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娃娃

上回從台灣帶回來的書, 早已全部看完. 這幾天, 因為沒有書可讀, 只要一忙完了所有該做的事之後, 就感覺有點不知如何是好. 終於, 像犯了癮似的, 我開始在客廳及房間書架, 書房 – -到處拼命翻找, 希望找出以前帶回, 卻不小心遺落在某個角落, 尚未讀到的書. 總算讓我找到了一本日本作家重松清所著的”維他命F” (鄭曉蘭翻譯, 麥田出版). 也是在這本書中, 我知道有所謂的 “流水娃娃”.

“流水娃娃”, 在書中其實叫 “流水人偶” (也叫替身人偶). 故事中的父親, 因察覺女兒在學校受到欺凌孤立, 面對家人時卻強顏歡笑, 感到十分憂心. 在一次被請到學校協談後, 茫然地走在車站前商店街, 偶然在一家民俗藝品店裡, 發現了以和紙做成, 乘坐在稻草編成的圓舟裡的人偶, 旁邊註明 “替身人偶”.

店裡的老闆表示, 這木偶原名”流水人偶”, 是日本山陰地區山裡頭的一種習俗. 據說, 如果將不幸轉到人偶身上, 在三月三日女兒節這一天, 放到河裡漂走, 女兒一整年都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至於如何 “將不幸轉到人偶身上” 呢? 舉例來說, 如果身體的哪裡有病痛的話, 就將人偶的相同部位弄傷, 娃娃就會替她承受這些苦難. 正苦於不知如何幫助女兒的父親, 自然當即買了一組.

很多人可能都聽過類似的人偶故事, 只是聽到的恐怕多是”復仇人偶”. 也就是當恨一個人時, 就秘密製作一個人偶, 並竭盡所能的在人偶身上插針或施以詛咒, 期望對方會真得到”報應”. 相對於”流水娃娃”, 消極地為自己”離傷止痛”; 這類的”復仇娃娃”, 顯得充滿愁恨怨懟, 想來令人不寒而慄.

我也曾被人在暗中陷害過. 因為傷得實在太重, 在傷痛最深時, 其實也有過希望對方: “總有一天會得到報應” 的想法(但可從沒想過要弄個什麼”復仇人偶”喔!). 然而, 一直將自己深陷在對對方的恨裡, 對於傷口的平復, 並不會有任何的助益, 祇徒然將自己逼入更深更巨的痛苦之中.

如果真能有像 “流水娃娃”, 為我們承受有形無形的傷痛, 在任何一個我們期待重生的日子, 看著它帶著我們的傷痛, 隨著流水逐漸遠去, 直到完全消失, 或許也是不錯的作法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