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二月 2006

時差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長途飛行, 23日晚上 10 點多, 終於抵達了台灣. 為了希望能一覺到天亮, 還硬撐到 12 點才不支睡著. 沒想到, 還是在清晨 4 點鐘就醒了過來. 接下來, 自然少不得幾天日夜混亂的日子了.

當初的盤算是: 坐洛杉磯下午出發的飛機, 經過大約14 小時的飛行, 到台北剛好是該上床睡覺的時間, 時差應該很容易可以調過來. 但生理上的時鐘, 卻不是我們可以隨意撥轉的. 有人說: 回家的那一趟飛行, 時差比較容易調整過來. 如果真是如此, 那麼究竟是哪個我在認定這裡不是我的家呢?

也有朋友說: 年紀大了, 時差不容易調. 像這樣回來個十天半個月的, 可能在這裡時差還沒調過來, 又要回洛杉磯去了. 唉! 看來, 我是比較傾向承認自己年紀大了.

除了時差, 為了和在美國的兒子女兒保持聯繫, 但卻不要打擾他們上課及睡覺的時間, 頭昏昏腦鈍鈍的我, 還得小心確定洛杉磯和印地安那當地的時間. 腦袋裡同時裝了三個時鐘, 還要對抗頻頻在我腦袋和眼皮上動手腳的生理時鐘. 唉! 苦啊!

P.s. 洛杉磯當地時間, “目前” 比台灣晚 16 個小時. 也就是說, 台灣時間現在是28 日晚上 8 點, 洛杉磯時間便是28 日清晨 4 點鐘. 但在每年四月初, 美國大多數地區開始實施日光節約時間, 時鐘會撥快一小時, 直到十月底再撥回. 因此, 這段時間 (四月初到十月底) 洛杉磯所在的美國西部太平洋時區, 將只比台灣晚 15 個小時.

至於印地安那州, 並不參與日光節約時間政策, 因此, 時間都是比台灣晚 13 個小時 ( 比洛杉磯早 3 個小時).

**update: Indiana 州今年 (2006年) 也將加入日光節約時間計劃陣容, 將在四月初的周日凌晨將時間調前一小時 (如凌晨 1 點調前為 2 點).

真是 “樂透” 了

發行於美國國內28個州的 powerball 勁球 (或稱威力球)樂透, 二月十八日開出了北美有史以來最高額的獎金: 三億六千五百萬美元, 約相當於一百二十億新台幣, 或四十八億的人民幣. 目前預測應該是一名內布拉斯加州的幸運者獨得. 這下子, 真的有人要 “樂透” 了.

中了這麼大一筆獎金, 無疑成了人人眼中的天之驕子. 但究竟這是否就是 “幸福人生” 的開始, 真的還很難說. 上個月紐約大樂透開獎, 一位任職於航空公司的旅美華人, 個人獲得了 4100 萬美元的頭獎獎金. 當此地的華人電視媒體在電話中採訪他, 問他中獎後的感想時, 不知道是否在開玩笑, 他的回答竟然是: “現在逃命比較要緊吧?!- – -.” 中獎者所可能承受的壓力, 顯然超出外人所能想像.

大家也許還記得, 大約兩年前吧? 一名在台灣工作的外籍勞動人士, 中了約四千多萬台幣之後, 辭職返回他的國家. 當時曾造成極大轟動, 連當地地方首長, 都親臨他家迎接他返鄉, 並謝謝他為當地帶回 “大筆外匯”. 然而不到一年, 就又有新聞報導: 他希望再申請到台灣工作. 有說是因為太多人跟他要錢借錢, 他只好躲到台灣去. 但也有另一說法, 指他所得的獎金可能根本被親朋好友及各界人士 “索” “借” 一空, 他只好再回到台灣工作賺錢.

那麼多人作著發財夢, 但也有中了大獎, 卻全數捐出的感人例子. 去年, 台灣一位在公家單位工作的年輕女性, 儘管家境只是小康, 卻毫不遲疑的將扣除稅額之後, 還高達五千萬以上台幣的獎金, 全數捐出, 幫助家貧的學生.這種情操, 實在讓人非常感動.

以前在台灣時, 一位鄰居好幾次拿著報紙的政治諷刺漫畫, 要我試試能否幫她找出, 隱藏在漫畫中的六合彩 “明牌”. 只是, 不知是她有問題, 還是我沒慧根, 總之, 無論我怎麼看, 都覺得那只是個普通的政治漫畫, 絲毫看不出有任何 “玄機”. 但她依然不放棄, 總是過一陣子就又上門 “討教”, 真的是讓我哭笑不得.

我對賭向來不怎麼感興趣, 因為 “贏了人不忍心, 輸了人又不甘心”. 至於買樂透, 我也從來不相信, 自己會有那福氣, 中到什麼大獎. 不過, 或許就像老公說的 : 一塊錢就可以買一個美夢, 何樂而不為?

下一回, 我也要來做做這個春秋大夢. 說不定, 下一個中獎人就是我呢! (哈! 癡人說夢.)

上輩子欠他的?

很久很久以前, 一位好朋友跟我說了一個不怎麼浪漫的愛情故事:

朋友母親高中時代一位長得非常漂亮的同學, 原本已經和一位在學校教書的男友訂婚. 沒想到, 就在結婚前夕, 新娘子竟然逃婚, 投向另一位小學學歷的泥水工男士懷抱.

雖說愛情是沒有條件的,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 這位男士並不懂得珍惜好不容易得到的美嬌娘, 不僅經常毆打她, 而且好逸惡勞. 朋友們都勸她離開. 然而, 她就是一片癡心, 選擇留下和這個她愛的男人廝守. 幾十年過去了, 情況依舊沒有改變. 一方繼續打人, 另一方也依然無怨無悔.

最近, 同學跟我說了最新的後續發展: 當年的男女主角如今都已垂垂老矣. 不久前男主角病危住院, 年近 80 的女主角天天到醫院關懷照顧. 沒想到, 老先生臨死前, 還在意識清醒的情況下, 狠狠的踹了老太太一腳, 幾天後才甘心的走了. 聽了這樣的結局, 我竟不自覺義憤填膺的脫口而出: 難道是上輩子欠他的?

老一輩的許多受暴婦女, 往往因為沒有謀生的能力, 或為了不忍心丟下孩子, 同時也由於沒有法律的保護, 只能躲在暗處哭泣. 但是, 經過許多婦女團體及立法委員的積極奔走爭取, 國內多年前就已立法保障婦女得以免受暴力的威脅. 必要時, 不僅可以申請保護令, 如: 禁止施暴者接近受害妻子或女友一百公尺以內- – -等. 同時, 在訴請離婚及爭取子女監護權方面, 也都有了更多的保障. 因此, 現代婦女對於喜歡施暴的先生或同居人, 真的可以不必再委曲求全了.

夫妻間的事, 原本不足為外人道. 但暴力, 尤其是長期暴力, 怎麼說都教人難以接受. 過去的社會條件, 讓受暴者無從爭取自己的權益. 然而, 如今教育程度大幅提昇, 社會及法律環境也都提供了比以前更多的保障.

如果一次又一次的受暴, 還天真的以為, 有一天老公會覺醒, 以致甘心放棄自己的尊嚴與權益, 就讓人不禁要問: 難道真的是 “上輩子欠他的”?

寒夜

經過之前幾天短暫的暖和天氣, 這兩 三天又突然轉冷. 傍晚時氣溫都低到華氏 50 度 (攝氏 10 度) 以下, 夜裡自然就更冷了. 我自己是衣服一件又一件的往身上加, 小狗子 QQ 則是在沙發上蜷縮成一圈. 我一下子給他鋪毯子, 一下子又幫他穿衣服. 雖然他恨死了穿衣服, 但天氣實在太冷, 也就由不得他了.

老公說: 像 QQ 這樣一身長毛的小狗子, 在屋子裡頭, 都冷得縮成一團了. 那些流浪狗在外頭, 就不知道要冷成什麼樣子了. 也就不用說那些無家可歸的人, 景況必定也是十分悽慘. 何況, 今晚還淅瀝瀝的下起了雨來, 今夜夜裡恐怕是要更冷了.

根據不久前的新聞報導: 整個大洛杉磯地區, 總計有超過八萬八千名無家可歸的人 (homeless). 其中有不少還是無家可歸家庭, 而據估計, 十八歲以下的少年及兒童大約就佔一萬人之多. 這樣的數字, 實在令人難過. 儘管有關單位表示, 政府提供有低價屋出租給需要的人, 但事實上僧多粥少, 根本不敷需求.

此外, 也有所謂的遊民庇護所. 數量也是嚴重不足. 甚至還有報導, 因為管理及各項規定嚴苛, 使得有些自由慣了的遊民, 寧願在外遊蕩也不願入住的情形. 女兒在外州就讀的大學裡, 有一名學生, 據說就住在這種收容所裡. 但因十點就實施門禁及熄燈, 對於需要寫作業及念書的那孩子, 根本是不可能遵守的規定. 因此, 他只好經常徹夜在圖書館裡讀書過夜. 聽了實在讓人心疼.

很多人一聽到遊民, 總是嗤之以鼻, 認為全都是不求上進的人. 這麼說, 未免以偏概全. 其實, 有些人確實是有其不幸遭遇. 根據調查, 許多女性遊民就是在長期遭受家暴的情況下, 才不得不獨自或帶著孩子離家出走, 最後流落街頭的. 此外, 也有不少是因為貧窮, 失業及精神疾病等因素. 而女兒學校的那名男學生, 則是在到達一定年齡之後, 不得不搬出育幼院. 幸好, 他有一顆上進心, 相信將來命運當會有所改變的.

在我還未出生前, 家人剛從外地搬到台北縣時, 住的是租來的便宜房子. 經常, 外面下大雨, 屋子裡頭就下起小雨. 地板上, 桌上, 甚至床上到處是用來接雨的桶子. 因此, 以前祖母常說: 人生能 “有個厝頂可以蓋頭”, 就是莫大的幸福了, 不必太奢求. 而這些人, 卻是連基本遮風避雨的屋頂都沒有, 怎不令人同情?!

這種街頭遊民的問題, 其實也是不分貧富國家, 都存在的現象. 記得十多年前, 我第一次到日本玩時, 就被當時 “不知是偶然或常態” 聚集在地鐵站出口的數十名游民, 給嚇了一跳.

在台北時, 也曾好幾次看到一位三十多歲父親, 帶著一個小男孩睡在地下道. 而據說這位父親堅持, 這只是他沒找到住處前暫時的權宜之計. 他既不騷擾過往行人, 也不跟人乞討, 顯然還相當有志氣. 只是帶著幼齡的兒子露宿街頭, 畢竟還是非常引人注意, 最後還上了報. 但故事最後究竟如何, 我們也無從知曉. 只是, 後來就沒再看到那對父子, 希望是接受市府的安排, 找到棲身之所了才好.

在溫哥華時, 有一天天空飄著雪, 我們一家人外出辦事. 我不知什麼原因在跟老公生氣, 氣呼呼的, 一個人走在前頭. 一名大約二十出頭歲的年輕女孩, 搓著凍紅的雙手, 蹲在路邊小聲的跟我說: 給我一塊錢, 好喝杯熱茶好嗎? 我摸摸口袋, 沒摸到任何一元或兩元的銅板, 大概只有幾個一分, 五分的小錢. 這時, 後面的人潮已慢慢擠上來. 我猶豫了一下, 並沒有停步去掏背包裡的皮夾, 就又往前走去.

那女孩凍紅的雙手的影像, 依然深深留在我腦海. 至今, 我仍為當時未能伸手遞給她錢, 好讓她去喝杯熱茶, 而懊悔不已.

做個快樂雙語人

或許, 你也曾經聽過這個有趣的笑話:

會說兩種語言的人, 我們稱之為 Bi-lingual .
會說三種語言的人, 我們稱之為 Tri-lingual. 那麼, 只會說一種語言的人, 我們又之為什麼呢?– — 答案是: American (美國人).

這是幾年前在 ESL class 課堂上聽來的笑話. (ESL –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 — 英文為第二語言, 也就是針對英文非其母語者, 所設計的一種課程.)

當時那位美籍老師非常開明, 之所以跟我們說這個嘲諷美國人自己的笑話, 目的是要鼓勵我們這些外來移民不要妄自菲薄. 雖然英文說得不夠好, 至少, 都還能溝通. 何況, 這還是我們母語外的另一種語言. 比起許多美國人, 自認為英文是全世界共通語言, 只要會說英文就可以行遍天下, 以致許多人只會一種語言的情況, 我們算是非常不錯的了.

這位老師不僅教學認真, 更重要的是, 她真心接受並尊重我們這些來自世界各國, 不同人種, 不同宗教信仰的所有學生的開放心胸 (open-mind). 因此, 非常受學生們的喜愛. 記得有一天上課的時候, 剛好是農曆大年初一. 課堂一開始, 她先跟全班說聲: “Happy Chinese New Year!” 然後. 有些失望的跟我們說, 為了慶祝中國新年, 她特地穿了件紅外套. 可是, 班上無論來自大陸, 台灣或香港的學生, 怎麼沒有任何人穿紅色衣服, 或至少繫條紅絲巾, 戴個紅飾品什麼的.

姑且不論過年是不是一定要穿紅色, 她這分用心, 就已經非常令人感動. 更何況, 農曆年初一, 並不是固定於陽曆的幾月幾日, 洋人老師如果沒有刻意打聽, 是不可能知道的. 這又可見她的細心. 她對班上其他來自日本, 韓國, 中東地區或東歐國家的學生, 也都非常的尊重. 只要有機會, 都會向學生詢問他們國家的風俗文化, 甚至民間故事或諺語, 再與全班同學分享.

但也不是所有美國人都擁有這麼寬大的胸懷. 多年前, 先生的同事們, 到賭城拉斯維加斯參加電腦展. 在入住一家飯店搭乘電梯時, 彼此以中文交談. 沒想到一名白人女士竟然以高傲的口氣對他們說: 這裡是美國, 你們應該說英文.

且不說拉斯維加斯是個國際觀光景點, 不可能規定來此觀光的人, 一定要說英文. 就算在全國各地的校園裡, 學校也不能禁止學生在課間, 以母語聊天或討論課業. 何況其他任何開放的場所. 但就是有這種心胸狹隘的人, 傲慢的以 “地主” 的身分, 依外來者的膚色, 髮色甚至眼珠顏色, 以及他們所使用的語言, 來決定要不要給人家好臉色看, 實在是令人搖頭.

其實, 既然我們都能用母語外的另一種語言, 順利的在這裡求學工作或生活, 就值得給自己多一些掌聲. 更何況國人當中, 多的是會說兩種, 三種甚至更多種的語言 (包括方言) 的人. 我們不僅不需要自卑, 還應該大方的說: 我是個快樂雙語 (或三語, 四語 – – -)人呢!

長大要當什麼?

大凡每一個求學的人, 一定都寫過 “我的志願” 這樣的文章. 於是 “我長大要當科學家”, “我將來要當總統”, “我長大要做個濟世救人的醫生” 等, 一篇篇洋洋灑灑的文章, 就這麼煞有介事的, 敘述著當時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我們的 “偉大志向”.

我自己也曾經在 “我的志願” 一文中表示, 將來要當一名老師. 其實更早之前, 我心裡真正的願望是, 長大要當個雜貨店的老闆. 因為小時候愛吃糖, 有時好不容易跟祖母要到個幾毛錢, 常常就開心地直奔雜貨店. 把錢交給老闆之後, 再目不轉睛的, 看著他從玻璃罐子裡抓出一把把彩色的糖球. 在那個物質並不豐富的時代, 對大多數的孩子而言, 這可已經是很奢侈的享受了呢! 所以, 我會想當個 “擁有各式各樣糖果” 的雜貨店老闆, 自然也就一點都不奇怪了

不過, “當雜貨店老闆” 這樣的志願, 是絕對不能寫到作文裡面去的. 因為除了可能被同學笑 (雖然他們也許和我一樣的想法), 更重要的是, 說不定還會被老師說 “不長進”. (奇怪, 那老師家裡醬油沒了, 都去哪裡買啊?)

從小我們就聽父母, 師長說: 將來要做個 “成功” 的人. 最好每個人都立志當總統, 醫生, 律師或大老闆. 小學時有個同學跟爸爸媽媽說, 長大想要演歌仔戲. 結果, 不但被她老爸敲頭, 還被臭罵一句: 想要唱歌仔戲?! 那我幹嘛花錢讓妳念書? 嚇得同學再也不敢說要當歌仔戲演員, 免得再挨揍.

環境, 時事甚至電視, 其實也都可能影響孩子的志願. 去年中國大陸的載人太空船成功升空環繞地球, 及多年前留美科學家王贛駿搭乘太空梭升空的消息, 透過媒體的強力放送, 相信一定讓許多孩子在心中立下: 將來要當一名太空人的志願. 至於小男生, 小女生想要變成無敵鐵金剛, 小甜甜, 那一定是電視卡通看多了的後遺症.

QQ and drawing 006 (Medium).jpg孩子們小時候的志願, 其實真的都很單純. 女兒小時候的願望, 是長大要當新娘子. 因為新娘子可以穿好漂亮的新娘禮服. 也聽過有小女孩, 因為超級愛她媽媽, 所以長大後也要當媽媽的可愛 “志願”.

然而, 到目前為止, 我所聽過最純真, 最可愛, 也是最實際的志願是: “長大要– 當– 大– 人.” 怎麼樣? 服氣了吧?!

那隻撞上飛機的小笨鳥

我是隻小小鳥, 飛就飛, 叫就叫, 自由逍遙. 我不知有憂愁, 也不知有煩惱, 只是愛歡笑.

大家好, 我叫做小小鳥, 是我們家所有兄弟姊妹中, 第一個學會飛的哦! 剛開始學飛的時候, 媽媽先帶我們在巢邊的樹枝和樹枝之間練習, 再慢慢練習飛到我家對面的那棵樹. 我很快就學會了, 而且已經可以一下就飛得很遠. 弟弟妹妹們都還不太會飛, 也都還飛不遠, 所以現在都還只能在我們家附近的樹之間飛來飛去呢!

媽媽說, 我可以開始出去看看這個世界了. 媽媽還說, 整個廣大的天空都可以任我們鳥類自由飛翔, 只是我還小, 最好還是不要飛太遠, 不然可能會被 “吃鳥的大怪獸” 抓走.

我沒有聽媽媽的話. 因為我好喜歡迎著風飛翔的感覺, 所以總是不小心越飛越遠. 一路上, 只要遇到同樣在天空中飛翔的其他鳥兒, 我都會開心的跟牠們問好. 那些小鳥叔叔 阿姨 哥哥 姐姐們, 也都會很親切的跟我打招呼. 有時候牠們還會提醒我: 不要飛太遠, 小心迷路. 或是: 不要太晚回家, 免得爸爸媽媽擔心.

咦! 前面好像飛來一隻好大好大的鳥. 我要趕快過去跟牠打聲招呼, 順便看看牠是隻什麼樣的大鳥, 回去就可以說給我的弟弟妹妹們聽, 牠們一定會很羨慕!

“嗨! 大鳥叔叔您好! 我是小小鳥, 您好嗎?” 可是大鳥叔叔好奇怪, 不但不理我, 還一直對我發出轟隆轟隆的大吼聲. 更奇怪的是, 牠好像一直用一種很奇怪的吸力, 要把我吞進它大大大大的嘴巴裡面. 最恐怖的是, 牠好像還不只有一個嘴巴. 難道, 牠就是媽媽所說的 “吃鳥的大怪獸” 嗎? 那我要趕快逃走, 不然如果被大怪獸抓走了, 媽媽找不到我, 一定會很傷心的.

可是大鳥叔叔一直不放開我. “大鳥叔叔, 請你不要把我抓走, 我媽媽和弟弟妹妹都還在家裡等我呢! – – – 大鳥叔叔, 我以後不敢了. 請你放我回家. 請 – – 你- – – 放- – – -”.

** 寫於看到數名全副武裝英軍在伊拉克, 將四名手無寸鐵 “鬧事” 的伊拉克平民少年 , 強行拖到營區後方毆打, 甚至凌虐羞辱的新聞之後.

人生到處知何似?

初中畢業時, 教國文的班導師送給全班同學– 蘇軾 “和子由澠池懷舊” 一詩中的前四句: 人生到處知何似, 恰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 鴻飛哪復計東西. 當時年紀輕, 人生經歷也少, 並不真正了解其意涵. 但就是很喜愛這幾句話, 也一直將其牢記在心中.

30年過去了, 我從一個甫出初中校門的年輕少女, 歷經高中 大專, 而後為人妻, 為人母. 行過的路程, 也從自幼不曾搬遷的老家, 到婚後的新竹, 台北縣. 市, 乃至加拿大, 美國不斷的搬遷. 期間歷經許多的波折無奈, 艱苦困頓. 如今再讀這首詩, 才算稍稍能感受其深意. 也才能體會, 老師當年送給我們這首這麼感傷的詞句時的心情.

所謂 “人生無不散的宴席”. 過去曾經一起讀書及互道心事的初中同學, 隨著那時的驪歌奏起, 早已各奔前程. 偶而輾轉聽到某同學消息, 或喜或悲, 總遺憾不能親自致上關懷或祝福. 但多數時候, 只知各自在世界的某個角落, 為生活及家庭奔忙著, 卻無從進一步獲得彼此消息.

倒是曾經從報上得知, 一位小學同學疑似被男友從大樓頂推下而不幸過世. 她的老母親因無錢支付女兒數年來遺體存放殯儀館的費用, 同時也覺得女兒死得冤枉, 遲遲未將同學遺體領回安葬. 我和這位同學雖然不是非常的要好, 但多年不見, 聽到的竟是這樣的消息, 怎不令人感到無限唏噓?! 而如此令人心碎的消息, 有時不免鴕鳥心態的認為: 寧願永遠不曾得知.

回想當年的我們何其天真快樂, 以為學校, 家裡, 讀書, 玩樂就是我們全部的世界. 偶而考試考壞了或做錯了什麼事, 被師長打打手心懲罰一下, 就以為是人間最悲慘的事了. 哪知道有一天會要各奔前程, 而人生的路程, 或崎嶇坎坷, 或平步青雲, 甚或被迫提前退出人生舞台, 卻是誰也不能代為行走.

而今歷經人世漂泊, 看盡世態炎涼. 再回首來時路, 不禁感嘆: 人生所到處, 真如雪泥鴻爪. 也許雪上曾留下痕跡, 然而一旦鴻雁飛去, 當大雪再臨, 或春來雪化, 如何再計東西?

*** 蘇軾 “和子由澠池懷舊” 一詩全文 ***

人生到處知何似? 恰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 鴻飛哪復計東西 .

老僧已死成新塔, 壞壁無由見舊題,

往日崎嶇還記否? 路長人困蹇驢嘶.

小狗愛亂跑

** 趁爸爸不注意, 趕快偷跑出去玩.**

這兩天, 同時看到兩則小狗自己跑到外頭蹓躂的新聞, 不禁莞薾.

荷蘭一隻鬥牛犬, 以前就常常獨自偷跑去搭公共電車. 日前這隻貪玩的7 歲小狗, 又趁主人不注意時跳上一班海牙市內電車, 在市區內逛了二十多分鐘. 這隻狗個頭雖然不大, 但因為長相長得不是很友善, 又獨自搭電車, 因此的確嚇到一些乘客. (這隻小鬥牛犬知道了恐怕要抗議道: “我很醜, 可是我很溫柔” 吧?!) 司機先生也趕不走牠, 最後只好報警處理. 小狗子愛亂跑的下場是: 主人說以後會更常給牠上鏈子, 以免牠又偷跑去搭電車.

發生在台灣的另一則新聞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Momo 是一隻可愛的古代牧羊犬, 曾經拍過廣告和連續劇. 平日就經常自行在自家附近散步串門子. 不料年初四晚上, 牠又獨自外出串門時, 不知是否因為長得太可愛, 因此被偷抱走. 總之, 就這麼失蹤了. 因為有鄰居看到牠被抱上一部陌生的汽車, 狗主人非常擔心難過, 希望抱走牠的人, 能夠將Momo 送回.

其實 Momo 前年也曾經被偷抱走. 而主人竟然這麼不小心, 還放任牠自行在外散步遊走, 真的讓人忍不住要說她幾句. 但說歸說, 還是祈禱 Momo 能趕快被找到, 重回牠主人和同伴們的身邊.

我們家小狗子 “QQ” 也有過偷溜出去玩的記錄. 記得有一次, 我放牠到後院玩, 我則在廚房做我的家事. 忙完之後, 正打算到前院信箱拿信, 一開門竟看到一隻小白狗端坐在我家門口, 抬頭用迷惘的眼神看著我. 原來園丁整理完院子之後, 忘了將側院的門關上. QQ 眼見機會難得, 自然趁機偷跑出去蹓躂蹓躂了. 只是, 究竟牠是一出側院門, 就直接到正門口等著我? ( 若是如此, 那牠到底在那裡等多久了?) 還是, 早就在社區混了一圈, 玩累了才迷途知返? 這就不得而知了.

有時, 看到牠趴在側門下, 對著外面張望低吠, 看了很不忍心. 我知道牠一定又想到外面走走. 這時, 只要說一聲: “QQ !上街街了!” 保證牠馬上精神為之一振, 吵著要我帶牠出門. 看吧! 牠果然又開始拜託. 這下子, 我真的非帶牠出門不可了.

農夫市場 (Farmer’s Market)

在台灣的時候, 我特別喜歡逛傳統市場及夜市. 因為總是可以在那裡發現許多的驚喜. 因此, 一聽說洛杉磯有農夫市場(Farmers Market), 雖然明知性質和台灣的市場不可能完全相同, 但還是高興得馬上打聽, 查出離我家最近農夫市場的地點和時間.

所謂的農夫市場, 其實並不是一個固定的市場. 正確的說, 應該是農家在某些特定時間, 將自家生產的蔬果或其他農 (畜) 產品, 載到某個地點販售的市集. 這種市集大多有專人管理經營, 但一般到這些市場購物, 並不需要繳交入場費.

以我常去的那個農夫市場為例. 該地點其實是市民活動遊憩的一處公園旁的大型停車場, 每周二 六上午七點到下午一點, 才固定將停車場的一區劃定為市集. 這是一個算是滿大的農夫市場, 總共約有七,八十 個攤位. 販賣的農產品種類十分繁多, 包括蔬菜, 水果, 新鮮菇類, 雞蛋, 甚至還有魚蝦蟹類等生食. 另外還有像麵包, 烤玉米及爆米花等麵食類及現作的餐食.IMG_1957.jpg

我必定報到的, 是一個專賣亞洲菜蔬的攤子. 無論白菜, 蘿蔔, 豆苗, 甜豌豆, 中國芹, 甚至茴香, 澎湖絲瓜, 苦瓜等應有盡有. 種類之多, 較之華人超市的蔬菜部門, 也不致太遜色.

我也很喜歡在到農夫市場的時候, 順便買些大小盆栽類回家種. 當然, 那裡也有像玫瑰, 百合, 康乃馨等一束束美麗的鮮花. 買完各種蔬果之後, 再為自己帶上一束鮮花, 那份浪漫, 總是可以讓自己開心個好幾天.

如果有時間, 還可以在熟食區買瓶飲料或買點現做熱食, 找個位子坐下來, 一邊吃東西, 一邊看著來來往往各式各樣的人穿梭來去. 甚至可能還有機會, 一邊聆聽欣賞樂者的演出, 享受一下異國情趣. 我自己因為喜歡小孩, 因此每次到農夫市場, 看到許多小孩兒, 或踮著小短腿, 在市場裡走來跑去, 或要人抱, 或坐在娃娃車中, 對著來往行人揮動小手表示親熱的可愛模樣, 總覺得是購物之外的另一享受.

(農夫市場裡常有人表演, 如果覺得他們表演的不錯, 可以給個一兩塊錢鼓勵.)

雖然有人說農夫市場的有些東西, 不見得比較便宜. 但是許多人還是喜歡到那裡逛逛, 順便買些蔬果食物, 我想也是喜歡那種和超市裡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吧?!

(市場就在這麼漂亮的公園旁, 逛完市場再到公園走走, 多麼愜意.)