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孔雀東南飛

前兩天一則小小的新聞, 讓我看了不禁為之鼻酸.

新聞中的女主角, 和年長自己十二歲男友結婚後, 倒也恩愛幸福. 然而卻因為不能生育, 遭到婆家的百般刁難與無情對待. 女主角後來罹患癌症, 因感夫家人的無情, 覺得人生無趣, 選擇放棄治療. 結果, 就在和先生共同慶祝結婚七周年之後的當夜, 在家中吐血而亡.

女主角在留給先生的遺書中寫道, 不後悔嫁做其夫的老婆, 但後悔做 “X” (夫家姓) 家的媳婦. 足見其對夫家的無法諒解.

這則新聞的結局, 可以說比東漢樂府詩 “孔雀東南飛” 中的故事還要悲涼淒美. 孔雀東南飛的故事, 發生於約兩千年前的東漢時期.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 千百年來, 作媳婦的因不容於婆家而尋死或無意於人世的故事, 竟依然屢見不鮮.

這也讓我不禁再度想起高中同學表姊的故事. 同學的表姊和老公感情甜蜜, 但老公是名船員, 婚後多數時間跟著船出海, 留下她和公公,小叔,小姑同屋生活. 這一家人超級刻薄難搞, 光是吃個早餐, 一個要豆漿燒餅, 一個要麵包牛奶, 另一個就非得指定要吃稀飯. 其他生活上的細節, 自然就更是百般刁難了.

對於女兒的苦處, 娘家父母卻只是一個勁兒的要其忍耐. 在婆家無情娘家無力 (或無意?) 救援的情況下, 同學表姊幾度自殺未果, 最後臥軌而死.

我的一位好友, 非常年輕時就結婚. 天真的她原以為, “從此王子公主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不料夫家小姑經常在老公面前挑撥離間, 而他那看起來溫文儒雅的老公, 竟也真的 “很聽話” 的, 每每在小姑的”告狀哭訴”後 對她飽以老拳. 好友求助娘家, 卻也跟同學表姊得到的答案一樣: 要她 “忍耐”. 並且說, 等小姑嫁出去以後, 就 “天下太平” 了.

好友在沒退路的情況下, 也是幾度尋短. 後來是在其姊嚴詞提醒: 如果就這麼走了, 丟下兩個年幼的孩子, 豈不是太可憐了? 而且一再向好友敘述其被送醫急救時插管, 洗胃 – – 等的可怕過程, 責怪她如此糟蹋自己, 是多麼的不值. 總算讓好友終於下定決心, 要好好的活下去.

如今, 好友終於熬出頭. 兩個孩子也都已成年, 套句她所說: “想要我再為他們尋死, 門兒都沒有. 我現在不但要跟她比誰活得久, 更要和她比誰過得更好.” 孩子大了, 沒理由非得委曲求全守住一個完整的家. 如果對方再想耍心機, 讓老公動手打她. 那麼別說什麼孔雀東南飛, “了不起我就來個天涯單飛, 去尋找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 想找麻煩就放馬過來吧! 誰怕誰啊?! ”

幸好, 好友捱過了那一段最黑暗的日子, 如今才可以如此瀟灑的生活. 當初如果真走了, 豈不徒讓親者痛仇者快? 而最無辜的, 自然就屬那時還極年幼的兩個孩子了.

然而, 我也常常在想: 為什麼有這麼多的父母, 在其子女遭逢婚姻上的不順遂時, 選擇要她們忍耐? 而最後導致的, 卻往往是他們最不樂見的悲慘結局.

好友說的對, 大了不起頂多獨自單飛了. 只要願意活下去, 或許下一分鐘就會出現新的希望或轉機. 別人不希望你好過, 把你的快樂給搶走了, 你若將生命中另一部分 “可能的快樂”, 甚至自己寶貴的生命, 也都雙手給奉上, 豈不是太傻了?

因此, 在面對那些企圖帶給我們痛苦的人時, 或許不妨學學我那好友說的: 放馬過來吧, 誰怕誰啊?! 也許就會是另一番不同的景象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