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夫妻(3)

我在美加認識的, 在海外陪孩子念書的媽媽們 (也有少數是爸爸), 絕大多數都是數著饅頭在過日子. 什麼意思呢? 就是訂好目標算好日子, 只等陪孩子讀書的任務一完成, 就整理行囊回台灣繼續另一任務 — 陪伴老公過後半生. 而這一目標, 則大多數是訂在孩子們都順利上大學之後.

剛到溫哥華時, 無論到學校等孩子放學, 參加學校活動 – – 等場合, 每當認識其他(伴孩子讀書的) 『書娘』 時, 有如例行公事似的, 總是會被問到: 『妳來多久了?』 『孩子小的多大了?』 『先生有沒有一起留下?』 等問題. 而結論也往往是: 『噢! 那你至少還得待上七年 – – .

在這之前, 我其實並沒有真正想過這個問題, 因此剛開始, 對於書娘們彼此之間的這些 『問候語』, 相當地不習慣. 在數不清多少次被問到這類的問題之後, 想到自己七年後才能回台灣, 也不禁有些心酸. 尤其聽到看到有人很快就可以回台時, 心裡更是十分的羨慕.

但另一方面我也發現, 相較於身邊的許多家庭, 七年其實並不算太長. 有些孩子比較小的, 或年齡差距大的, 或是三個或甚至四個孩子的媽媽, 就得待得更久了. 我已經算是 『被判陪孩子讀書』 案例中 『刑責』 較輕的了. 更重要的是, 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實在沒什麼好委屈的, 心裡也就踏實多了. 不過, 還是偷偷地在心裡給自己許下了: 『七年後, 如果兩個孩子將來都申請到 BC 省以外的學校, 我就可以回台.』 的目標.

但所謂: 『計畫往往趕不上變化』. 在數日子的過程中, 有時候事情, 或甚至自己的心情還是可能出現無法預期的變化. 像我後來認識的少數幾位媽媽, 便是這類的例子:

據其中一位已經在溫哥華待了十一二年的太太告訴我, 剛開始, 她也是經常期待老公前來探視她和兒子的日子. 但老公在台灣看診很忙, 根本很少有時間可以去看朢她們. 剛開始幾年, 她還會趁著暑假, 帶孩子回台團聚. 但或許是因為分隔兩地久了, 她越來越覺得, 就算見了面, 彼此也實在沒太多話題可談. 因此即使後來小兒子都快大學畢業了, 她都不想回台灣.

她説: 『我現在的日子過得多悠閒自在. 白天孩子上班上課, 我一個人想上街就上街, 否則在家休息看電視, 多好! 反而是有時候他來看我們, 總覺得無論做家事或是出門時, 都有兩隻眼睛緊盯著妳, 還 『妳應該這樣 – -, 妳應該那樣 – -』 的, 一大堆意見, 搞得彼此都不愉快. 因此, 以前明明是 『望穿秋水』 地盼著他來, 現在卻是他才剛到, 就已經開始恨不得他趕快回去.

另一位太太, 則是在拿到加拿大的移民簽證, 全家打算赴加報到時, 婆婆竟以死要脅. 老公最後只好留在台灣陪伴母親. 因為老公尚有其他兄弟姊妹, 因此原本以為陪伴母親一段時間加以安撫後, 便可以赴加與她們團圓. 不料, 一等就是十五,六年, 不僅還是沒能等到老公, 婆婆對她更是依然不諒解, 認定是她要老公拋棄老母移民加拿大.

她終於明白, 和老公今生是團圓無望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