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無愛(下)

小學畢業後, 小妹就沒再繼續求學. 剛開始曾經到一家早餐店幫忙, 老闆娘對她非常疼愛照顧. 但不久她自己女兒高中畢業, 可以到早餐店幫忙, 也就不需要小妹這個小幫手了.

後來, 鄰居介紹她到住家附近的工廠工作. 因為年紀小, 還不會車衣服, 只能幫忙捆裝或搬搬衣服, 有時也幫忙遞送針線紐扣等. 工廠裡空氣不好, 又經常搬運超出她體力負荷的重物. 一個滿月時都還不到1500公克的早產兒, 身體也一向特別瘦小, 健康終於出了狀況.

當時她早已結婚, 卻沒能力多為小妹做些什麼. 直到知道她身體不適時, 才將她騙到家裡, 硬是帶著她到附近的一家中型醫院看病. 醫生在聽過她陳述的症狀之後, 判斷可能是腎臟的問題. 至於是因為出生時腎功能就不太健全, 或者工作的工廠內飄浮的棉絮過多, 又或搬負過重物品, 醫生一時也無法確定.

當時那位醫生顯然對於她家人, 竟讓一個原本應該還在被家人呵護疼愛階段的孩子到工廠工作, 非常不能諒解. 她心裡儘管感到萬分慚愧, 卻也無能為力. 婚後就待在家中專心做家庭主婦, 沒有一份收入, 實在沒有勇氣跟老公開口, 也沒能力私下接濟祖母和小妹. 尤其令她無法諒解的是, 母親不喜歡她再和叔嬸一家人來往, 諷刺的是, 其中竟也包括被叔嬸”掃地出門”的小妹.

“前兩天, 我回去看了祖母.” “我也打算過兩天回去看她, 她還好嗎?” “身體倒還好, 只是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她看到妳, 還是哭嗎?” “比較不哭了.” 小妹後來接觸了佛法, 20 歲時就決定出家. 祖母當時十分不捨, 呼天搶地的哭道: “沒良心啊! 我把妳養這麼大, 竟然要給我跑去出家.”

“我是想告訴妳, 如果妳想回來, 可以搬來跟我們一起住. 或者- -” 她接著說: “上次祖母在電話裡也說過, 妳還是隨時可以搬回去和她住. ” “姊, 我知道妳對我好, 可是我在寺廟裡很好很自在, 妳真的不需要為我擔心.” “妳不必現在就做決定. 任何時候, 只要妳決定了, 我一定會歡迎妳回來.” “我知道, 可是我現在真的過得很好.”

她知道說服不了這個小她17,8 歲, 外表柔弱但其實個性堅強的小妹, 只好換個話題: “妳現在身體好嗎?” “還好.” “身上有錢嗎?” “我沒什麼機會要用錢.” 她還是硬塞些錢到她手裡 “收著, 需要用的時候就有了.”

“姊, 有句話我一直想告訴妳- -.” 她抬頭看著她, 又接著說: “其實, 小時候我常常想: 如果妳是我媽媽, 那該有多好?” 多年來不斷在她心中翻攪的悔恨情緒 — – 當年不該請求母親收養她的, 那時若讓她給那對花蓮旅館負責人夫婦領養, 或被帶到美國, 甚或任何其他可能, 應該都比現在好吧?- – ” 如今終於釋放.”是我害了妳.” 她幾乎崩潰.

“姊, 妳不要這麼說. 我從來沒有怨恨過, 相反的, 我非常感謝妳, 讓我在想到母親這個名詞時, 有個想像的對象. 在我心裡, 妳真的就像是我的媽媽- – -. ” 眼淚一顆顆地從她臉頰上滑下. “不過, 姊, 妳放心. 我現在過得很平靜, 我會永遠記得妳對我的好, 也永遠為妳祝福.”

她送小妹出來搭車時, 太陽似乎已經不再那麼酷熱. 望著她上車時的背影, 她輕輕的在心裡最後再對她說一聲:”再見了, 無愛.” 小妹坐定後, 向她輕輕揮手道別, 她用嘴型跟她說: “小師父, 再見!” 隨即看到小妹臉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是啊! 以後該稱小師父了. 踏著輕鬆的心情走向旅館, 她決定明天就回去看祖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