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十一月 2007

笑話一則

昨天和女兒開了近一小時的車, 前往 South Coast Plaza 逛街購物. 因為有點塞車, 為了排遣塞車的無聊跟不耐, 我於是跟女兒說了個以前聽來, 有關 Freeway (高速公路) 的笑話:

一部自用車在高速公路上以極慢的速度行進, 因為車速實在太慢, 其他車輛紛紛超車前進. 不久就聽到警笛響起, 一輛警車亮燈響號, 要求該 “龜行” 車輛靠邊.

警察先生走到駕駛座旁, 發現駕駛的是一位七八十歲左右的老太太. 他略為低下身, 先跟老太太問聲好, 接下來就告訴老太太: “我們發現您開得實在太慢了. 這雖然是20號高速公路, 但不表示您得開時速 20 mile. 說完, 他看了一眼後座, 發現有兩位老太太滿臉驚恐渾身發抖的坐在後座.

警察先生於是跟老太太們說: “噢 – – , 今天我們只是發個 warning, 提醒妳們車速過慢, 並不會開罰單. 妳們不需要如此害怕.” 只見其中一位後座的老太太, 以顫抖的聲音說: “不, 不, 不是 – – , 因為我們才剛從120 高速公路下來 – – -.”

警察先生: “- – – – – -”

(p.s. mile — 哩 [英里], 美英距離單位. 1 mile =1.6 公里(之前誤植為2.2), 所以若是時速 120 mile, 約等於 192 公里. )

哈哈哈! 阿媽們, 辛苦了. 不過也還好 “只是” 120 號高速公路, 如果是在加州, 還有 405, 605, 710- -, 呵呵, 那還得了?!

當然這只是笑話啦, 也不知道美國是否真有 20 和 120 號高速公路? 就算真有, 也不會有人真的開 20 和 120 mile 吧?! 哈! 另外, 在美國 (well, 至少加州和內華達州), 高速公路的速限大多是 65 英里.

***** 11/24 更新: 一英哩 (mile) =1.6 公里, 這個生活中原本熟悉到不行的數字, 先前竟錯植為 2.2, 這麼離譜的錯誤, 實在是不可思議, 特此致歉.

難不成, 我得了早發性老人癡呆?

另一個你

閒來沒事看台灣帶回來的日本錄影帶, 發現片中一位女角, 竟然長得超像台灣的一位女演員( 只是年紀稍稍大了一點). 因為實在太像了, 套句人們常說的玩笑話: 她們該不會是失散多年的姐妹吧?! 另外, 不久前在電視上也看到一位日本男演員, 和台灣一位男歌星簡直是 “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前幾天女兒給我看了一位據說是此間電視上非常知名教做菜的女士的照片. 我一看差點沒給嚇到, 因為她根本是女兒的一位老美好友的 “翻版”~ uh, 老一點的翻版. 或者更精確一點說, 女兒的那位好友, 十幾二十年後大概就是長那樣 (或打扮成那樣) 吧?!

記得曾經有人說過: “在這世界上的某個角落, 一定存在著一個長得和你一模一樣的人. – – – ” 我其實一直都非常地相信, 甚至相信 — 說不定還不只一個呢!

女兒在台灣時的一位小學同學 (也是我們同大樓的鄰居), 也許是有著原住民的血統吧, 濃眉大眼長長的睫毛, 皮膚稍微有一點點黑, 長得非常的漂亮出眾. 沒想到來到加州以後, 我和女兒不知有多少次, 在路上看到長得和她神似的拉丁裔女孩. 每一次, 我們總是非常有默契地轉頭對看, 然後脫口而出: “張 XX ! ”

記得第一次看到長得簡直是她 “雙胞胎姐妹” 的女孩時, 我和女兒還開玩笑, 下次回台灣時要告訴張 XX: 我們在洛杉磯看到妳 “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姊妹”. 但這多麼多年下來, 我們從看到她 “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姊妹”, 慢慢到三胞胎, 五胞胎, 不得不開始懷疑: 這個在台灣算是十分令人羨慕, 洋娃娃一樣漂亮的臉孔, 在拉丁裔女孩裡, 是不是竟是某種程度的 “大眾臉” ?

不過, 即使如此, 這好歹也絕對是一張非常漂亮的 “大眾臉” (還得跨洲才找得到唷!). 如果是在生活周遭經常被錯認為 “陳家大嬸” “李家大嫂”, 或是 “我哥的高中同學”, “- – -” 的大眾臉, 恐怕就會恨不得 “這世界最好沒有任何長得跟自己像的人” 吧!

小倉鼠生病了?

前幾天, 我看小倉鼠阿胖的餐碗空了, 二話不說便幫牠加滿了飼料. 只見牠一如往常, 拼命地將食物塞滿了兩頰, 隨即躲到籠子的一角, 喀拉喀拉的吐出後藏了起來. 沒事還瞄我兩眼, 好像在說: “看什麼看啊?” 真的很可愛.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 接下來的幾天牠卻不太吃. 加上牠的 “作息時間” 跟我們相反, 大凡白天我們活動時, 牠都躲起來睡覺, 晚上我們睡覺時, 牠才起來 “作怪”. 因此, 總覺得牠是不是活動量也少了. 我於是有些擔心, 牠該不會生病了?

女兒說我不該一次幫牠加太多飼料, 原來牠一下吃撐了. 說的也是, 雖然不太吃東西, 但睡前看到牠時, 牠倒也玩得挺開心, 還很會耍寶, 不是掛在籠子邊上盪來盪,去 就是從滾輪外滾下又跑上的. 呵呵呵! 我真是多慮了. 但印象中, 之前我也是這樣加飼料的呀! 莫非我癡呆了- – -?

聽女兒說, 我回台灣時有一天她見阿胖掛在籠子邊上玩耍, 便讓一直對阿胖充滿好奇的 QQ 靠近聞聞阿胖. 沒想到, 阿胖這時竟毫不客氣地對著QQ的鼻子, 一口就給牠咬下去. 可憐的 QQ, 當場嚇得落荒而逃. QQ 還好沒受傷. 但此一事件卻讓牠對阿胖的好奇與 “思慕”, 正式宣告結束. 如今, 阿胖對他來說, 是 “只可遠觀而不可近玩焉”.

而我則不禁突發奇想, 這一犬一鼠尚且無法和平相處, 如果再加上隻貓, 那豈不是要天下大亂?

無題

國內這些年哈日風起, 似乎 “只要是日本的, 就一定是最好的”. 回台灣時, 看到電視上許多廣告, 都非得以日文播出. 若是日本產品也就罷了, 就連與日本毫不相關的房屋仲介等廣告, 都要硬加上一句 “依拉瞎依罵誰” , 就不知是啥道理?

最近幾年先後去了歐洲, 夏威夷, 中國大陸, 香港 – – 等地旅遊, 老公幾次問我要不要也到日本玩玩. 也聽許多朋友說, 此間旅行業者辦的返鄉順道遊(日本) 無論品質, 行程, 價錢都相當不錯. 但不知為何, 我就是有點興趣缺缺.

今年暑假前計畫回台灣時, 原打算和出差返美的老公, 女兒和她的美 (國) 女同學一起參加日本順道遊行程. 結果老公工作忙去不成, 龜毛的我又不想和別人睡一間房, 最後也就 “順理成章” 放棄了.

最近心情煩, 竟有點想去 “流浪流浪”. 算一算, 也有十幾年沒去日本了, 心想不如就去一趟日本吧. 老公也贊成我出去走走. 但問題又回到了原點, 那就是 — 沒伴. 唉! 記得之前一直跟女兒說, 要她先別找工作, 這一年就陪老媽遊山玩水去 (我這是哪門子的娘啊?). 但她個性好強, 覺得同學都找到工作了, 她怎麼可以跟著老媽鬼混? 結果現在她上班去了, 而我, 想旅行卻沒伴.

雖然身邊的親戚朋友都羨慕我 “年紀輕輕” (相對而非絕對) 孩子都已獨立. 但老公還在上班, 我想趁還走得動 (腳底筋膜炎沒犯)時, 多出去走走, 但沒伴也就沒勁.

看來, 我得先做好 “暫時只能自己跟團出遊” 的心理建設, 才能快樂迎接即將到來的 “空巢期”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