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十月 2007

再見Halloween

期盼中, 又到了我最愛的西方節日 Halloween(萬聖節, 也稱西方鬼節). 說期待, 可不是歐巴桑我也想學小朋友去跟人家要糖果. 相反的, 是高興只要準備好了糖, 就可以好整以暇地, 在家裡等待數以百計的 “小鬼們” 打扮成公主, 怪獸, 超人, 卡通人物 – – 等各種造型, 開開心心地上門要糖.

早幾天我就上街買了七大盒24支裝的 M&M 巧克力, 及兩大盒 30條裝巧克力霸, 共計228份的糖. 印象中去年好像給出了210份左右, 我因此相信應該是足夠了. 但每年都陪伴我開門招待這些 “trick or treater” (不給糖就搗蛋者) 的咱家兒子堅持相信, 非得要三百份以上才夠, 我只好在傍晚前緊急到附近商店多買了50份左右的備份.

(這也是兩難: 買少了, 怕不夠給; 買多, 剩了又不知如何處理?)

其實, 在這時候到購物中心實在不是好主意. 因為大部分的父母, 會在晚上帶小傢伙們到住宅區要糖前, 先帶他們到附近商家逛逛. 因此這時 shopping center 的停車場, 可說是一位難求, 就更別提進出商場時的大塞車了.

只見商場裡一群群大小孩子們打扮成各種造型, 高興地一家接著一家向店家要糖. 一時間, 感覺像來到了某處影城. 看著大小演員們穿著各式的戲服, 就在你身邊嘻笑穿梭 (又忘了帶相機). 我想, 我其實是因為熱衷那種感覺, 才會每年都非得在煮晚餐和給糖前, 藉口到商場多買些糖的.

根據過去的經驗, 大約六點半左右, 小朋友們開始會陸續上門. 有些孩子太小, 不懂得按門鈴 (通常同行的爸爸媽媽會站在前院, 讓孩子門自行按鈴或敲門或出聲喊 trick or treat), 當然也可能有敲門或喊 “Trick or treat?”, 但太小聲了, 根本聽不見. 這時門前的感應燈和咱們家那隻 “感應狗” 就發揮作用了. 他們各司其職, 一個照亮一個狂叫, 提醒我們有小傢伙等在門前, 可別讓他們久等了喔!

以前曾發生過, 有孩子吃了被下毒的糖的不幸, 因此相關單位和媒體每年總要提醒家長, 最好檢查一下孩子要來的糖果. 對於包裝有破損或 “看起來怪怪的” 的糖, 蘋果等, 最好丟棄以保安全. 最近幾年, 我喜歡買塑膠罐裝外面還封有一層膠模的巧克力, 雖然稍微貴了一點 (還有點重複包裝), 但只要大人們安心, 孩子們開心, 何樂而不為?! (還好一年只有一次, 否則就要破產了. 哈!)

事實證明, 加上我後來買來的 50份備份, 還是不夠供應不斷上門要糖的 “小鬼” 們. 在剩下最後五份糖時, 因為怕一下又來了超過 “五隻小鬼”, 只好緊急關燈 “打烊”. 看了看鐘, 將近八點半, 根據往年的經驗也差不多近尾聲了. 只是黑暗中透過窗戶, 看到還是有些孩子們從前院走過, 心裡還是有些過意不去.

但無論如何, 今年也還算是 “賓主盡歡” 吧?!

p.s.今年有許多可愛的 “小小鬼” 打扮成白雪公主, 小熊維尼, 小超人 – – 等上門要糖, 但最後都因我和女兒給糖給得太開心了, 忘了拍下他們的可愛模樣. 只拍了兩三張較大的孩子們的照片. 另外, 題目為 “再見 Halloween”, 是因為孩子大了, 慢慢終將搬出家裡. 說不定, 明年房子就將賣掉. 到時, 恐怕就不能再像現在這樣過萬聖節了.

( 因電腦有些問題, 照片無法上傳)

又是時差

回到洛杉磯已經快一星期了, 時差卻還是調不過來. 總是早上二三點就醒來, 在床上硬是拖著賴著睡, 到了四五點實在不想賴了, 索性起來看書.

從台灣帶回來的書, 已經看完三本, 我開始有點 “省著看”. 記得高速公路上的小黑狗嗎? 他被愛狗人士營救後, 據說吃東西就給人”省著吃” 的感覺. 我深刻瞭解那種下一本書 (下一餐) 不知道在哪裡的感覺. 來, 小黑, 握個手吧?!

其實可以多帶些書回來的. 我在回台前就已經在兩家網路書局訂了書, 為的是一返台馬上有書可看. 還跑了金石堂, 誠品兩家書局. 呵呵! 可過癮. 然而, 這次為了給孩子多帶些他們愛吃的台灣口味的小點心, 像薯片啊, 餅乾, 豆干 – – 等等, 最後只好犧牲我的書囉! 不過, 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每次返台, 我自己可也都大享一番口福啊. 哈哈!

因為時差, 日子過得是有些渾渾噩噩. 做飯的問題較複雜, 得買得挑得洗得煮得善後, 因此沒有天天煮. 但只要精神些時, 就趕緊洗衣打掃. 唉! 又不是豬狗雞, 總不能整天只想到吃跟睡, 不是嗎? ~~~~~ 什麼話?!

倒是收垃圾的車, 卻好像沒照固定時間報到. 是我昏頭昏腦沒聽到車聲? 但晚上收垃圾桶時, 的確發現不是根本沒來, 就是收了垃圾沒收資源回收 – -. 莫非收垃圾的工人也跟我一樣時差, 因此亂了工作的步調? 女兒說, 有聽說工會可能罷工. 哦喔!

沒辦法, 只好不管原規定日期, 將垃圾桶, 回收桶, 園子裡花草樹葉的收集桶, 全部堆在車庫前, 等垃圾清運公司隨時緊急調派人手清運了.

為了趕快恢復生活步調, 我決定今晚泡個澡, 再睡個好覺. 然後說不定, 嗯, 說不定明天時差就調過來了呢!

買火車票犯法?

年底即將有選舉, 法務部為了宣導反賄選, 製作了許多紅布條, 提醒民眾 “買票犯法, 賣票也犯法”. 政令宣導原本無可厚非, 但這樣的布條卻掛在火車站前, 就未免太二百五了.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 在台鐵大山站前, 多了個紅布條, 布條上寫著: “買票犯法, 賣票也犯法 – -” 原本是要宣導民眾拒絕賄選, 但掛在火車站前, 卻害得前往搭乘火車的民眾們, 都給弄得一頭霧水. 搭車買票明明天經地義, 什麼時候竟然變成了犯罪行為?

嗯 – – ! 如果 “買票犯法”, 那麼以後搭火車是不是都不必買票了呢? 當地一名民眾就開玩笑的說: “如果這 (指以後搭火車不必買票) 算是政府照顧小地方民眾的福利, 那也不錯! – -” 不過, 那當然是不可能的啦, 否則才真的是 “買票” — 政策買票. 那恐怕無庸置疑的, 才真的是犯法行為吧?!

成語新解

電視上的一則啤酒廣告. 在擁擠的酒吧裡, 一位酒客隔著重重人牆, 高舉起手中的啤酒空瓶, 向吧台內的調酒師示意 “再來一瓶”. 啤酒於是從吧台藉酒客之手一路往外傳遞. 未料, 在途中竟被一位手持他牌啤酒的酒客給調了包, 畫面在這時出現了四個字 “見好 就收”.

哈哈! “見好就收” 這成語原來是可以這樣解釋的. 雖然有些胡說八道, 但反正是廣告嘛, 看了倒也引人會心一笑.

前兩天, 一位政客? (學者??) — 唉! 管他啥米碗糕! 反正有一位話題人物在國會演出了一段 “我演你猜” 的戲碼. 他先是多次闔眼數秒, 而後揉眼, 喝茶 – – 最後調整出一個看來相當舒服的姿態, 仰起頭閉上眼, 再微微張開嘴巴, 據說還隱約可以聽到 ㄏㄨ  ㄏㄨ  (呼呼) 的聲音- – . 這時大家就開始猜了 — 呼呼大睡? 夢周公? 對不起! 正確答案是 “閉目養神”.

由於這次演出, 引起了空前熱烈的迴響, 這位話題人物隨即在第二天加演了一場. 這一次, 他先是意猶未盡的來上一小段前日的 “閉目養神”, 接下來便將手指伸入鼻孔, (沒錯! ) 然後, 嗯- – 掏呀掏, 掏出了點成果. 接著仔細端詳了一下, 然後, 嗯- –

這一次, 有人猜是 “摳鼻子” 也有人猜是 “挖鼻ㄕˇ”- -. 結果正確答案由某位超有學問的政客宣布: 是 — “吃製於鼻”.

ㄏㄚˊ, “吃製於鼻” ? 是說 “吃掉從鼻子製造出來的東西” 嗎? 老公拍一下我的腦袋瓜, 並且輕罵一聲: “妳沒知識也要有點常識, 沒常識就得看看電視嘛!.” 噢! 我看了一下電視, 螢光幕上顯示的原來是 “嗤之以鼻”. 早說嘛! 我也是很有學問的ㄋㄟ˙ 只是耳朵不好, 一下子沒聽清楚嘛! 更何況那畫面 – – -.

說來, 這位話題人物也算是頗有創意的, “寓教於樂” — 藉由遊戲的方式, 輕輕鬆鬆就讓全國民眾學到 “閉目養神” 和 “嗤之以鼻” 兩個成語的用法. 只是, 不是說太常用成語會讓人語言能力變差, 還是變笨什麼的嗎? 更何況, 那畢竟是所謂的 “外來文化”, 真要說, 也要說點本土的嘛! 嗯, 首先學個 “啥米碗糕” 您以為如何?

颱風夜

離開臺灣將近十一年了, 雖然其間也經常返台, 尤其近幾年更是幾乎年年的暑假都會回來住上4~6星期, 但幸運的是竟然都沒遇到颱風 (或是剛好擦身而過). 沒想到在十月的這個時候, 卻給遇上了.

離開台灣前在台北的住處由於位在迎風面, 每次颱風來時, 感覺上客廳和主臥的大片玻璃, 都像是被風吹得搖搖晃晃. 也或許因為附近較為空曠, 電線被颱風吹斷而造成停電. 偏偏好幾次都剛好遇到老公出國, 擔心玻璃窗可能被風吹破造成傷害, 我只好帶著當時還小的兒子女兒, 躲到房子另一端的小房間 “避風頭”.

小時候家住三重. 印象中, 只要石門水庫一洩洪, 位於淡水河畔的三重必定淹水. 這時候, 大人們除了必須趕緊把孩子們安置到二樓, 還得緊急將冰箱,電視,桌椅- – 等家當, 搶搬上樓. 接下來, 還得盯著不斷上升的水位. 生怕水真淹上了二樓, 一家老小恐怕就得爬上屋頂求救了.

幸好, 除了有一年在阿媽拼命跟觀世音菩薩求救聲中, 大水終於在離二樓僅僅一階的高度停止上漲, 有驚無險度過之外, 水位多半停在近一人高的高度, 便不再上漲.

大水退去後, 大人們還得清除刷洗屋內的污水淤泥, 然而牆上的水位痕跡, 卻是怎麼也刷不掉. 而留在牆上的這些 “淹水記錄”, 也就常常成為三重人自嘲: 我們三重人的 “水準” 有多高你知道嗎?”的笑談. 如今想來, 依然不免有些心酸.

或許因為過去颱風留下的都是一些不好的印象, 這次強颱來襲, 電視新聞不斷提醒小心防災, 我不禁開始提心吊膽. 我們目前在台灣的住處, 位在大樓的頂樓. 昨晚睡覺前, 就一直聽到感覺像是飛機在大樓上方盤旋的轟隆聲, 老公說是風灌入大樓通風管線的聲音. 老公 “處變不驚”, 一躺下就呼呼大睡. 我卻是久久無法入睡, 只好一邊看書, 一邊等待眼皮終於不支闔上.

今天(六日)下午, 颱風才算真正進入風雨交加階段. 果然, 新聞畫面開始傳來如: 一位父親開車載著一雙兒女打算外出用餐, 未料遭被風吹落的的招牌砸傷; 以及一位住在山區的年輕孕婦早產, 但因山路中斷, 來不及到達醫院胎兒就不幸胎死腹中; 甚至有一戶喪家, 因為住處附近可能暴發土石流, 不得不帶著親人的靈柩緊急撤離 – – 等不幸消息

此外, 像早早安排好的婚禮, 因颱風來襲而面臨取消與否的困境; 在教堂裡集體結婚的多對新人, 在風雨交加中, 親友依然冒著風雨前往祝福下, 順利完成婚禮; 大雨造成道路淹水, 車輛在無法測知水深下, 驚險涉水前進; 風景區訂房紛紛取消, 業者們一臉無奈 – – . 一個颱風, 造成了成千上萬人的生活頓時陷入混亂.

據氣象局的報導, 這個名為柯羅莎的颱風自形成後, 不僅行經路線不斷變化速度時快時慢, 有時還呈現停滯. 幸好, 在登陸後因結構破壞, 而減弱為中度颱風. 雖說還是不可掉以輕心, 但減弱總是好事. 最好還能早早離開, 不要再有更多的災情傳出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