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五月 2007

QQ 洗牙日

今天又是小狗子 QQ 一年一次洗牙的日子. 早上 8:15 的約, 偏偏保險指定的醫院, 距離家裡有半個多小時的車程, 加上又是上班尖峰時間, 只好大清早就出門.

小狗子早上醒來, 看到我們一早起來刷牙, 洗臉, 換衣服, 興沖沖的跟進跟出, 一點都不知道其實正是要送自己去受苦的. 嗚嗚!

或許是排在第一批報到的 “患者” 吧?! 我們到達時, 醫院才剛開門. 一到櫃台, QQ 已經嚇得手腳發軟, 全身還不住地發抖. 可憐的小傢伙.

由於麻醉, 觀察(是否有對麻醉劑過敏反應), 洗牙, 恢復 – -, 歷時好幾個小時. 因此醫院要我們下午四, 五點左右再過來接他. 看著我們將牠交給醫務人員後隨即轉身離去, 牠在醫院期間還挨了針及昏睡, QQ 當時恐怕有被我們遺棄了的感覺吧?

至於我們, 每次 QQ 不在家, 例如去 “剪髮” (grooming) 或到醫院洗牙或檢查時, 總覺得家裡一下子變得好冷清. 女兒因為中午就將搭機出國, 並沒有和我們一起送 QQ 到醫院. 結果我和兒子回到家, 她就直嚷著: “QQ 不在家, 感覺好奇怪哦!” 如果知道我們後來接到 QQ 時, 牠可能因打了麻醉針以致大小便失禁, 同時全身無力的可憐模樣, 她一定也會非常心疼.

qq-may-2007-009-small.jpg

回到家略事清洗後, QQ在我們的床上又沉沉入睡.

在辦理結帳同時等待工作人員將 QQ 帶出來時, 我看到一旁賣的小毛刷, 每個刷頭尖端還有個小圓球, 心想最適合 QQ 因過敏有時會抓得嚴重脫毛的細嫩肚皮. 結果在到購物區付錢時, 剛好錯過 QQ 被帶出來的 “畫面”. 兒子說, 麻藥顯然還沒退, 牠走起路來因此跌跌撞撞, 但小腦袋四處張望, 似乎在找尋我們.

qq-may-2007-019-small.jpgqq-may-2007-021-small.jpg

新發現的圓形刷頭毛梳, 其實是給貓咪用的.

無論如何, 雖然又挨針又被 “刮牙” 的, 甚至因為打了麻藥, 沒什麼味覺, 因此連晚餐都沒吃, 但至少牙齒都清得乾乾淨淨. 等明天體力及感覺神經恢復後, 牠或許也會有 “口氣清新” 的暢快感覺吧? 哈!

好命狗

朋友都說: 小狗子 QQ 真好命, 被我們全家當寶貝般疼愛.

qq-2007-017-small.jpgqq-2007-008-small.jpg

比起其他養狗的家庭, 我自己並不覺得我們家有特別疼愛 “愛犬”. 但若真是如此, 大概也是源自娘家: “只要是來到咱們家的小傢伙, 無論是不是自家親人, 一律要好好疼愛” 的傳統吧?!

qq-2007-064-small.jpg

我還在讀國高中時, 家裡因先前幫人做保受累及遭人倒會等連番打擊, 只好在做早餐生意之外, 還幫人帶小孩以增加點收入. 祖母每天清晨四點早起磨豆子煮豆漿米漿, 中午生意結束後還得收拾清洗, 非常的辛苦. 因此, 住在祖母家的我, 放學回來後就很自然負起了幫忙照顧受托顧小孩的責任.

qq-2007-089-small.jpg

老闆, 飯怎麼還沒有來?

祖母個性剛強堅毅, 但從不與人計較, 對所有認識的小孩, 也都相當疼愛且有耐性. 我受她老人家影響, 因此雖然性子急, 對不講理的大人雖然不假辭色, 但對孩子們卻特別能容忍.

qq-2007-054-small.jpg

雖說幫別人帶小孩, 是為增加收入. 但遇到有些不負責任的父母, 有時不僅拿不到褓姆費, 甚至還得貼錢幫小孩買奶粉. 孩子們如果生病, 還是得帶去看醫生, 但祖母從不抱怨. 而我, 不知是否因耳濡目染, 或天生喜歡小孩, 因此有時也會拿出老媽給我的零用錢, 幫那些孩子買點簡單的衣服或玩具. 祖母常說: 我們省一點就撐過去了, 不必去刻薄孩子(和他人).

qq-2007-111-small.jpgqq-2007-023-small.jpg

喂! Kitty. 我要唱歌了, 你下來幫我伴奏吧!

而身為 “舊時代人物” 的我家 “超級阿嬤”, 甚至對狗也一樣關愛. 在大約 25 年前, 將狗當寵物的觀念還不是那麼普遍時的台灣, 一向節儉的祖母就已經十分捨得花錢在我們家那隻土狗子 “阿肥” 身上, 打預防針, 生病看醫生都絕不吝惜.

qq-2007-104-small.jpg

或許就是祖母如此豁達的態度, 讓我在對所有 “小傢伙” 時, 只會想到要疼愛, 而不會去算計是否值得. 剛好老公也是愛小孩的人, 兩個孩子先天因子+後天環境, 也成了 “愛小孩一族”. 在台灣時, 只要表弟妹, 堂弟妹, 甚或親戚朋友家的小孩來到我們家, 通通被他們奉為上賓.總是陪伴, 照顧到讓所有長輩感動不已.

qq-2007-084-small.jpgqq-2007-086-small.jpg

QQ 是哥哥姐姐的超級寶貝.

然而出了國之後, 家裡鮮少有小孩上門. 兩個孩子或許因為一肚子愛心無處發揮, 因此更加深了從小想養狗的心願吧?! 是以, 小狗子的超級受寵, 或許可以算是咱們家 “愛孩子及狗” 的心情下, 偶然的受益者吧?!

“禮貌”有那麼難嗎?

為了暑假回台的事, 打電話到此地的ㄨ航辦事處. 接電話的小姐態度相當差, 真不知究竟哪裡得罪到她了.

這其實已經不是第一次和這家航空公司接觸的不愉快經驗了. 但實在懶得跟她 “比賽誰比較沒禮貌”, 我耐著性子禮貌的問完問題, 才悻悻然地掛掉電話. 後來在和先生 skype 的時候, 終於忍不住一肚子委屈的跟先生抱怨.

老公跟我說: 這種無禮的人多得是, 根本不值得在意. 前兩天他在台灣搭計程車, 自上車告知目的地, 到後來提醒何處轉彎,何處下車, 司機先生都不曾說聲 “好的” 或 “瞭解” . 甚至, 連聲 “嗯” 都吝於回答. 有時還真不禁懷疑他究竟聽到了沒. 但反正最後順利抵達目的地, 也就犯不著跟這種 “自認為很酷” 的人一般見識了.

儘管我們從小被父母師長一再教育, 對人要有禮貌. 而在企業講究服務的現代, 做為公司第一線的電話服務人員, 和號稱服務業的計程車司機, 態度更是應該親切和藹. 但就是有部分人堅持: “老娘(老子) 就這調調兒, 你怎麼樣?” 的信念, 妳又能奈她何?

只是, 航空公司若請到太多這樣的人, 業績想要所突破, 恐怕也很難吧?!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