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 遇故知

手術前, 很偶然的在台北住處附近, 遇到以前一位鄰居, 同時也是女兒小學同學的母親. 十年沒聯絡, 竟那麼巧合在街頭偶遇. 我倆都很高興, 就相偕到臨近的速食店敘敘舊.

她說, 不久前才念起我, 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見面了. 朋友是位虔誠的佛教徒, 雖然是個醫生娘 ,但打扮非常的樸實, 言談間也不見許多有錢人常有的驕氣. 或許就是這樣平實又虔誠的心境, 十年不見, 在她臉上竟看不出任何歲月所留下的痕跡.

朋友有兩個女兒, 大女兒(和我女兒同年) 目前正就讀大學美術系, 稍後我也見到她了, 小時候就長得白淨秀氣的小女孩, 如今出落得更是美麗纖柔, 加上一雙烏黑靈巧的大眼睛, 以及溫婉的個性, 活脫就像瓊瑤筆下的人物.

至於她的小女兒, 去年專科畢業後, 不久前已經開始工作. 朋友雖然不太打扮, 但絕對是標準的素顏美人, 她的二女兒自然也像媽媽姐姐一樣的漂亮.

我很開心朋友的孩子也都已長大, 接下來的日子必定是更加輕鬆悠閒. 不料她卻告訴我, 她先生兩三年前過世了. 肝癌, 發現時已經是末期, 兩個月就走了. 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她先生可是知名教學醫院裡, 一位相當出色的醫生啊! 朋友淡淡的說: “生命無常.”.

朋友說得雲淡風輕, 但我隱約感受得到她的傷痛. 她說先生非常疼愛孩子, 過世前正積極安排, 想送孩子到國外念書, 也曾多次陪孩子到當地認識熟悉環境. 不料, 在一切即將就緒時, 卻撒手人寰. 這樣的驟變, 對還在成長中的兩個女兒, 想必更加難以接受吧?!

果然, 朋友說女兒(尤其是大女兒)至今未能走出失去父親的傷痛, 對於世事之無常和難以逆料, 也充滿了挫折感. 另一方面我也擔心, 雖然她先生生前是醫生, 家境算是十分優渥. 但頓失經濟來源, 兩個孩子又要上學, 生活不知道有沒有問題, 但這種事又不便貿然開口探詢. 幸好, 從朋友言談中感覺, 她們的生活似乎還過得去. 我才算放心.

和朋友見面之後, 心中確實百感交集. 朋友向來是非常知道感惜福感恩的人, 不太順利的成長過程, 讓她更珍惜婚後的幸福. 但老天何其殘忍, 那麼快又奪走她的幸福. 而善良的她, 面對失去家庭支柱的打擊, 也只能堅強地面對. 讓人看在眼裡, 更加的不忍.

再回頭看看絕大多數的我們, 對於家人, 朋友, 物質, 財富, 健康, 幸福, 甚至聰明才智- – 等種種擁有, 總視為理所當然. 非得等到有一天, 失去任何其中之一, 才發現竟從來不知道去珍惜. 我後來開刀住院, 就深刻體會到, 那些過去自己所視為當然的一切擁有, 甚至於生命本身, 其實隨時都可能失去.

行文至此, 忽然想念起這位朋友. 當時她跟我要了在美的聯絡住址與電話. 我卻疏忽沒請她也留給我電話, 還好, 她如今還住在我們過去的社區. 下次回台, 無論如何得找她出來聚聚, 並再次給她, 我最深最深的關懷與祝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