. 看台灣新聞報導得風聲鶴唳, 感覺未免太嚴重了吧?! 不過無論如何, 希望豬流感疫情趕快穩定下來, 不要再蔓延, 也不要再有人不幸受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