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術大觀

和老媽通電話, 老媽提到前幾天晚上九點鐘左右, 有人在樓下按電鈴, 說是 “多年前住同棟二樓的鄰居” 和他母親從淡水搭計程車到附近”拜拜”, 結果發現身上沒帶錢, 因此要跟老媽借錢. 老媽一來覺得事有蹊蹺, 再來天已晚實在不敢隨便給 “陌生人” 開門, 便予以婉拒.

不料兩天後, 在隔壁樓下里長辦公室幫忙的一位女士竟說, 前兩天晚上一位年輕人, 跟她借了一千元, 說是”現正住本棟二樓”. 還說等他哥哥當天晚上回來就會還錢, 結果: “到現在也沒還.” 老媽說: 二樓現在住的明明是幾個白人老外啊! 那位女士才終於知道受騙. 一千元台幣並不多, 但受騙的感覺實在很嘔.

老媽因此跟我說: 以後回台灣若碰到有人藉口 “訪友未遇, 盤纏用盡”- -之類的, 千萬別上當. 其實早在十幾二十年前, 我就已經被騙過了. 當時那位三十多歲, 穿得也還像樣的女性跟我說的是, 她已經很久沒吃飯了. 我給了她五十元, 沒想到, 她竟要我把當時錢包裡僅剩的一百元現金也都給她. 真是有夠誇張的.

至於老公, 則是約十年前, 在社區大樓外被人騙稱: “老爸生病感冒, 沒錢看醫生”. 老公不忍, 給了她五百元. 不久大樓就貼出公告, 因社區裡已有多人受騙, 請大家千萬小心, 別再上當了.

這種利用人們的惻隱之心詐財的招術, 實在有夠可惡. 尤其最可怕的是, 許多人在乎的不是少數錢財的損失, 而是擔心再受騙成了 “冤大頭”, 而降低了幫助他人的意願.

至於以別人的家人安危, 要脅取財的就更可惡了. 好友的母親就接過這樣的電話. 歹徒以: 你的兒子在我手裡, 現在就去匯錢過來 – – 恐嚇老人家立即到銀行提款機轉賬 “付贖款”. 伯母年紀大了, 實在弄不來提款機, 便回家哭得一塌胡塗. 幸好, 不久好友的弟弟剛好打電話回家問候, 才拆穿這個西洋鏡. 伯母也才寬了心.

別以為 “傻瓜才會被他們騙”. 相信只要是當母親的, 遇到這樣的情形, 恐怕都難免慌了手腳. 有一次我跟著老公返台出差, 一天晚上老公加班, 我一個人待在宿舍. 電話突然響起, 我一接起來, 對方(一個年輕男生) 立即用台語慘叫: “媽媽! 我出代誌了!- – ” 因為自己聲音很”大眾”, 加上當時的情境, 還真的是有點驚駭, 讓我一時不知如何反應.

我下意識的用英文說了聲: “Hello?!” 一邊整理思緒. 結果對方竟然跟我ㄌㄠˋ起英文來了. “Hello, you speak Chinese?” 真是有點莫名其妙. 這時我也恢復了冷靜, 想到我和孩子平時都以國語對話, 而且兒子根本不知道宿舍電話號碼. 這時差點沒要臭罵對方一頓, 只回了句:” No. I speak English.” 就掛了電話.

因為事發突然(這種事也沒有不突然的), 當時也沒想到打電話報警. 但確確實實親自感受到, 歹徒利用母親愛子女心切的弱點, 所製造的那種情境, 真的會讓很多人無法鎮定反應,處理. 不過, 也是有那種超級笨蛋歹徒啦! 下面就有幾個例子:

“喂! 我跟妳說哦, 妳的兒子在我手裡哦!- -” “歹勢 (不好意思) 哦! 我只有女兒.” 接到電話的那位媽媽就說了: “他如果說我的”孩子”, 我說不定還會上當呢! 兒子? 簡直笑死人!” 我老媽也接過這種白目電話: “阿母, 我阿丁啦! 我被人家抓起來了! – – ” 別說我媽沒兒子, 就算有兒子, 也不一定剛好就叫阿丁吧?! 老媽氣得罵人掛電話, 對方竟還敢回罵, 真是囂張到了極點.

聽朋友說, 還有另一種花招. 就是歹徒先拼命打電話給某位女性的手機, 並不斷講些穢言穢語, 逼得受害人不堪其擾關機. 接下來, 歹徒再打電話給該女性的先生(或家人,男友), 說是女方在他們手中. 這時做先生的再怎麼努力 call 另一半, 對方都處於關機狀態, 必定非常驚慌, 恐怕就很可能被歹徒予取予求了. 至於, 歹徒如何同時弄來夫妻或男女朋友手機號碼, 那就不得而知了.

因此, 女性朋友若接到這類騷擾電話, 而決定關機前, 一定要先打電話告知家人老公或男友, 以免予以歹徒可乘之機.

電話詐騙, 借盤纏, 要錢吃飯 – – 等, 我和老媽及老公都遇上了. 說來, “中獎機會”也未免偏高. 但朋友説的似乎也頗正中事實: 這年頭, 沒碰過這類事情的, 才真是超級難得呢!

唉! 這是什麼世界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