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夜

離開臺灣將近十一年了, 雖然其間也經常返台, 尤其近幾年更是幾乎年年的暑假都會回來住上4~6星期, 但幸運的是竟然都沒遇到颱風 (或是剛好擦身而過). 沒想到在十月的這個時候, 卻給遇上了.

離開台灣前在台北的住處由於位在迎風面, 每次颱風來時, 感覺上客廳和主臥的大片玻璃, 都像是被風吹得搖搖晃晃. 也或許因為附近較為空曠, 電線被颱風吹斷而造成停電. 偏偏好幾次都剛好遇到老公出國, 擔心玻璃窗可能被風吹破造成傷害, 我只好帶著當時還小的兒子女兒, 躲到房子另一端的小房間 “避風頭”.

小時候家住三重. 印象中, 只要石門水庫一洩洪, 位於淡水河畔的三重必定淹水. 這時候, 大人們除了必須趕緊把孩子們安置到二樓, 還得緊急將冰箱,電視,桌椅- – 等家當, 搶搬上樓. 接下來, 還得盯著不斷上升的水位. 生怕水真淹上了二樓, 一家老小恐怕就得爬上屋頂求救了.

幸好, 除了有一年在阿媽拼命跟觀世音菩薩求救聲中, 大水終於在離二樓僅僅一階的高度停止上漲, 有驚無險度過之外, 水位多半停在近一人高的高度, 便不再上漲.

大水退去後, 大人們還得清除刷洗屋內的污水淤泥, 然而牆上的水位痕跡, 卻是怎麼也刷不掉. 而留在牆上的這些 “淹水記錄”, 也就常常成為三重人自嘲: 我們三重人的 “水準” 有多高你知道嗎?”的笑談. 如今想來, 依然不免有些心酸.

或許因為過去颱風留下的都是一些不好的印象, 這次強颱來襲, 電視新聞不斷提醒小心防災, 我不禁開始提心吊膽. 我們目前在台灣的住處, 位在大樓的頂樓. 昨晚睡覺前, 就一直聽到感覺像是飛機在大樓上方盤旋的轟隆聲, 老公說是風灌入大樓通風管線的聲音. 老公 “處變不驚”, 一躺下就呼呼大睡. 我卻是久久無法入睡, 只好一邊看書, 一邊等待眼皮終於不支闔上.

今天(六日)下午, 颱風才算真正進入風雨交加階段. 果然, 新聞畫面開始傳來如: 一位父親開車載著一雙兒女打算外出用餐, 未料遭被風吹落的的招牌砸傷; 以及一位住在山區的年輕孕婦早產, 但因山路中斷, 來不及到達醫院胎兒就不幸胎死腹中; 甚至有一戶喪家, 因為住處附近可能暴發土石流, 不得不帶著親人的靈柩緊急撤離 – – 等不幸消息

此外, 像早早安排好的婚禮, 因颱風來襲而面臨取消與否的困境; 在教堂裡集體結婚的多對新人, 在風雨交加中, 親友依然冒著風雨前往祝福下, 順利完成婚禮; 大雨造成道路淹水, 車輛在無法測知水深下, 驚險涉水前進; 風景區訂房紛紛取消, 業者們一臉無奈 – – . 一個颱風, 造成了成千上萬人的生活頓時陷入混亂.

據氣象局的報導, 這個名為柯羅莎的颱風自形成後, 不僅行經路線不斷變化速度時快時慢, 有時還呈現停滯. 幸好, 在登陸後因結構破壞, 而減弱為中度颱風. 雖說還是不可掉以輕心, 但減弱總是好事. 最好還能早早離開, 不要再有更多的災情傳出才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