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夜

經過之前幾天短暫的暖和天氣, 這兩 三天又突然轉冷. 傍晚時氣溫都低到華氏 50 度 (攝氏 10 度) 以下, 夜裡自然就更冷了. 我自己是衣服一件又一件的往身上加, 小狗子 QQ 則是在沙發上蜷縮成一圈. 我一下子給他鋪毯子, 一下子又幫他穿衣服. 雖然他恨死了穿衣服, 但天氣實在太冷, 也就由不得他了.

老公說: 像 QQ 這樣一身長毛的小狗子, 在屋子裡頭, 都冷得縮成一團了. 那些流浪狗在外頭, 就不知道要冷成什麼樣子了. 也就不用說那些無家可歸的人, 景況必定也是十分悽慘. 何況, 今晚還淅瀝瀝的下起了雨來, 今夜夜裡恐怕是要更冷了.

根據不久前的新聞報導: 整個大洛杉磯地區, 總計有超過八萬八千名無家可歸的人 (homeless). 其中有不少還是無家可歸家庭, 而據估計, 十八歲以下的少年及兒童大約就佔一萬人之多. 這樣的數字, 實在令人難過. 儘管有關單位表示, 政府提供有低價屋出租給需要的人, 但事實上僧多粥少, 根本不敷需求.

此外, 也有所謂的遊民庇護所. 數量也是嚴重不足. 甚至還有報導, 因為管理及各項規定嚴苛, 使得有些自由慣了的遊民, 寧願在外遊蕩也不願入住的情形. 女兒在外州就讀的大學裡, 有一名學生, 據說就住在這種收容所裡. 但因十點就實施門禁及熄燈, 對於需要寫作業及念書的那孩子, 根本是不可能遵守的規定. 因此, 他只好經常徹夜在圖書館裡讀書過夜. 聽了實在讓人心疼.

很多人一聽到遊民, 總是嗤之以鼻, 認為全都是不求上進的人. 這麼說, 未免以偏概全. 其實, 有些人確實是有其不幸遭遇. 根據調查, 許多女性遊民就是在長期遭受家暴的情況下, 才不得不獨自或帶著孩子離家出走, 最後流落街頭的. 此外, 也有不少是因為貧窮, 失業及精神疾病等因素. 而女兒學校的那名男學生, 則是在到達一定年齡之後, 不得不搬出育幼院. 幸好, 他有一顆上進心, 相信將來命運當會有所改變的.

在我還未出生前, 家人剛從外地搬到台北縣時, 住的是租來的便宜房子. 經常, 外面下大雨, 屋子裡頭就下起小雨. 地板上, 桌上, 甚至床上到處是用來接雨的桶子. 因此, 以前祖母常說: 人生能 “有個厝頂可以蓋頭”, 就是莫大的幸福了, 不必太奢求. 而這些人, 卻是連基本遮風避雨的屋頂都沒有, 怎不令人同情?!

這種街頭遊民的問題, 其實也是不分貧富國家, 都存在的現象. 記得十多年前, 我第一次到日本玩時, 就被當時 “不知是偶然或常態” 聚集在地鐵站出口的數十名游民, 給嚇了一跳.

在台北時, 也曾好幾次看到一位三十多歲父親, 帶著一個小男孩睡在地下道. 而據說這位父親堅持, 這只是他沒找到住處前暫時的權宜之計. 他既不騷擾過往行人, 也不跟人乞討, 顯然還相當有志氣. 只是帶著幼齡的兒子露宿街頭, 畢竟還是非常引人注意, 最後還上了報. 但故事最後究竟如何, 我們也無從知曉. 只是, 後來就沒再看到那對父子, 希望是接受市府的安排, 找到棲身之所了才好.

在溫哥華時, 有一天天空飄著雪, 我們一家人外出辦事. 我不知什麼原因在跟老公生氣, 氣呼呼的, 一個人走在前頭. 一名大約二十出頭歲的年輕女孩, 搓著凍紅的雙手, 蹲在路邊小聲的跟我說: 給我一塊錢, 好喝杯熱茶好嗎? 我摸摸口袋, 沒摸到任何一元或兩元的銅板, 大概只有幾個一分, 五分的小錢. 這時, 後面的人潮已慢慢擠上來. 我猶豫了一下, 並沒有停步去掏背包裡的皮夾, 就又往前走去.

那女孩凍紅的雙手的影像, 依然深深留在我腦海. 至今, 我仍為當時未能伸手遞給她錢, 好讓她去喝杯熱茶, 而懊悔不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