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六月 2006

終於 “玩完了”

終於回家了. 雖然不是回到美國的家, 但至少結束了旅程, 總算可以好好的睡覺了

大概很少人像我這樣, 出去玩不好好地玩, 心裡盡想著狗兒子. 甚至”愛狗及狗”, 看到狗狗就開心地拼命拍照. 難怪老公總是說: 每次帶你們出國玩, 好像在”拜託祖宗”. 其實是因為”體力差又老想家”, 所以到了旅程的後段, 我們真的是一心一意只想回家. 尤其很多時候, 旅館裡不是沒網路, 要不就是費用奇貴, 讓我既不能收信, 不能整理網頁, 更不能看 QQ. 唉! 心情怎麼可能會好?

CIMG4179 (Small).JPGCIMG4178 (Small).JPG

一有機會, 我們一定趕緊透過網路看QQ.

CIMG4440 (Small).JPGCIMG3250 (Small).JPGCIMG4907 (Small).JPG

看不到QQ時, 看看別人的狗狗也很開心.(分別攝於南京,北京及香港.)

這一次中國大陸之旅, 我們的行程經北京,上海,廣州等三大都市, 此外還有西安,無錫,蘇州,楊州,南京,桂林等重要旅遊城市, 最後再經香港回台灣.

景點方面, 除了登長城, 參觀紫禁城,天壇,兵馬俑,華清池, 也遊了頤和園,西湖,太湖,瘦西湖, 更遊覽了甲天下的桂林山水. 說來, 真的是非常豐富紮實的行程. 但也或許太豐富緊湊了, 每天起早趕晚, 最早曾經有五點的 morning call, 以及因為行程變更, 最晚曾經夜裡十二點多才抵達旅館. 到後來真的感到體力不支, 再美的景致, 也意興闌珊了.

CIMG1015 (Small).JPGCIMG3433 (Small).JPGCIMG3745 (Small).JPG

CIMG3840 (Small).JPGCIMG4617 (Small).JPG

至於交通工具, 除了飛機,遊覽車, 我們還搭乘了遊上海,漓江 (桂林) 的中型船, 遊西湖古色古香的仿御遊船, 以及遊運河(蘇州)的小船-所謂”東方的 Gandola”. 還有後來在香港的舢舨船, 和朋友帶我們搭乘的香港捷運及航行在香港九龍之間的 Ferry. 甚至廣州到香港那一段, 我們還是搭火車抵達的呢! 可惜的是, 在上海時沒有安排搭乘磁浮列車, 否則就更完美了.

CIMG4004 (Small).JPGCIMG3903 (Small).JPGCIMG4607 (Small).JPG

同團的團員, 有些中途和我們短暫分開, 前往長江三峽. 由於事先不清楚有這樣的行程選擇, 因此後來聽他們談及, 非常地羨慕. 除了長江三峽的景致優美, 我們卻在幾個城市重複類似的 “廟宇-寶塔-林園-湖” 行程, 尤其他們有四個晚上在遊輪上渡過, 不必天天換旅館, 更不必天天 pack – unpack (整理行李), 實在省了許多時間及力氣. 其中差異, 或許可以提供打算到大陸觀光的人參考.

CIMG4285 (Small).JPGCIMG4349 (Small).JPGCIMG4095 (Small).JPG

太多雷同的”林園-寶塔-湖泊”景點, 到後來恐免意興闌珊.

這一趟行程, 所經之處貧富十分懸殊, 讓我很傷感. 我們在北京上海時, 到處可見別頂級豪宅的廣告看板, 街道上也有許多豪華名車穿梭; 但在有些景點, 卻也有老人家或孩子們, 跟觀光客伸手要空保特瓶. 當然, 就像世界其他城市, 在北京,西安,桂林, 我們也看到有些無家可歸的游民, 實在令人心酸.

CIMG4002 (Small).JPG

上海黃浦江畔的華麗大廈屋宅.

由於天氣酷熱, 我們只有不斷地喝水, 以防脫水. 也有地陪告訴我們, 我們其實來錯了季節. 像在西安, 我們參觀兵馬俑當天, 氣溫曾高達39度C. 7, 8月時, 最高甚至可能到 45度. (春秋兩季, 當然是最理想的觀光季節. 但還是得避開五月初黃金週, 及十月初國慶的兩個旅遊尖峰期.)

CIMG4106 (Small).JPGCIMG3935 (Small).JPGCIMG3854 (Small).JPG

十幾天下來, 我們共拍攝了上千張的照片, 也拍了一些錄影帶. 但畢竟不是專家, 多數照片不見得 “能看”. 至於遊程中的一些見聞及景色照片, 也有待趕緊整理, 到時再與大家分享了.

想念 QQ

出來那麼多天了, 超級想家, 更想念 QQ.

我們不在家期間, 幸好有兒子的女友幫忙照顧QQ. 她告訴我們, 剛開始那幾天, 每天早上見她起床漱洗, QQ就會舉起雙手, 拼命地拜託她. 好像在說: “姐姐, 拜託妳不要把我丟下, 在家裡陪我好不好?” 後來, 我們透過視訊叫牠, 因為聽得到我們喊牠, 卻看不見我們, 牠於是又在電腦那頭哭得好可憐, 讓我們全家都好心疼.

QQ and Desert Hills 011 (Small).jpgQQ 和 Puffy (全) 023 (Small).jpg

姐姐上班去了, 要乖乖在家, 等姐姐回來.

這兩天, 牠可能已經知道姐姐只是上班, 下午就會回家陪她. 所以早早起來, 看著姐姐漱洗完準備好早餐, “送她出門”之後, 就會乖乖地在家等候. 看來, 牠還是很”懂事”的. 哈!

QQ 和 Puffy (全) 090 (Small).jpg

1,2,3,4 我 4 歲了, 要懂事一點.

QQ and Desert Hills 2 015 (Small).jpg

不然, 到箱子裡面玩一玩好了. 小時候, 我就是坐這個箱子來我們家的.

QQbee 025 (Small).jpg

還是, 要不要來吸地板?

再過幾天旅行就要結束, 每天起早趕晚的, 真是累到不行. 好想趕快回家, 躺在溫暖熟悉的自家床上, 抱著我們的寶貝小狗子QQ, 睡個舒服的好覺. 唉!

QQ 和 Puffy (全) 202 (Small).jpgQQ 和 Puffy (全) 224 (Small).jpg

哎喲! 爸爸媽媽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啊?!

至於遊記, 真的只好能恢復體力後, 好好整理整理遊程和照片再放上了.

小小說–無愛(下)

小學畢業後, 小妹就沒再繼續求學. 剛開始曾經到一家早餐店幫忙, 老闆娘對她非常疼愛照顧. 但不久她自己女兒高中畢業, 可以到早餐店幫忙, 也就不需要小妹這個小幫手了.

後來, 鄰居介紹她到住家附近的工廠工作. 因為年紀小, 還不會車衣服, 只能幫忙捆裝或搬搬衣服, 有時也幫忙遞送針線紐扣等. 工廠裡空氣不好, 又經常搬運超出她體力負荷的重物. 一個滿月時都還不到1500公克的早產兒, 身體也一向特別瘦小, 健康終於出了狀況.

當時她早已結婚, 卻沒能力多為小妹做些什麼. 直到知道她身體不適時, 才將她騙到家裡, 硬是帶著她到附近的一家中型醫院看病. 醫生在聽過她陳述的症狀之後, 判斷可能是腎臟的問題. 至於是因為出生時腎功能就不太健全, 或者工作的工廠內飄浮的棉絮過多, 又或搬負過重物品, 醫生一時也無法確定.

當時那位醫生顯然對於她家人, 竟讓一個原本應該還在被家人呵護疼愛階段的孩子到工廠工作, 非常不能諒解. 她心裡儘管感到萬分慚愧, 卻也無能為力. 婚後就待在家中專心做家庭主婦, 沒有一份收入, 實在沒有勇氣跟老公開口, 也沒能力私下接濟祖母和小妹. 尤其令她無法諒解的是, 母親不喜歡她再和叔嬸一家人來往, 諷刺的是, 其中竟也包括被叔嬸”掃地出門”的小妹.

“前兩天, 我回去看了祖母.” “我也打算過兩天回去看她, 她還好嗎?” “身體倒還好, 只是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她看到妳, 還是哭嗎?” “比較不哭了.” 小妹後來接觸了佛法, 20 歲時就決定出家. 祖母當時十分不捨, 呼天搶地的哭道: “沒良心啊! 我把妳養這麼大, 竟然要給我跑去出家.”

“我是想告訴妳, 如果妳想回來, 可以搬來跟我們一起住. 或者- -” 她接著說: “上次祖母在電話裡也說過, 妳還是隨時可以搬回去和她住. ” “姊, 我知道妳對我好, 可是我在寺廟裡很好很自在, 妳真的不需要為我擔心.” “妳不必現在就做決定. 任何時候, 只要妳決定了, 我一定會歡迎妳回來.” “我知道, 可是我現在真的過得很好.”

她知道說服不了這個小她17,8 歲, 外表柔弱但其實個性堅強的小妹, 只好換個話題: “妳現在身體好嗎?” “還好.” “身上有錢嗎?” “我沒什麼機會要用錢.” 她還是硬塞些錢到她手裡 “收著, 需要用的時候就有了.”

“姊, 有句話我一直想告訴妳- -.” 她抬頭看著她, 又接著說: “其實, 小時候我常常想: 如果妳是我媽媽, 那該有多好?” 多年來不斷在她心中翻攪的悔恨情緒 — – 當年不該請求母親收養她的, 那時若讓她給那對花蓮旅館負責人夫婦領養, 或被帶到美國, 甚或任何其他可能, 應該都比現在好吧?- – ” 如今終於釋放.”是我害了妳.” 她幾乎崩潰.

“姊, 妳不要這麼說. 我從來沒有怨恨過, 相反的, 我非常感謝妳, 讓我在想到母親這個名詞時, 有個想像的對象. 在我心裡, 妳真的就像是我的媽媽- – -. ” 眼淚一顆顆地從她臉頰上滑下. “不過, 姊, 妳放心. 我現在過得很平靜, 我會永遠記得妳對我的好, 也永遠為妳祝福.”

她送小妹出來搭車時, 太陽似乎已經不再那麼酷熱. 望著她上車時的背影, 她輕輕的在心裡最後再對她說一聲:”再見了, 無愛.” 小妹坐定後, 向她輕輕揮手道別, 她用嘴型跟她說: “小師父, 再見!” 隨即看到小妹臉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是啊! 以後該稱小師父了. 踏著輕鬆的心情走向旅館, 她決定明天就回去看祖母.

小小說–無愛(上)

出國多年, 一直沒有機會回國. 第一次回來, 她最想見的其實不是母親, 不是一些死黨好友, 而是那個 “曾經是她妹妹” 的女孩.

天氣酷熱不堪, 她在旅館外的公車站等著小妹的到來. 炙熱的太陽, 像一顆巨大的火球, 在頭頂上無情地燃燒著. 她向來受不了熱, 甚至還曾多次因為天氣太熱, 引起喘不過氣來的情況.

各種路線的公車, 一班班的停下後又離去, 就是沒見到小妹的蹤影. 她開始感到呼吸有些不順, 不得不躲到後方的騎樓下, 是心理因素吧? 她在太陽下, 其實也不過待了十幾分鐘啊!

又有公車駛近. 車門打開後, 一位年輕的媽媽首先拾級而下, 在將跨到路面時, 又轉身牽下一名四五歲大的男孩, 男孩淘氣地半走半跳的下了車. 接下來一個瘦小身影, 正是她幾年不見的小妹. 不變的靦腆笑容, 一樣的從容神色, 她趕緊迎向前去.

“姊姊!” 似乎忽然驚覺不該再稱她為姊, 隨即尷尬的一笑. “沒關係啊! 我永遠妳的姊姊啊!” 她心裡想著, 卻因為喉頭突然一緊, 而沒能出聲.

“在寺廟裡過得還好嗎?” “很好!” 望著她完全落了髮的頭頸, 一波波過去的記憶, 一時間竟如四周的熱浪一般席捲而來. 她再忍不住, 眼淚奪眶而出. “我真的很好, 不用為我擔心.” 她細聲的在一旁安慰. 一位出家師父走在馬路上, 本已十分引人注目, 她又如此淚眼婆娑的, 自是更加令人側目.

她輕輕地拭去了眼淚, 轉過身問她 “餓了嗎? 我們去買點素食到旅館裡吃好不好?” 昨天她已經先在旅館附近繞過, 並且發現了一家素食自助餐, 她於是不由分說的帶著她往那方向走去. 接下來的時間, 她幾乎完全無法開口說話, 就怕一開口, 眼淚又將決堤.

小妹其實是叔嬸的女兒. 因為早產, 生下來時肚皮十分細薄透明, 幾乎可以看到腹腔內的所有器官. 因為家裡並不富裕, “又是個女孩” (這其實才是最重要的吧? 她一直如此相信著.), 家裡實在不可能為她承擔當時每天三百塊錢寄在醫院保溫箱的費用. 後來是祖母一左一右一腳底, 用三個熱水龜為她 “土法保溫” 的. 也合該她命大, 竟然也就這麼給救下來了.

滿月時, 祖母跟隔壁雜貨店借了磅秤幫她量體重, 加上身上的薄衣和裹身的小毯子, 也不過兩台斤半 (1.5 公斤)重. 此後, 祖母就習慣叫她 “兩斤半ㄟ”. 她曾問嬸嬸: 打算給她取什麼名字? 嬸嬸卻回她: “啊都無愛 (不想要)了, 還要取什麼名字?”

滿月後不久, 祖母將小妹交由叔嬸帶回去自己照顧. 她幾次下了課, 特意多坐兩站的公車去看她, 總見到不是尿布該換沒換, 就是哭得一身濕, 甚至還常常不見嬸嬸的蹤影. 那時還在讀高中的她就已經可以體認, 叔嬸是確定不要這女兒了- – – .

到了素食店, 老闆娘抬頭看到小妹, 立即熱情地招呼: “師父, 阿彌陀佛!” 她為小妹和自己各拿了個便當盒, 小妹該是因為客氣, 只少少地裝了點菜. 她半強迫地, 為她多裝了好些菜. 她想說: “妳太瘦了, 多吃點!” 看著她一身的袈裟, 忽然不知道這麼說, 會不會失禮.

結帳時, 老板娘先是不收她們錢, 經她們一再婉謝後, 又堅持無論如何要給她們打折. 一位老人家幫著說, 最後只好接受盛情. 出了門, 她問小妹:”妳是因為擔心她會少算或至不收妳錢, 才不肯多拿些菜的吧?!” “我很少在外面吃. 但偶而在外面吃, 常會遇到人家要少收錢或根本不收錢的. 她們做這行, 已經很辛苦, 賺得大概也不會多, 實在不忍心佔她們便宜.” 小妹的善良, 一直讓她十分的心疼.

暫時在外鬼混

這幾天外出, 原本預設了文章的發表時間, 不知為什麼竟然未照設定時間發表. 讓我心情有點”鬱卒”. 偏偏出門在外, 沒辦法像在家裡一樣, 自由使用電腦, 要不就是上網費用奇貴, 實在供不起. 恐怕得等回到家, 才能正常發表新文章了.

不過, 我還是會想辦法, 儘快把每天的遊蹤整理出來, 完成我新的遊記. 至於這次是哪裡, 先賣個關子了.

小狗子入獄記

聽朋友說, 台灣有個諷刺名人時事的節目, 叫”全民大悶鍋”, 甚受歡迎. 閒來沒事, 不如讓 QQ 和 Puffy 也來 “東施效顰” 一下, 來個 “小狗子大悶鍋”. (“東施效顰” 這個成語應該不會像 “罄竹難書”, 得要 “聰明” 的人, 才知道它的正確用法吧?!)

QQ 和 Puffy 025 (Small).jpg

老師有跟你說嘛! 你不聽嘛! 偷吃那麼多, 還四處留痕, 被逮到了吧?!

QQ 和 Puffy 001 (Small).jpg

這下子鋃鐺入獄了吧!

QQ 和 Puffy 017 (Small).jpg

“啊! 我的寶貝狗啊!” “快點救救我們老闆娘. 她血壓剩40, 心跳剩50- -.”

QQ 和 Puffy 002 (Small).jpg

“我要出去! 放我出去!” “聽說你的靠山快掛了, 你休想出去了.”

QQ 和 Puffy 008 (Small).jpg

“你懂什麼啊? 我的靠山可龐大的呢! 哼!”

QQ 和 Puffy 007 (Small) (2).jpg

怎麼樣, 我跟你說吧? 你自己在裡頭慢慢蹲吧!

QQ 和 Puffy (Small).jpg

我背後不但有靠山, 她還是很厲害的藏鏡人呢! 哼!

QQ 和 Puffy 009 (Small).jpg

” 誰教我沒有靠山. 嗚 — 嗚 — 嗚 –.

欲知後事如何, 請聽下回分解了. (附記: 本故事”實為虛構”, 如有雷同, 純屬巧合. 請勿任意對號入座, 以免污蔑了我們的演出者 QQ, Puffy 和 藏鏡人小姐.

下一代會更好?

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先生, 日前在某大學演講時表示: “若上一代不好, 就要希望下一代更好. 如果下一代不能好, 國家社會就沒有希望了. . . ” 這番話乍聽之下, 好像有那麼一點點道理, 但仔細想想, 簡直實是矛盾到了極點.

我們常說: 做作長輩的當以身作則, 給下一代好的榜樣. 但如果上一代”不好”, 給的盡是些負面的示範, 那麼能夠不把下一代教得”更不好”, 就已經是老天保佑了, 還想期待下一代”更好”, 簡直是癡人說夢.

李遠哲先生曾經頗受社會敬重 (雖然也不知是什麼道理). 當年他 “向上提升或向下沉淪” 的”偉大理論”, 彷彿為臺灣的前途和民眾的政治選擇, 指出了一個充滿光明希望的方向. 但看看當年他推薦給臺灣民眾的”理想選擇”, 到底讓我們的社會往上提昇了多少? 抑或, 根本是向下沉淪到極其不堪? 李先生, 你為我們的下一代, 示範了知錯認錯的正確典範嗎?

頂著諾貝爾獎的光環, 真的就可以讓人的人格操守和講的話, 也都鍍上一層金嗎? 李先生說他: 中學畢業就下定決心當一名科學家, “並結合志同道合的人改造社會” – 即使有人講不好的話, 也要堅持理想走下去, “做個好榜樣“- – -.

作個名人真好, 隨便講幾句空洞的話, 都有人奉為聖旨. 至於是否真有那麼偉大, 根本不重要. 這一陣子, 一打開電視, 就可以看到許多政商名流, 競相比賽 “睜著眼睛說瞎話”. 這樣的上一代, 想要期待有好的下一代, 莫非其實是另一個競賽 — 說笑話比賽?!

可憐的 Q 巴子

這幾天, QQ 皮膚過敏發癢的情況, 有加重的傾向. 兒子女兒上網請教網友, 有沒有人家中的狗, 有類似的情況? 或有何建議? (為了QQ 的皮膚, 我們之前其實已經找過好幾個醫生, 但還是沒什麼實際效果.) 結果, 短短一天的時間, 得到12位網友的熱心回應.

2006 March 14th QQ 003 (Small).jpg

其中有人建議, 應該帶牠去看醫生. 事實上, 我們也的確一直有這麼做. 有人說: 可以去打抗過敏針. 只是 QQ 不僅對不明因素過敏, 更可憐的是, 牠對某些抗過敏針劑也嚴重過敏. 在牠大約一歲時, 我曾因牠皮膚搔癢嚴重, 帶牠去看醫生. 結果, 在醫生幫牠打了抗過敏針之後, 牠差一點死在我懷裡. 若不是當時我留下來, 跟醫生詢問該注意的事項, 讓醫生發現了不對勁 (當時牠不僅尿失禁, 頭也已垂到胸前). 醫生說, 回家後我可能會以為牠只是睡著了, 而讓牠就這麼走了.

CIMG0387 (Small).JPGQQ和鞋子 042 (Small).jpg

為了防止牠過度搔抓, 有時不得不讓牠戴頭套, 或以冰敷止癢.

事實上, 比熊狗中有不少都有這類的問題. 只是有的輕微, 有的較為嚴重, QQ 大概算是其中偏”中度”嚴重的. 有些更嚴重的, 經常會抓到破皮感染, 甚至還可能因此而被建議 “安樂死”. 在網路上回答我們問題的網友中, 就有一位說他祖父家的一隻比熊, 當年就是因為情況嚴重, 為了不忍見其長期痛苦, 而不得不狠下心來給予安樂死.

QQ and Desert Hills 021 (Small).jpg

姐姐! 這是頭套, 不是剪頭髮的罩子哪!

我們常帶 QQ 去的狗公園, 也遇到有幾隻比熊, 和 QQ 一樣有皮膚過敏的問題. 一位西語裔小姐, 還很熱心的告訴我們: 有位也常去狗公園的華裔太太說, 有人建議她給她家的比熊吃羊肉, 結果情況真的有很大改善.

dog park 4-30-06 032 (Small).jpg

超級可愛的小胖狗托比, 也有皮膚過敏的問題.

網友中還有一位說, 可以給牠吃一種叫 Atopica 的藥. 事實上, 去年我們也曾帶 QQ 去看過一位台灣來美的開業醫生, 他開給我們的就是這個藥. 只是 QQ 吃了之後, 一天之內狂吐了六次以上, 到後來幾乎是 “噴射” 的. 由於那時我和老公人都在台灣, 怕兒子一人照顧不來, 便決定停止讓牠服用.

dog park 4-30-06 018 (Small).jpg

**過敏較不嚴重時的開心模樣. 像不像第一次穿上制服, 等著上學的小男孩?

最近趁著全家人都在家, 我們決定讓牠再試試看, 或許真會有所改善. 只是這種藥, 充其量只能抑制, 無法斷根.想到可憐的 QQ, 這輩子恐怕脫離不了搔抓的痛苦, 心裡真的是萬分的不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