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七月 2007

小小驚魂記

傍晚正打算洗澡時, 忽然聽到女兒在樓下驚叫. 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大事, 只好趕緊衝下樓. 只見女兒指著壁爐前地板上的一隻 “六腳朝天 “, 正死命掙扎的蟲子, 直說著: “蟑螂!”

自從不久前車庫捲門下, 莫名其妙出現一隻大蟑螂的屍體之後, 我早已是聞蟑螂色變. 如今竟再次出現 “蟑蹤”, 自然更讓我當場嚇得頭皮發麻. 擔心莫非過去從來不曾出現蟑螂的附近社區, 如今已遭蟑螂大舉入侵?

說什麼 “為母則強”. 碰到因生命力超強, 而被台灣民眾戲稱為 “小強” 的大蟑螂, 我可成了絕對的弱者! 不過, 為了顧及母親保護子女的 “天職”, 加上那隻小強個頭甚小, 又已經 “六腳朝天”, 我於是可以壯起膽, 取了張紙將牠翻過身來. 隨即趕緊再瞄了一眼, 發現還好只是隻金龜子之類的蟲子. 呵呵~~ 警報總算解除.

所謂 “上天有好生之德”. 既然不是令人恨得牙癢癢的 “小強”, 我也就理所當然的, 放那金龜子一條生路. 只是, 雖然好意幫牠翻過身來, 牠卻隨即又六腳朝天. 再試一次, 依然如此, 不知是否受傷了 ?! 可惜我實在不懂昆蟲, 無法給牠任何幫助, 只好將牠留在原地. 如果牠命不該絕, 或許稍後就可以 “自力救濟” 翻身離開吧?!

就在我們擔心”住家附近不知是否會開始出現蟑螂?” 的疑慮暫告解除之際, 在台灣的老公卻好巧不巧在和我們 skype 時提到, 台北住處的房間裡也出現一隻死蟑螂. 老公不知道我們才剛經歷一場蟑螂驚魂記, 還開玩笑地說: 那隻蟑螂八成是被最近的高溫給熱死的.

“小強” 果然是 “小強”. 分別在此間車庫, 和台北住處出現的兩隻蟑螂, 雖然都已經死掉, 但似乎也向我們宣示了, 牠們還是無所不在的. 想到此, 我的頭皮不禁又開始發麻. – – –

山坡上的驚喜

後院的斜坡上種了幾棵果樹, 除了三四年前柳橙樹上長了少少幾個柳橙之外, 其他果樹都沒什麼 “結果”. 後來甚至連柳丁也不結果子了, 至此我不得不承認坡上的 “果樹計劃” 失敗. 漸漸地, 也就很少再去注意斜坡上的果樹.

然而, 從去年開始, 蘋果樹和無花果樹卻都開始結了些果子. 儘管數量都不多, 但也夠讓我感到十分欣慰了. 總算, 除了後院那棵芭樂樹之外, 還有其他果樹也 “開花結果” 了.

005-small.jpg002-small.jpg

芭樂樹已連續兩三年都有還不錯的”收穫”.

前幾天, 在後院拉水管準備給噴水池注水時, 發現一顆被鳥吃過的紅色果子落在草地上. 仔細一瞧竟是個桃子, 心想該不會是斜坡上滾下來的吧? 不禁抬頭望向坡上, 什麼時候開始, 桃子樹上竟已經結了許多紅紅的果子.

在給噴水池注滿了水之後, 忍不住爬上斜坡一探究竟. 嗯~ 除了桃樹之外, 蘋果樹也結了不少蘋果呢! 甚至無花果樹上也結了好些青青的果子, 估計都各有幾十棵的 “成果”. 嘿! 我這個  “淺度近視者”, 竟有本事每天在面向後院的廚房忙東忙西, 對斜坡上的盎然生意卻能視而不見, 也真不簡單呢.

我請在斜坡下方 gazebo 裡看書的女兒, 進屋裡幫我拿來個塑膠袋, 便興高采烈的摘起了果子, 這可是自幾年前坡上植果樹以來最豐碩的收穫呢!

一直以為當初植果樹的先生, 幫我們種的 peach 是美國那種鮮甜多汁的水蜜桃, 今天才發現, 原來是以前在台灣常吃, 顆粒不大但脆脆的那種桃子. 也是思鄉心情吧? 對這些不起眼的 “小桃子”, 反而更覺珍貴和欣喜.

backyard-friut-trees-009-small.jpg 017-small.jpg

小桃子賣相雖不頂好, 吃起來卻脆又甜呦.

採好了桃子再採蘋果. 蘋果看起來就不是那麼甜美的感覺了, 是顯得有些長形的品種. 不過, 總是自家後院產的, 也就沒什麼好嫌的. 說不定, 拿來做成蘋果口味的水果茶也不錯呢!

backyard-friut-trees-019-small.jpgbackyard-friut-trees-007-small.jpg

較紅一點的蘋果都已被我採下, 樹上只剩仍顯青澀的蘋果.

正採著, 忽然在枝葉中發現了幾朵白色的花朵. 咦? 是蘋果花嗎? 正打算摘下一朵給女兒瞧瞧時, 卻感覺有些不對. 我從濃密的蘋果樹枝叢中, 順著花莖往下尋找, 原來是棵長在蘋果樹幹旁的球莖類花支. 讓女兒幫我拿來修剪花草的剪刀剪下後, 才發現竟像是劍蘭(?). 雖然不免好奇到底何時及哪來的種子, 但管他呢, 就當是意外的驚喜吧!

回到屋裡, 洗了幾個剛採下的桃子, 一口咬下, 那脆脆甜甜的美好滋味, 再看著插在玻璃花瓶裡, 可能是劍蘭的兩支花莖及順便剪下陪襯的香花, 竟不禁自心底湧起一股幸福的感覺.

015-small.jpg

嗯! 感謝在這炎熱的夏日午後, 有這許多驚喜, 正如生活中偶而也有的波折. 也還好不時有這些驚喜, 讓我相信, 人生其實還是充滿希望的. 哈!

不過爾爾

和朋友聊天, 談到結婚後, 除了幫雜誌社做特約採訪編輯之外, 只短暫上了一陣子的班. 如今子女都成年了, 才發現自己這輩子, 似乎沒有什麼說得出來的 “偉大成就’.

婚後先生的一句承諾: “以後我會養活妳, 妳只要專心照顧家裡就好.” 讓天真的我從此 “乖乖地” 在家當個專職的家庭主婦, 有時也不免會想: 如果不是選擇在家 “相夫教子”, 不知道今天的我, 將會是什麼樣子? 會是雜誌社的主編嗎, 或者, 我會轉戰其他職場?

無論如何, 二十幾年下來的工作資歷, 至少薪水袋會豐厚些吧?! 過年也固定會有年終獎金吧? 多跩啊! 我可是到現在都還是 “伸手牌” 呢! 還得常常被人家說是什麼 “溫室的花朵”. 開玩笑, 說我是仙人掌還差不多呢! 哈!

好友非常體貼, 不斷告訴我: 兩個孩子就是妳最大的成就啊! – – – “. 而後, 當然就是對兒子女兒的一些溢美之辭. 兒子女兒是好友看著長大的, 自然對他們寵愛寬容些, 但即使明知如此, 聽了還是感到十分陶醉, 窩心.

一天晚上洗碗時, 突然想到, 兒子女兒的名字裡都有一個 “爾” 字. 若說他們是我今生最大的成就, 那豈不是說, 我今生的成就也 “不過爾爾” 嗎? 想到此, 不禁自己一個人大笑起來, “不過爾爾” – – 哈! 也不錯呀!

夏日驚蟄?

有位好友常說自己懶. 她說, 以前求學時期, 有一天她告訴母親說, 自己上輩子一定是個植物, 只有在風吹雨打時才需要順勢動一動. 朋友的母親未予置喙, 只理解地對她笑了笑.

過了幾天, 好友又跟母親說了: 我想我上輩子其實或許是個礦物, 躲在地底下千年萬年, 都不必動, 也不會有人驚擾. 多好! 但伯母這次說話了: “可是, 一旦這礦物被挖出來了, 可就是得被千錘百鍊唷. 那多慘啊!” 朋友也說了: “能有千年萬年的沉寂, 即使最後被千敲萬錘, 也是值得的呀?!” 也有道理! 何況, 說不定永遠不會被挖出來呢!

我覺得自己則比較像隻經常要冬眠的昆蟲或動物, 總會在有些時候遁入地裡,洞中, 等待下一個春暖花開季節的到來. 然而, 有時或許太倦太累太煩了, 非得等到春雷一再響起 (這叫驚蟄吧?!) 才猛然發現: “噢! 這會兒好像真的非出來不可了呢!”

又或者, 用 “駝鳥行為” 來形容我在厭倦人間瑣碎事務及打擊時, 會不自覺想躲起來逃避的心情, 也許更加貼切吧? 小時候做錯事常受到母親嚴厲的懲罰, 直至今日, 在遇到困難或突發事件時, 潛意識裡都還不免擔心, 如果處理不當, 不知會不會又要受到什麼懲罰?

只是, 人總是要成長的. 誠如一位心理醫生說的: 我們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無助的小男孩小女孩了. 現在的我們, 已經有本事也夠強壯, 可以自己處理事情, 不必再擔心受到懲處. 的確, 或許那個躲在心靈深處的孩子, 也該試著長大了.

老公是個非常堅強踏實的人. 他常說: 人活在世界上, 就是要解決問題的. 我實在非常佩服他的堅強與勇氣. 只是同樣吹風淋雨, 有人隨即傷風感冒, 有人卻沒事. 心靈承受挫折的韌性不同, 又何嘗不然? 只能說每個人體質不同, 沒什麼可比, 也沒什麼好羨慕的吧?!

不過, 就如朋友說的: “植物也好, 礦物也罷 (我還要替她補充一下, 還有人物, 動物), 只要不是廢物就好. 想想自己再不醒來, 早日鑽出蟄伏的洞中, 恐怕就真要成為廢物了. 這次冬眠的時機雖然不對, 但能由自己意識的春雷敲醒, 也算是另一種成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